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软萌o人设又崩了 > 第6章 互相关注

第6章 互相关注


冷逸小号下的评论已经有一万多条:

【恭喜冷老师把对家送上热搜了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u1s1冷逸照片拍的不错哎,本来对剧情没兴趣的,现在有了!果然剧情还是靠帅哥撑起来的,我追定了?

【哇,妙妙的身材是真不错,细腰翘臀大长腿,就是这个姿势嘛……小魏会不会擦枪走火(危险发言】

【剧情看起来好像很刺激的样子??

【冷逸你太搞笑了吧,你是爱到深处自然黑,还是黑着黑着爱上了祁妙啊,看你微博对他爱恨交织啊哈哈哈哈哈哈】

【wxy好帅好帅呜呜呜,看小魏这个环抱的姿势,看这个变态又爱慕的眼神,我宣布这对cp我追定了】

评论里都在嗑祁妙和魏星渊这对全新西皮,一个是阿宅偶像,一个是顶流演员,两个八竿子扯不到一块儿的人因为一张剧照同框了,大家正趁着新鲜劲儿强势围观。

祁妙随意翻了翻冷逸的小号,笑出了声。

冷逸小号实在太祖安也太好认了,现在他的所有祖安评论都被黑子截了图汇总九宫格,热搜点进去就有汇总。

第一张图,超话里有人骂冷逸胖,冷逸那小号冲在了评论的最前面。

【用户3423r32】:我草你大爷,冷逸吃你家大米了?你一个alpha对omega的审美也太苛刻了吧,没别的本事就会拿这种柔弱可怜的小偶像撒气,多积点德,小心我半夜把你祖坟给刨了!

还有一条骂他糊比。

【用户3423r32】:糊比怎么了?糊比没人权不能演电视剧吗?你天天躲在网络里嘲笑别人,活得跟阴沟里的臭虫似的,抱着键盘过一辈子去吧!

祁妙一条条看下来,发现有一条竟然是在替自己骂黑子。

那人直接问候了祁妙的父母,骂的挺脏的。

用户3423r32回喷:你才没有爹妈呢你全家都没爹妈,至于对人有这么大恶意吗,你快死去吧!爬!

祁妙从来就没见过自己父母,只从特工档案里见过照片,从小也没被父母疼爱过,都是自己照顾自己。

他弯起眼睛轻轻笑了笑,心道冷逸这小孩儿也挺可爱的。

他用自己的小号默默赞了冷逸的小号新发的这条,还关注了用户3423r32。

祁妙的小号从来不发东西,只是方便他冲浪的存在。已经用了好多年了。

就在这时,他小号特别关注的魏星渊发微博了。

魏星渊v:刚进组不久,谢谢冷老师帮忙宣传,也欢迎大家关注我的新作品《豪门小妈》。这次我们的剧是边拍边播,估计很快就能和大家见面了=w=

【虽然知道老公你不缺钱,玩票也挑个好点的剧本嘛!!!人家生气啦?

【哇老公你真的要演狗血剧,为什么啊?祁妙上部剧我都当喜剧看的,又爱哭又笨像个绿茶哎!小魏在演员届的口碑比他好多了翱

【是啊是啊,小魏干嘛拉低自己档次】

【呜呜呜老公!你演什么我都支持你!老婆相信你能演好的?

【老公夜深了正面草我啊啊啊啊啊翱

【1551,妙妙没有关注老公,但是老公关注他了哎。而且关注挺久了,微博头几个关注就有祁妙???嗯嗯嗯???】

【楼上的姐妹,小魏关注祁妙快两年了?

【草,真的,老公你怎么关注祁妙两年了,他真的配不上你!快逃?

