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活到大结局 > 第10章 这特娘的是三个人才啊~

第10章 这特娘的是三个人才啊~


  三弦镇。

  此地三处环山,地处幽静,很是偏僻。

  镇上之人男耕女织,日子倒也过的安逸。

  几十年前,三弦镇也曾经繁华过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三弦镇的发家史很玄学。

  那个时候还是隋文帝时期。

  听闻有一天这里上贡一只虎鞭,让原本有些气亏体乏的隋文帝瞬间变得龙精虎猛,并专门为三弦镇附近的猛虎写下题词,说其比其他虎鞭更有效用。

  然后三弦镇就火了,那段时间经常有猎虎人来这里猎虎。

  嗯,然后大虫在这里就彻底绝迹了。

  这种事情在南瞻部洲其实很常见。

  说的远一些,当年南瞻部洲奇花异草,珍禽异兽虽不说随处可见,却也绝对算不上稀少。

  然后,某位大神写了本山海经。

  嗯,现如今山海经上的异兽已差不多绝迹了。

  近一点的,隋炀帝末年。

  有蝗灾降世。

  嗯,有神人说蝗虫可补肾壮阳~

  然后,蝗灾就这么没了。

  不过,后来的人们很显然是不知道可持续发展的道理,因为大虫的逐渐绝迹,原本还算繁华的三弦镇又重新没落了下来。

  银月如纱,夜色似水。

  “好吃,好吃!”

  李质不停地在餐桌上吃着食物。

  “哎~我说你用得着么,这清汤寡水的,还不如喝白开水呢~”

  厨子忍不住开口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陈风也算是知道客栈这既几人的姓名。

  厨子姓王,名运外号一刀,当然了,这一刀也就是个外号并非是说他的刀法有多么多么的好。

  “你不懂,清淡点养胃啊~”

  李质一边吃饭一边嘟哝着。

  这段时间在这里过的日子实在是太苦了啊,搞得自己吃这些饭食都感觉是无上的美味一般。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啧啧~小老板这首诗厉害了,不过老朽看来似乎还缺了点什么,老板不知道能不能补全?”

  前掌柜现在的账房看都没看桌子上的饭菜,反而看着账房处那张字帖啧啧赞叹。

  账房复姓东方,名字一直没说,不过大伙儿都叫他东方掌柜,现在应该是叫东方账房了,听闻读过几年书。

  “东方先生还懂诗词?”

  陈风有些好奇的问道。

  “略懂略懂~”

  东方账房‘矜持’的笑了笑。

  “嘿,那是我们东方先生谦虚,我跟你们说,论诗词歌赋我们东方掌柜的认第一,这天底下没人敢认第二。”

  跑堂小哥一脸嘚瑟的说道。

  跑堂小哥姓刘,名字则是霸气非凡叫刘昆,得亏了他爸有先见之明,没给他取名叫刘昊,不然出门还不得被雷给劈死啊~

  按照他的说法他做跑堂的纯属兴趣,大概类似于自己没死那会儿,那群明明靠收租能走向人生巅峰的人,最后却非要跑去扫大街一样的怪癖。

  看着他脚上已经破出一个洞的布鞋,陈风拿佛祖的发际线发誓,咱是绝对相信的。

  等等,话说佛祖还有发际线吗?

  陈风捏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没错没错,我证明!”

  王一刀举手附和道。

  “切~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乡野村夫安敢自称天下第一?

  不说天下之光,能人异士无数,便说朝堂之上的房相、长孙大人、魏徴等儒道重臣便胜过你不知道多少!”

  李质擦了擦嘴,一脸鄙夷的说道。

  在陈风没来之前,自己可是遭了不少的罪。

  这个小小的破客栈,第一次让自己学会了说脏话。

  姑奶奶加钱竟然都不给我做点清淡的食物。

  说什么做人要有原则,原则你妹啊!

  姑奶奶加的钱都够你们重新开家客栈了,偏偏因为某些原因自己还暂时还不能离开这个怪里怪气的客栈。

  所以,对于客栈内这三人组,李质是丁点好感都没有的。

  “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王一刀起身随即被李质身边的秀儿狠狠的瞪了一眼,原本气势汹汹的表情像是受气的小媳妇儿一样重新坐了下来。

  “哎哎哎,不要伤了和气,老夫可不是什么天下第一,天下间能人无数,不过朝中那几人,魏徴朝三暮四当不得大儒、长孙无忌心思深而阴狠,学问也就那样,也就房玄龄还值得一看。”

  东方账房一边抚摸着胡须一边品评道。

  此时此刻,就算是陈风也不得不承认。

  妈卖批,东方老爷子这个逼装的太到位了。

  指点江山,激昂文字,活像现代那群扯犊子忽悠民众的砖家叫兽。

  不过很显然,李质并不像是那群被忽悠的人。

  “你...你...朝中那些大人们可都有名篇流世,你...你一个账房有什么资格评判他们?!”

  李质粉嫩的面颊上涨的通红道。

  “以前没有,那老朽现场做一首如何?”

  东方账房眼中闪过戏谑道。

  “来就来,怕你不成,你要是做不出来,你今天得给我道歉!”

  李质义正辞严的说道。

  “好,那老夫来了啊~”

  东方账房抚摸着胡须,随即眼睛一亮。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

  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随着东方账房话落,原本气势汹汹的李质表情顿时一僵,随即肉眼可见的绯红爬上面颊。

  诗好吗?

  好!

  哪怕想挑刺也挑不出来,但是——

  “呸,下流!”

  下一刻,李质也顾不得吃饭,起身满脸绯红的向着自己房间奔逃而去,秀儿紧随其后。

  “高啊!”*2

  刘昆和王一刀对着账房竖起一个大拇指。

  “低调,低调,吃饭吃饭!”

  账房得意道。

  “东方先生这首诗——”

  陈风总感觉自己在哪里见过一样。

  “哎~什么诗不诗的,之前收到一首前人写的诗集,不过却没传开来,拿出来忽悠那小丫头的,小老板你想要等会儿我拿给你看看!”

  账房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陈风......

  所以,这是忽悠人呢!

  顿时陈风看向账房厨师还有跑腿小哥的目光都变了。

  全程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演技直接max。

  关键是剧本都没对,直接就出来了?!

  这特娘的是三个人才啊!

  就在悦来客栈内众人逐渐缓缓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

  客栈外,四道常人看不见的身影漂浮在空中,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悦来客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