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绝世医王吴北唐紫怡 > 第十八章美女,你缺男人

第十八章美女,你缺男人


青年男人就坐在距离商务舱不远的一等座区,他也是第一个听到广播的。不过,作为一个利己主义者,他并没有立刻行动,毕竟治病救人也是有风险的,况且也不会有酬劳。

不过,当舱门打开的一瞬间,他看到了漂亮的小西装美女,还有她手腕上那只七十万的江诗丹顿。

他立刻来了精神,紧跟着吴北就来到客舱,主动要求为老人诊治。所谓无利不起早,就算他治不好,也可以在美女心留下一个好印象。

吴北的话,令他很不爽,心说这小子是什么人?他上下打量了吴北一眼,说:“小伙子,不懂就别乱说!他脑部是什么情况,谁都不知道,要借助仪器才能做判断。张口就说他撑不过五分钟,你的依据是什么?”

西装美女也紧张地看着吴北,要听他怎么回答。

吴北道:“说不如做,我有办法让老人家清醒,这样他就有充足的时间去医院接受治疗。”

青年人冷笑:“你有办法?你这么年轻,还是医学生吧?或者说,你是医生吗?”

吴北:“我是一名医。”

吴北道:“也是一名游医。”

“游医?”青年医生一脸嘲弄,他看向西装美女,“这位小姐,游医和骗子差不多,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话,万一治坏了病人,后悔也晚了。”

旁边一名青年气的脸色发青,冲着吴北吼道:“骗子,赶紧滚!”

吴北的眉毛拧成一团:“骗子?我是听到广播说有人病危,这才过来查看情况。目前老人家情况不乐观,说白了,他活不过五分钟!”

“你再敢胡说!”那青年男人大怒,伸手就抓吴北衣领。

吴北不想和他冲突,他一步退到舱门处,冷冷道:“两分钟后,他会口吐白沫;三分钟后,四肢发青,大小便失禁。言尽于此!”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返回自己的座位。他心里很不爽,自己出于善心去看病人,却被当成骗子,这年头,真是好人难做!

吴北一走,青年医生哼了一声,说:“这种江湖骗子真是可恶,要不是我当场拆穿他,后果不堪设想。”

西装美女一脸忧虑,她仍不死心,问道:“谢谢你,在火车到站之前,您能缓解我外公的病情吗?”

青年医生叹气:“要是在医院的话,我或许有办法,可这里缺针少药,我也无能为力。”

刚说完,老者突然身子一抖,开始口吐白沫,牙关紧咬着,十分吓人。

西装美女尖叫一声:“外公,你怎么了!”

青年男子也是大惊失色:“怎么办,爷爷真的吐白沫了,都怪那混蛋乱说,我去找他!”

“站住!”西装美女突然变的冷静无比,叫住了青年。

她观察着老者的情况,突然说:“你跟我去请那位先生过来。”

“什么?请他?”男子一脸不情愿,“他就是一个江湖骗子……”

“住口!”西装美女狠狠瞪着他,“如果他是普通人,不可能说的这么准。跟我去请他,一会向他道歉!”

男子心一动,难道他真的是医术高手?

从小到大,他一直在姐姐的权威下长大,居然不敢违抗她的命令,跟着她去请吴北。

青年医生脸色阴晴不定,他怎么就说了?难道他真懂医术?不可能啊,自己都没看出来,他一个游医居然可以?

吴北坐下没多久,姐弟两个就带着乘务员,匆匆找到了吴北。二等座的客舱比较拥挤,他们一前一后,先向吴北深深一躬。

“对不起,是我们误会您了!”西装美女站在最前边。

吴北正在看杂志,他头都没抬,淡淡道:“没关系,我就是一个江湖骗子,不懂医术。”

“先生!我们有错,但请您救救我外公,我卫清影感激不尽。”女人说完,泫然欲泣,眼神充满了哀求。

吴北最怕女人哭,特别是美女,他叹息一声,说:“前边带路。”

卫清影大喜,连忙在前引路。

再次来到客舱,老者的四肢果然已经发青,果然又和吴北说的一样。

吴北丝毫不介意,他看了一眼,就取出一枚金针,顺着颅骨的骨缝,刺入肿瘤所在的位置。

由于肿瘤的存在,颅内压增高,局部形成了血肿,他这一针,正好扎在血肿位置。轻轻一捻,他将针拔出,一道血水顺着针眼激射而出。

他早有准备,用一个纸杯,将血水接住。就这一下,血肿立即消失,局部压力减少,受肿瘤的压迫的神经丛得到缓解。

老人“哎呀”一声,长吐了一口气,眼睛转动了几下,慢慢就恢复正常,他问:“我怎么了?”