祁妙一愣,他小号关注魏星渊也有两年了,但营业用的大号不太上,还没来得及关注魏星渊。

两年前他组织特工组团建,跟大家一块儿看国庆片《银河帝国的荣耀》,也是魏星渊的处女作。

这片子里很多大咖,魏星渊那时候是新人,饰演了少校李瑾,但丝毫没有被各路大咖压过风头,出场的时候帅到林雅鸡叫三分钟。

祁妙当时就觉得魏星渊演技挺好,动作戏利索漂亮,他喜欢个子高身手又好的alpha,便默默点了个关注。

后来魏星渊去年一部特工片爆红全帝国,祁妙作为真特工,非常喜欢这部片子和魏星渊的表演。

没想到,现在竟然跟人家一起务工了。

“喂,妙老师你没关注魏星渊吗?你快点关注埃”白鹭大半夜打来午夜凶铃,“人家那边都开始宣传啦,咱也至少得关注一下吧。”

祁妙的营业账号发的都是白鹭给他准备好要发的内容,《豪门小妈》剧组已经官宣了演员表,他作为主演,确实应该关注一下剧组人员。

祁妙切了下号,不慌不忙地点了关注。

魏星渊的私信出现一条自动回复:谢谢你这么可爱还关注我!

“我知道了,已经关注了。”

“行,还有剧组官方微博,都关注一下。”

现在他跟魏星渊是互相关注状态了。

就在这时,魏星渊v又蹦出了一条私信:妙老师,你也没睡呢?

祁妙回他:在看热搜。

魏星渊换成微信来找他:早点睡吧,热搜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晚安。

这是魏星渊加了祁妙好友之后第一次和祁妙聊天,祁妙也回他一句:嗯,这就睡了,晚安。

次日一早,冷逸经纪人苏珊狠狠地训了他一顿,他顶着红彤彤的眼睛坐在化妆间里化妆,活像是一只被人欺负了的小兔子。

好不容易上一次热搜,还是自己翻车把对家给送上热搜了。

对家还在他眼前笑眯眯地吃高热量的大汉堡。

祁妙见冷逸如此可怜,搬着凳子坐到了冷逸身边:“冷老师,没睡醒呢?”

冷逸没理他,似乎还处于羞愤欲绝的状态。

“你哭鼻子了?”祁妙哄弟弟似的哄他,“是为今天的绿茶戏份做热身吗?”

“谁哭鼻子了。”冷逸嘟囔,“好不容易上一次热搜还把你送上去了,我在忏悔,我在反思1

“哦,你暗恋我这个事情吧,我也不是不允许。”

冷逸委屈地说道:“我……以后不搞小号吐槽了,经纪人不让我用微博了。”

“该玩还是得玩。”祁妙跳到桌子上坐着,看冷逸好像恢复了精神,就继续看自己的剧本,“但是少看恶评,别把自己气着了。”

“你看别人骂你你不生气吗?”

“冷老师,都下班了何必自己找虐呢?”祁妙说,“别人还说我是废物呢,我又不是真的废物,生什么气。”

“哎,祁妙,你还比我小呢,怎么这么成熟啊?”冷逸有点不好意思了,“好了好了,知道你在安慰我,谢了。”

key哥站在魏星渊身后看着他跟冷逸说话,小声感慨:“别说,祁妙还真是个人才。”

魏星渊笑着接话:“能让key哥夸的艺人不多埃”

“我带过那么多艺人,有的虽然有才,但心里不够强大,逆商不强,也走不长远。”key哥说,“能做到波澜不惊的,你算一个,他算一个。祁妙也算是偶像里的顶流了,骂他的人大有人在,我上次去他超话看了一眼,骂啥都都有,他心理脆弱一点估计都得抑郁了。”

魏星渊赞同地说:“嗯,确实。他出道两年没缺席过一场粉丝握手会,刮风下雨都在台上开全麦,哪怕发烧了状态不好,他也会尽力跳。”

“哎,你什么时候粉上他的啊?”key哥好奇道。

魏星渊笑了笑:“很早。”

魏星渊十岁那年,徐博士研究了一类新型武器,这种武器的发明将是改变整个世界的壮举,因此星盗把魏星渊从校门口绑架,以此来威胁徐博士交出图纸。

整整十天,魏星渊都被囚禁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三平方米小黑屋。

第十一天,星盗把祁妙也扔进了这个屋子,他们俩被背靠背绑在一起。年仅十岁的魏星渊恐惧到了极点,惊恐地问祁妙:“哥哥,我们会死吗?”

