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吕布重生:崩坏的汉末世界 > 第二十四章 骑兵对决(下周上推,各种票票扔起来!!!)

第二十四章 骑兵对决(下周上推,各种票票扔起来!!!)


  一片平缓的山路上。

  公孙瓒的主力正向前行进。

  他身披白色大氅,手提浑铁长矛,旁边乃是弟弟公孙越、公孙范和长子公孙续。

  他轻揽缰绳,神情自若,微微转头,看向宛如白龙的麾下骑兵,心中自然而然生出一丝丝自傲之感。

  这次响应袁绍出兵,一是为了讨伐国贼董卓,第二便是要让天下人都认识认识这横行幽州的白马义从是怎样的威名。

  “报……!”

  此时,一骑快马飞速而来。

  马上之人乃是斥候打扮,他来到公孙瓒身前,拱手道:“主公,前方有一员吕布军大将,正和王统领的先锋军大战,已经连杀我军十数名骑兵了。”

  “只有一人?”

  听到这等战报,公孙瓒大感意外。

  斥候回答:“正是,那人骑马使枪,十分英勇。”

  “有意思。”

  公孙瓒眼中杀机一闪而过。他指挥大军加速前进,跟着斥候来到王门军前。

  土坡上。

  喊杀声连绵不绝。

  单雄信左手持枪,右手提着缴获的一面白马义从军旗,在敌人重围当中纵横决荡。

  王门脸色铁青,下令部众纷纷放箭,不料那单雄信手舞大旗,将射来的利箭尽数拨落在地。

  又挑杀一名骑士后,单雄信余光一扫,发现王门阵后滚滚烟尘骤起,知道是公孙瓒后续部队到来。

  他哈哈一笑,说道:“那贼将,老子不陪你们了,后会有期!”

  说罢,他调转马头,持寒骨白杀出重围,右手倒拖着敌军军旗,向后退去。

  “直娘贼!”

  王门勃然大怒,率领麾下兵马紧追不舍。

  他与单雄信一后一前,翻过两座土坡,迎面却撞上了魏越率领的八百并州骑兵。

  “什么情况!”

  看到单雄信身后跟着数百白马义从,魏越第一反应是——这厮不会投敌了吧。

  但是再看那白马义从的统领一脸怒气,心中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一边询问单雄信,一边率领大军阻截王门。

  “这白马义从倒有些意思,不过缺一个能征惯战的统帅,若有一位猛将坐镇,这支军队会更加了得。”

  单雄信一边杀敌一边对着魏越大声说道。

  “你这厮欺我太甚!”

  听到单雄信这话,王门心里的怒火几乎快要喷薄而出。他手横长刀,催动战马直取单雄信。

  单雄信冷笑道:“我说我的,你着急做甚?”

  说罢,他便挺枪抵挡,斗了五六回合,王门就被反向压制,到了第八回合,单雄信一枪挑飞王门手中长刀,再一枪,将其刺落马下。

  见统领战死,其他的白马义从虽然害怕,但是军队阵型依然比较严整,此时公孙瓒已经引大军到此,魏越和单雄信见状,不敢再战,于是率领人马从容撤退。

  王门麾下残兵退回,禀报公孙瓒道:“那吕布军大将十分厉害,杀伤我军将士四十余人,夺旗两面。”

  公孙瓒说:“此人骁勇,明日出战,定要找他算账!”

  ……

  魏续和单雄信退兵。

  回到虎牢关中,两人向吕布缴令。

  有了这个功劳打底,吕布便顺理成章封单雄信为骑将,统领麾下一支并州骑兵。

  单雄信领命而去。

  自此,吕布麾下张辽、单雄信、宋宪、魏续、侯成、成廉、曹性、魏越八人各领一支骑兵,合称为“八健将”。

  入夜。

  吕布和姚广孝正在议事。

  张辽却请命求见。

  吕布召他进来,问道:“文远来此何事?”

  张辽回答说:“将军,今日一战,挫了公孙瓒之威,末将有一计,可再挫公孙瓒锋芒。”

  “文远的意思是……劫营?”

  吕布看着张辽,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张辽说:“正是!末将不才,愿领一军,突袭公孙瓒!”

  “你打算率领多少人马?”

  吕布问。

  张辽不假思索,立刻回答说:“不多,末将只带八百人即可!”

  “此话当真?”吕布笑着问。

  张辽说道:“若是庸人,纵使十万人也不行;若是末将,八百人足矣!”

  “好!”

  吕布一拍手,长身而起,他立即分派给张辽八百并州狼骑,张辽得到令箭,当即领命而去。

  “哈哈哈哈!”

  张辽走后,姚广孝却哈哈大笑起来。

  吕布问道:“先生为何发笑?”

  姚广孝道:“贫僧见张将军如此急迫,故而发笑。”

  “为何?”吕布问。

  姚广孝道:“今日单雄信将军立功,其他诸将心中不服,更何况,这白马义从天下驰名,我并州狼骑也是精锐中的精锐,各位将军自然是想与之较量一番了。”

  吕布说:“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与我之并州狼骑皆为边塞精骑,如果能够收服,那便再好不过了。”

  ……

  张辽拿着令箭,走出吕布府邸。

  门外,宋宪等将早就在此等候。

  “文远兄,将军怎么说?”

  见张辽出来,众人围上去问道。

  张辽说:“准备兵马,前去会一会那公孙瓒。”

  “准备多少兵马?”

  魏续问道。

  张辽说:“八百人足矣!”

  很快,兵马集结完毕。

  张辽手提钩镰刀,飞身上马。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战意昂然的士兵们,微微一笑,说道:“诸位,今日定叫那白马有来无回!”

  ……

  冷月如钩。

  张辽手中的钩镰刀也寒如冷月。

  八百并州狼骑当真好似闻到血腥味的群狼,疾行如风,很快就到了公孙瓒大营之外,攻击也在此时开始。

  并州狼骑从大营左侧突进,当夜负责巡逻的白马义从统领之一严纲连忙组织军队抵挡。

  张辽很快锁定了敌军首领,一骑马,一柄刀直扑上去,在夜色蒙蒙之中,将严纲一刀枭首。

  公孙瓒被混乱惊醒,他起身查探,儿子公孙续快步进来禀报:“吕布军马劫营,严纲将军被杀!”

  公孙瓒惊问:“敌军有多少人马?”

  公孙续回答:“夜里太黑,不知道有多少人,恐怕不下数千!”

  而正在此时,一身血污的公孙越进来,大声喝道:“大哥,敌军杀奔中军,请速速离开!”

  公孙瓒勃然大怒,他穿上铠甲,手持铁矛,大声说:“我纵横边塞,何曾后退一步?众人随我杀敌,退后者斩!”

  说罢,他走出营帐,飞身上马。

  不远处,几名并州狼骑士兵看到公孙瓒,便纵马赶来厮杀。

  公孙瓒冷笑一声,手里的铁矛挥动,将奔来的几人全部挑杀下马。

  公孙瓒军的士卒见主将这般威风,士气顿时大震,纷纷开始反击。

  张辽见状,自知难以击破敌人,便提着严纲首级,率领八百骑兵,趁着夜色退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