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吕布重生:崩坏的汉末世界 > 第五十九章 再兴归宗

第五十九章 再兴归宗


  雁门郡。

  商桥镇外。

  杨业骑乘自己的炭火赤兔马,缓缓来到阵前。

  他穿着黑色长袍,腰配古剑,并没有带上他那柄标志性的破阵金刀。

  不一会儿,商桥镇的城门再次打开,杨再兴一人一马走了出来。

  这一次,他也没有着甲持枪,只是穿着一身白衣,策马来到杨业面前。

  “孙儿见过祖父。”

  杨再兴翻身下马,跪倒在杨业面前。

  “起来吧。”

  杨业看着杨再兴,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神色,缓缓开口。

  杨再兴起身,拱手说:“祖父远道而来,进城一叙如何?”

  杨业挥挥手,说道:“不必了,就在这里说吧。”

  杨再兴点点头,说道:“不知祖父有何见教?”

  杨业说:“这次我看到你,就想起了你的父亲,延嗣可是在他那一辈,武艺最好之人啊……”

  “父亲的武艺,再兴万万不及。”杨再兴低着头,说道。

  “唉……说到这里,我只问你一句,为何杨氏会起兵对抗鲜卑?”杨业突然语气严肃,猛然问杨再兴道。

  “自然是保境安民,护一方百姓了。”

  杨再兴不假思索,立刻回答道。

  杨业点点头,赞同了杨再兴的说法,然后继续道:“既然如此,温侯吕布也是为了保境安民,维护一方百姓,你为何要半路劫夺,生擒朝廷武将?”

  “祖父,我不相信朝廷之人,我只相信咱们杨家和我手里的长枪!”

  杨再兴昂着头,不服气的说。

  “荒谬,朝廷之人岂能失信?”

  杨延昭在后大喝道:“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朝廷岂会容忍异族踏破天下江山?我等起兵,一是为了百姓,二是为了祖宗,三便是为了朝廷!”

  “叔父……我这……”

  听了杨延昭的一段话,杨再兴脸上露出复杂之色,他看了看杨延昭,又看了看杨业,低头不语。

  “好了,把朝廷大将放出来吧,你也回马邑城居住,不日将有大战,这次你做先锋。”

  杨业微微点头,对杨再兴说。

  杨再兴摇摇头,说道:“祖父,恕孙儿不能回归马邑。”

  “杨再兴,你什么意思!”

  一听这话,杨延昭顿时火冒三丈,勃然大怒道。

  杨业却温言问道:“为何?”

  杨再兴说:“我要随这朝廷之人去五原,看看朝廷兵马究竟会不会攻打云中郡,会不会坑害我等!”

  “此去也好,你正好将你的兵马带去,让温侯吕布麾下英雄见见我们杨家男儿。”

  见杨再兴这个要求,杨业并没有拒绝,反而颇为高兴。

  “祖父,孙儿麾下的兵马就不用带去了,毕竟马上就要大战,咱们杨家兵马不多,就我一人单枪匹马足矣!”

  杨再兴微微一笑,对着杨业深深行礼,口中说道。

  杨业挥挥手,任由杨再兴怎么安排都行。

  随后,众人一同进入了商桥镇,杨业将腰间配剑赠给了杨再兴,杨再兴感激涕零,痛哭不止。

  第二天,吕方和史进点起兵马,杨再兴随行,众人辞别杨业,踏上了前往五原郡的路途。

  ……

  雁门边界。

  桢陵关外。

  此时,吕方、史进、杨再兴及二十几名扈从在路上行了三天了。

  现在,他们离桢陵关军营尚有十里,吕方对众人说:“前几日,我等突破关隘,斩了那守将,已经引起他们的警惕,如今他军营当中必然布置重兵,现在要怎么通过,还得筹划筹划。”

  “哈哈哈哈!”

  吕方话音刚落,杨再兴却哈哈大笑起来。

  他看着吕方说道:“你们这些朝廷之人,个个武艺不行,连个小小关口也不敢过吗?”

  “你!”

  史进听了这话,心里火起,刚要大骂,杨再兴又说道:“今夜看我一人踹开鲜卑胡奴军营,你们再过去不迟!”

  说罢,他便策马转身而去。

  再说桢陵关中。

  自从卓布泰被斩,阿敏急速归来,主持边关军事。

  同时,多尔衮调吴三桂麾下三千兵马随他一道,增加边关的防务。

  所以此时的边关,鲜卑人加上汉人军队,就有七八千之众。

  杨再兴呛了吕方和史进一句,自己回到自己的营帐休息。

  到了夜间,他见其他人都沉沉睡去,自己则披挂整齐,提着那杆蟠龙金枪,骑着惯战骏马,飞奔出营,往桢陵关而去。

  当夜,月色如水。

  马蹄踩踏在满是沙砾的土地上,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

  鲜卑军营当中,早有巡夜的士兵听到,连忙出来观看。

  当他们见到是一人一马奔来时,都哈哈大笑,生出轻视之感。

  其中几名弓箭手,拉开硬弓,朝着杨再兴射出利箭。

  杨再兴手里的金枪抖动,数道枪影乍现,飞来的利箭尽被磕飞。

  而此时,他已经来到了军营门前。

  “杀!”

  与此同时,军营之中,十几名鲜卑士兵,骑着战马,手持长矛,向杨再兴杀来。

  杨再兴不躲不闪,挺枪迎上。

  数马交错之际,枪起处,十几名鲜卑士兵纷纷落马而亡。

  杨再兴则借助冲击之力,狠狠撞进了军营当中。

  “不好啦!有人闯营!”

  直到这时,鲜卑士兵们才知道这是个不好惹的主,于是纷纷呐喊起来,随后,整个军营被惊醒,顿时间人声鼎沸,火把通明。

  杨再兴撇撇嘴,胯下战马一声长嘶,哪里人多便往哪里去,他手里枪法神妙,满天枪影席卷之下,收割了无数鲜卑士兵的性命。

  枪马如龙,杨再兴势若奔雷,杀穿了一个又一个的营帐。

  当他冲到敌军营地腹地时,只听一声暴喝传来:“哪里来的蟊贼,可认得吴三桂吗!”

  话音未落,一道寒风自身后传来,杨再兴身子一侧,手里的金枪陡出,稳稳架住从背后袭来的兵器。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柄方天画戟。

  “背主之人,也配用方天画戟?”

  杨再兴冷笑一声,扭转身,手里的长枪挥洒,攻向吴三桂。

  吴三桂本是云中吴氏家主,自幼修行武艺,鲜卑入寇时,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然后顺理成章的归降,成为了多尔衮的走狗。

  这几天,他奉命前来驻防桢陵关,居住在军营当中,不料半夜竟然有人踹营,惊怒交加之下,他当即披挂出战,誓要在自己主子面前咬下敌人几块肉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