祁妙一面拿小刀偷偷割着绑他们俩的绳子,一面轻声安抚魏星渊不要害怕,语气温柔的像是一朵软绵绵的棉花糖。

那时候的祁妙也不大,看上去就十四五岁的样子,可能才刚刚分化成omega,但性格已经很沉稳了。

魏星渊只见了他一次,却牢牢记了十年。

上了高中,朋友们一个个都脱了单,而他发现自己只想要得到当年照顾他的特工哥哥。他无数次在梦里拥抱了那个身手不凡、信息素香甜的特工哥哥,直到两年前在omega48里看到了小哭包祁妙,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如今见了面,祁妙却似乎一点都不记得他了。

魏星渊安慰自己,当时的情况,祁妙的注意力自然不在人质上。

后来祁妙失血过多而陷入了昏迷,更是没给魏星渊当面道谢的机会。十年过去,当年被救的小孩早就长变了模样,祁妙救过的人多了去了,认不出来他也是正常的。

“行,你要约的心理医生我帮你约好了,你自己别忘了就行。”key哥说。

“嗯,知道了。”

今天祁妙的对手戏大部分是和周父的亲密戏。

周父演员名叫何广坤,年纪要大他们很多,拍完今天这些就可以杀青了。

没戏拍的时候,魏星渊穿着卫衣坐在片场的椅子上看剧本,时不时抬头看一看祁妙和周父的亲密戏码。

他看着何广坤把祁妙压在画室里,看到祁妙害怕的眼神和微微蹙起的眉头,虽然知道是演的,但眼神却越来越沉,捏着剧本的手也逐渐收紧。

alpha的天性就是保护自己喜欢的omega,他看不得祁妙被欺负哭,情绪会随着祁妙的面部表情而起伏。

段导趁着午休,走过来拍拍魏星渊的肩膀,说道:“小魏太勤奋了,不是自己的戏还在这儿看这么久埃”

魏星渊笑着说:“恩,我今天也没什么事儿,多熟悉熟悉剧本。”

魏星渊下午那场和何广坤的对手戏是父子互殴的戏码。两个人都没用替身,肉搏的撞击声传到祁妙耳朵里,祁妙搬着小板凳看魏星渊打架,心道魏星渊打架也好凶,动作流畅漂亮,应该是专门练过搏击,跟军校生的水平不相上下。

少年就应该有棱角,这种镜头祁妙也爱看,他津津有味地看了很久,冷逸有些惊讶道:“菜狗顿悟了?”

祁妙迷惑地问:“什么菜?”

冷逸翻了个白眼,呵呵一笑,说道:“段导说晚上整七个菜,聚餐。”

祁妙看着越打越凶的魏星渊,心道这演技真好啊,周锦城帅气疯批跟亲爹争小妈的味儿出来了。

“魏老师打戏演得真不错。”祁妙说,“他动态比静态更帅。”

“都说是极品小鲜肉了,你才发现他的魅力吗。”冷逸目光里透着鄙夷,他看着魏星渊干架,默默提示身边的祁妙,“哎,alpha的占有欲都挺变态埃”

祁妙以为冷逸在说《豪门小妈》剧本,赞同地点点头:“恩,是挺变态的。”

黄昏时分,何广坤杀青了。

他抱着鲜花和剧组里的各位告别,魏星渊也站起身,态度恭敬,语气谦虚:“何老师,刚才没伤着您吧?”

何广坤儿子都快有魏星渊大了,他早年就是拍武打片出身。但刚刚跟魏星渊搭戏,差点招架不住魏星渊凌厉的招式。魏星渊打戏拍的比武术指导都好,但何广坤还是很敏感的发现了魏星渊情绪有些不对。

他笑道:“魏老师,你这是入戏了啊?”

魏星渊轻轻握了下何广坤的手,还是一副很有教养的贵公子模样,白天拍打戏的狠戾已经全然不见。

“我身在戏中。”魏星渊弯起眼睛笑了笑,“情难自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