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吕布重生:崩坏的汉末世界 > 第三十五章 两路进军(3/4)(推荐,收藏,追读搞起来啊!!!)

第三十五章 两路进军(3/4)(推荐,收藏,追读搞起来啊!!!)


  “单于!”

  黄台吉话音刚落,豪格身旁一人昂首挺胸,大声开言。

  此人身高一丈,肌肉虬结,满面胡须,眉宇间尽是狂野霸气之色,正是有建州鲜卑第一勇士之称的鳌拜。

  “奴才愿率一军击破吕布,吞并上党郡!”

  鳌拜嗓门洪亮,对着黄台吉说道。他说话的语气坚定,斩钉截铁,自有杀伐果决之气。

  黄台吉满意的点点头,对鳌拜说:“此次大战,自然有你的位置,现在你点我正黄旗三千兵马,去朔方南面建立要塞,防备吕布攻来。”

  “喳!”

  鳌拜俯首下拜,然后昂首挺胸,出帐而去。

  “费扬古!”

  待鳌拜走后,黄台吉的目光落在刚才鳌拜身旁的一人身上。

  那人身材瘦高,面色焦黄,细目如鹰,双臂健硕,穿着一件连环细铠,正是建州鲜卑仅次于鳌拜的大将费扬古。

  “奴才在!”

  费扬古当即俯首跪地,恭敬听凭黄台吉吩咐。

  黄台吉说:“你率领镶黄旗三千兵马,在鳌拜之后安营扎寨,作为他的接应,也修筑要塞,防止吕布进入朔方郡!”

  “喳!”

  费扬古领命,躬身离去。

  “阿玛!”

  见两员大将皆有任务,豪格有些着急,连忙说道:“儿也想为阿玛出力,请一支兵马,阻截吕布。”

  “不必了。朔方郡内尚有政事,你跟在我身边,学我执政之道便是。”

  黄台吉语气淡然,拉着玄烨的手,转到后面的营帐里休息去了。

  豪格站在原地,脸色变幻不定,最后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

  上党郡。

  出征前的准备也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末将于禁拜见温侯!”

  这天,吕布在上党郡郡守府中接待了前来禀报军情的于禁。

  自于禁归降之后,吕布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次从虎牢关迁移到并州,路上于禁负责殿后的辎重押运,一路行来,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文则,过来坐。”

  吕布招呼于禁坐下,笑着说道。

  于禁坐定,对吕布说:“末将将辎重物资全部交付,现在向温侯缴令!”

  吕布点点头,对于禁说道:“你可知这次我给你的任务?”

  “末将知道,此番镇守上党,纵然粉身碎骨,不会使城池失陷!”

  于禁拱手沉声,对吕布做出承诺。

  对于于禁的承诺,吕布十分满意,不过他还是说需要嘱咐于禁几句:“此次在上党,除了防备鲜卑,还需要防备两人。”

  “不知是何人?”

  于禁有些疑惑,提问。

  吕布盯着于禁,沉声说出两个名字:“杨丑,眭固!”

  “是他们!”

  于禁有些吃惊。他原以为是要看住张杨,方便吕布得胜归来,夺取上党郡大权,没想到让他注意的却是这两个镇守边境的将领。

  “总之,要注意两人的动向。”

  吕布也不多做解释,对于禁说了此事后,便站起身,朝殿外走去。

  三天之后。

  上党郡大军集结完毕。

  此时,吕布麾下有兵马三万,其中还补充了两千骑兵。

  于是,他让张辽和单雄信各领三千骑兵,一左一右,分为两路,率先出征。

  然后,自己则带领魏越、宋宪、魏续、曹性、侯成、成廉诸将,及一万五千主力缓缓前行。

  大军共两万一千人,一路向西北方向,五原郡领地而去。

  大军左路。

  张辽率领骑兵正在前进的途中。

  他和卢俊义率领的骑兵当中,大部分为久在军中的并州狼骑老兵,也正因为如此,吕布才会让他行于大军左侧,确保朔方方向的安全。

  时间已经进入深秋。

  北方的寒风渐起,刮在人脸上,如同利刃切割一样刺痛。

  张辽行军比较缓慢,每走出十里左右,他便会让斥候先行,打探周围环境。

  此时,他们这一路兵马刚刚越过一片灌木丛林,眼看着前方出现了一条小河。

  踏踏踏……踏踏踏……

  一阵急促马蹄声响起。

  一匹快马踏过前方的小河,朝张辽奔来。

  来者正是麾下一名斥候。

  斥候来到张辽面前,翻身下马行礼:“将军,前方是一片树林,树林后为缓坡,并没有发现敌人踪迹,可以通过。”

  “不对。”

  张辽打量着四周,然后缓缓开口。

  “将军,有什么不对?”

  卢俊义问道。

  “这里太安静了,不对。”

  张辽最后把目光落在前方小河处,冷笑着想道:“半渡而击吗?”

  “传令!”

  张辽冷然喝道:“让火头军埋锅造饭,把炊烟给燃起来,越明显越好!”

  “诺!”

  传令兵躬身而去。

  不多时,张辽军背后燃起了袅袅炊烟,烟气如柱,直入苍穹。

  河对岸。

  小树林深处。

  一支小股骑兵正蛰伏在此。

  “将军你看!”

  骑兵当中,为首之人正是鳌拜。

  他手持狼牙棒,目光随着亲兵手指看向天空。

  天上,一缕炊烟十分明显。

  “吕布麾下果然有人才。”

  鳌拜冷笑一声,说道。

  “是他们发现我们了吗?”

  亲兵问道。

  鳌拜说:“半渡而击本就是兵法之中的常用计谋,被他发现也算是正常。”

  “那我们该怎么办?”

  亲兵紧握手里的长刀,眼中都是跃跃欲试的神色。

  “既然猎物不曾入网,那么我们便真刀真枪的打一场吧!”

  鳌拜猛然起身,旋即翻身上马,率领麾下骑兵从一处浅滩渡河,朝张辽飞奔而去。

  马蹄隆隆之声连绵不绝。

  此时的张辽大军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们严阵以待,早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很快,一支千人骑兵队席卷而来。

  骑兵队打着正黄旗号,为首的鳌拜身如铁塔,手提狼牙棒,其气势仿佛虎豹一般凶悍。

  “好一员猛将!”

  张辽心里暗暗赞叹了一声。

  “杀!”

  双方十分默契,并没有什么常规性的战前宣言,厮杀立刻展开!

  并州狼骑抽出刀枪,和八旗骑兵狠狠撞在一起。

  他们的战斗风格颇为接近,都是效仿群狼猎杀之法,将敌人拉开分散,然后逐一击破。

  所以对于同样使用这套战法的敌人,考验的就是士兵们的单兵作战能力以及主将的临场指挥了。

  很显然,张辽就是这样的指挥天才,他一边挥动钩镰刀斩杀敌人,一边大声呼喝,命令麾下士兵列阵迎战。

  渐渐的,被张辽稳住心神的士兵们找到了战斗节奏,局势也向着张辽军有利的方向发展。

  而鳌拜也看出了这一点,他暴喝一声,提着狼牙棒,催动胯下骏马,朝着张辽杀奔而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