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绝世医王吴北唐紫怡 > 第99章圣蛊

第99章圣蛊


卢俊飞本来就烦,卢家的情况并不乐观,资产缩水严重,从上百亿变成了十几亿,而且还要面对唐家乃至卓康的压制,毕竟他们都是吴北的朋友,能踩卢家一脚是一脚。

所以一听到吴北的意思,他就冷冷看向王骁腾。

王骁腾前段时间靠着卢俊飞的提携,接手了不少装修项目。如今这些项目还在进行,他未来起码能赚几百万。

看到卢俊飞的眼神,王骁腾浑身一颤,说:“俊飞,你不要听他的,他算什么东西,怎么能够踩卢家?”

“住口!”

卢俊飞冷冷道:“太康山庄的股权我已经转让出去,后面的工程你干不成了。而且前期的工程款,我也不能给你。”

王骁腾呆住了,工程款不给自己?为了接这些工程,他可是抵押了家里的房子贷的款啊!

他连忙道:“俊飞,你可不能这样,我们是好兄弟……”

“谁和你是兄弟!”卢俊飞面色冷峻,“从现在开始,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然后滚出云京!否则,工程尾款一分没有!”

王骁腾又惊又怒,可是发不出脾气,因为他的七寸被卢俊飞捏着,真的不给他尾款,他一家人都得喝西北风去。

他深吸一口气,说:“好,我走!我现在就离开云京,回县城去。”

王骁腾的心充满了屈辱感,可为了那几百万,他不敢反抗,于是红着眼睛,大步离开。走时,还狠狠了吴北一眼。

吴北突然叫住他,问:“你在瞪我?”

王骁腾心里咯噔一声,连忙说:“我没有!”说完,扭头就跑。

看他跑掉了,卢俊飞转向吴北:“吴北,我觉得,你我没必要成为敌人。”

“我的敌人?你还不配。”吴北淡淡道,“滚到后面去坐,别让我看到你。”

卢俊飞咬了咬牙,终究还是走向了后排,消失在了吴北的视线里。

不远处,孙晴和赵其亮看到了这一幕,他们都傻了,怎么回事?卢俊飞为什么这么怕他?

孙晴低声说:“是不是吴北抓住了卢俊飞的把柄?”

赵其亮点头:“有可能,否则卢少这么有钱的人,怎么可能怕他。”

吴北没搭理他们,继续和陶如雪聊天。

而这时,张厚宝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一个年男人的咆哮声:“畜生!你到底在外面做了什么,连市首都知道了!现在上面已经派人调查我,你这个小畜生!你害死老子了!”

张厚宝傻了,云京市首?调查父亲?难道吴北打电话的那个人,是真的市首?

他一脸惊恐地看向吴北,面如死灰!电话里的父亲说什么,完全听不到了。

他琢磨了一会,忽然一咬牙,就走向吴北,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吴北,我错了,我不该讽刺你,也不该让你滚开。我真错了,我给你下跪,求求你放我爸一马。”

吴北冷冷看着他:“当年我就跟你不熟,只有点头的交情。你说你招惹我干什么?吃饱了撑的?”

张厚宝都要哭了,说:“吴北,我错了,你能不能别搞我爸?”

吴北点头:“可以。”

然后他一指赵其亮:“看到没有,他叫赵其亮。”

张厚宝连忙点头:“我们是一个县的,他家拆迁还是我帮忙办的证。”

吴北说:“好,我现在看他不顺眼,你去给我狠狠教训他。”

张厚宝立刻跳起来:“好!”

然后,他就来到了赵其亮面前。赵其亮正在关注这边,听到吴北的话,他毛都炸开了,一脸震惊。

张厚宝直接就冲过来,照他脸上就是几巴掌。

赵其亮被打的嘴里冒血,又惊又怒,叫道:“张厚宝,你疯了!干嘛打我?”

“老子打的就是你!”顿时,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孙晴去拉架,被张厚宝一脚踹开。

吴北很满意,笑着问陶如雪:“你怎么想来参加毕业晚宴的?”

陶如雪却对吴北的手段,十分惊奇,她说:“我的事一会再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卢俊飞之间发生了什么?”

他于是就简单把过程说了一下,陶如雪听后,轻轻一叹:“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吴北:“这也正常。当初卢家没落,他和我一样是普通人,所以我们是好朋友,好兄弟。可后来,卢家重新崛起,他重新做回了阔少,自然就瞧不上我这种人了。”

陶如雪淡淡道:“是他太蠢了,居然看不出你这位江湖奇人的价值。”

吴北一笑:“江湖奇人不敢当。还是说你吧,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陶如雪笑笑说:“我只是想来看看曾经的同学。”

吴北微微沉默,忽道:“如果你有麻烦可以找我,作为老同学,我会全力帮你。”

陶如雪心一动,难道他看出什么了?她美眸打量着吴北:“哦?你会帮我?”

吴北看着她的双眼:“当然。比如有人对你下蛊什么的,我都能帮你。”

陶如雪面色微变,她深深看了吴北一眼,问:“你看出来了?”

吴北轻轻点头:“如果信得过我,咱们换个地方聊吧。”

陶如雪轻轻点头,二人一起出了大厅。

看到陶如雪跟着吴北走了,所有男生都咬牙切齿。有人恨恨地呸了一声:“真是看不懂,这吴北到底有什么!”

“就是!他一定是用花言巧语欺骗了陶如雪。”另一男生嘀咕道。

张厚宝和赵其亮还要撕扯扭打,完全没注意到吴北离开了。

二人上了电梯,来到了九楼的咖啡厅。吴北点了一杯咖啡,陶如雪要了一杯果汁。

“说吧。”吴北看着她,“谁在你身上种的蛊。”

陶如雪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吴北:“这是我的事,你现在告诉我,你的肚子里为什么会有一只蛊。”

陶如雪低下头,面容哀伤,美眸有泪水滴落,便将前因后果,娓娓道来。

原来,她是苗家真巫部的女子,十岁之前,她过着普通苗家女孩的生活。可考上大学,人到十岁之后,父亲突然找到她,说为了部族的安危,她必须做出牺牲。

真巫部传承久远,据说早在蚩尤所在的时代就存在了,但历经无数的岁月,部族依然存世。

而真巫部能够存世至今,盖因它有着蛊术的传承。特别是真巫部有一只护族圣蛊,名为“神机”,神机蛊每隔三百年就要蜕变一次。每一次蜕变,都需要利用种蛊之术汲取一个人的精血,如此才能安然度过,再活三百年。

神机蛊对宿主极为挑剔,整个部落选了二十年都没有合适的人选,直到陶如雪出世。

她从一降生,就被指定为了神机蛊的宿主,最终在十岁时,被人用秘法植入蛊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