“外公!”卫清影又惊又喜,连忙把他扶起。

青年医生看到这一幕,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他是怎么做到的?一针就能扎好?

那之前出言不逊的青年男子突然向吴北深深鞠躬:“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请您原谅我!”

吴北不想搭理他,冲西装美女说:“我只是暂时缓解了他的疾病,等到了海城,就送他去医院做检查。”

卫清影又是一番感谢,说:“先生,我外公得的是什么病?”

“脑部肿瘤。”吴北没有隐瞒,“位置比较深,手术难度较大。”

“你说他是脑部肿瘤,你是怎么判断的?”青年医生忍不住问。

吴北没理他,而青年男子怒道:“你给我滚出去!要不是你,我能误会神医吗?”

青年医生无言以对,铁青着脸走了出去。

老者抓住吴北的手:“小伙子,谢谢你,你救了我一命。”

吴北道:“小事一桩,老人家不用客气。好好休息吧,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先生,我能留下电话吗?”卫清影连忙说,俏脸之上,充满了请求的意味。

吴北想了想,便互留了电话和姓名。

吴北要离开时,卫清影忽然说:“吴先生,这商务舱被我包下了,您不如就坐这边吧,环境好一些。”

吴北没有拒绝,旁边还有一个座位,他就坐了进去。

卫清影服侍了老人一会,就过来陪他说话,她笑问:“吴先生,您这是去哪里?”

吴北:“去海城给人看病。”

卫清影心想果然是位神医,就趁机请教他:“吴先生,我最近总是失眠,容易发脾气,而且经期时长时短,您能帮我看看吗?”

吴北点头:“可以。”

他让卫清影伸出手腕,开始替他把脉。此时,他并没有透视她的身体,只单纯凭着脉象判断她的身体情况。

把脉片刻,他说:“问题不大,多休息。”

“没事吗?”卫清影有些不解,“那我为什么失眠,而且情绪不稳定呢?”

吴北想了想,说:“这个简单,卫小姐还没有男朋友吧?”

卫清影脸一红:“暂时还没有。”

吴北:“那就赶紧找一个,有了男朋友,你的病就好了。”

这卫清影其实就是缺男人了,缺少男女生活导致内分泌混乱,不是什么大事。

卫清影脸更红了,她轻咳了一声:“谢谢吴先生。”

吴北此时才有时间仔细打量这位西装美人,她的西装短裙到膝盖的位置,下面是修美的腿,穿着浅蓝色的丝袜。

和吴北交谈时,她脱下了外套,里面是白衬衫,却是掩藏不住她傲人的身材。从穿着来看,这位美女的性格比较传统的保守。

闲谈,吴北得知那之前道歉的青年男人叫冯剑,老人名叫冯子祥,她的外公。她自小父母离世,在外公的呵护下长大。

商务舱除了这三人之外,还有几名随从,像是保镖,身着黑西装,气质深沉。

由此可以判断,这卫清影一行并不是简单人物,非富即贵。他于是上网查了一下冯子祥这个名字,果然结果发现此人是“远山集团”的董事长,海城的大富豪,身家超过一百亿。

卫清影同样不简单,她是远山集团的董事,远山集团旗下山海传媒公司的总裁,全国知名青年企业家。

卫清影没再继续打扰吴北,后半程,他得以静心打坐。

终于,火车抵达海城站,也是终点站。吴北本要先走一步,但卫清影坚持派一辆车,送他到要去的地方。

吴北反正也要打车,就没有推辞,他坐进一辆s级,司机载着他前往约定的地点,海城天龙酒店。

抵达酒店,他报上姓名,就被侍者请到了三楼的一间会客厅。大厅里,坐着一位年男子,五十出头,光头,是个胖子,一脸笑意。

他起身相迎:“吴先生,我们终于见面了。”

吴北点头:“让你久等了。”

“没有,我也是刚到。”这人正是任天胜,他请吴北坐下。

“病人不在?”吴北问。

任天胜笑说:“我那宝贝女儿不肯过来,她在公司忙事情。”

吴北:“说说病情吧。”

任天胜:“我女儿从十五岁开始,就开始讨厌男生,不管多帅的男生,她都没兴趣。而且,一旦和男人有肢体上的接触,她立刻就会呕吐。我为此没少找高人名医给她诊断,可是他们都束手无策。”

“我听一位老朋友说,他多年的老毛病,在监狱里给一位吴先生看好了,我就托他代为介绍。”任天胜说。

吴北心一动,不能和男人接触,一接触就呕吐?他突然就想到了一个病例,难道是那种体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