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一代忽悠宗师沈惟敬 > 第二十章:关羽神庙

第二十章:关羽神庙


小西再见到沈惟敬,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

徜徉于温柔之乡的小西,已经全然忘了外交礼节,全然忘了皇子殿下和沈钦差还在馆驿等着他议和。

昨天的整个下午、整个夜晚、今天的整个上午,他几乎全被一枝花包围着,根本不去顾及、也不屑于顾及这世界的存在。

直到一枝花让侍女们送来餐点,小西方才感觉饿到了极限,把几乎所有餐点都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的一扫而光,再加上与一枝花对饮的几杯清酒下怀,不觉元气满满,转身又把目光投向了美娇娘一枝花。

一枝花娇恬道:夫君,本宫知道您又想欺负我了。。。从今天开始,本宫的一切都是属于将军的,您想怎么样玩就怎么样玩,随时随地都可以。可是,可是我皇弟和沈老爷还在馆驿,您要是不问不顾,让我以后如何再见他们的面。。。

小西频频点头:有道理的,有道理的,公主殿下有道理。

一枝花:那夫君还不快去见见他们?

小西实在是因为一枝花的不停催促,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公主房,先到馆驿沈惟敬处、再到皇子处,均不得见。问了侍从和卫兵,才知道他们俩一早就出了门,甚至连自己的随从都没带,身边只有王胖子跟着。

小西自认为,是因为自己失了礼节、怠慢了他们,才招致两位大人不辞而别、去向不明。所以赶紧差了所有的护卫,满城去找。他哪里知道,沈惟敬和长公主早料定小西一入闺房深似海,遥遥不知归期,所以从没把他出阁的时间当回事。昨晚在长公主软磨硬泡之下,沈惟敬只是答应了今天带她去逛汉城。

能有机会捞着玩,而且还是跟着机灵睿智的沈半仙,长公主自然情趣高涨。一早就催着王胖出发,也不问去哪儿。

沈惟敬还真算得上是个全球通,完全不用向导,出了驿站,三问两问的、比划加哑语的,就找到了目的地:关羽庙。

王京城区这座关羽庙,供奉的是三国忠义公关羽的石碑和神像。

自明帝朱元璋授予关羽“关圣帝君”封号后,关羽在朝鲜国就与文圣人孔子齐名,被称之为武圣关公。

王京关羽庙和关公圣像,已经成了朝鲜百姓的道德楷模和精神寄托;立于寺庙大门左侧的那块“关圣帝君”青石古碑,就如同一个感天动地的忠义教案,激励着朝鲜族人心善、情真、忍耐、忠诚、义薄云天。

长公主生性好奇,想法又特多,她一边跟在后面看热闹,一边调皮捣蛋的问沈惟敬为什么要来拜关羽庙。

沈惟敬道:照说奇门相术的祖师爷是徐福,我本应该去找徐福庙拜拜,只是徐福祖师神像大多供奉在东瀛。而朝鲜国臣民大多宅心仁厚、爱戴关圣,信奉忠义。我来拜关公,理所应当。再说自己的授业师傅再三有嘱咐,出门必礼佛。

长公主:你师傅?

沈惟敬:对的,嘉兴圆通寺主持元觉师傅。

长公主:你师傅是圆通寺主持?不就是一名和尚吗?那半仙师父你难道也是和尚不成?

沈惟敬笑道:我是元觉师傅的俗家弟子,也是关门弟子。

长公主:你元觉师傅不就是我的师公啊?你都已经半仙了,那师公一定是真仙。

沈惟敬:嗨!

长公主又好奇的问:那你刚才说的祖师爷徐福又是哪路神仙?

沈惟敬一提到祖师爷,露出恭敬的神色:徐福师是所有术士和炼金师的祖师爷。他也有自己的授业恩师,那就是鬼谷子。

长公主:那么,鬼谷子才是真正的祖师爷吧。

沈惟敬:鬼谷子先生是祖师爷没错,但他是天下所有军事家的祖师爷,是诸葛孔明的祖师爷。孔明先生还曾以王禅老祖来尊称他。

长公主:怎么又成了王禅老祖?

沈惟敬:鬼谷子本名叫王禅。

长公主:鬼谷子也好、王禅也罢、诸葛孔明、半仙师父,我觉得都差不多吧,我看过关于诸葛孔明的故事,还不是跟你一样的足智多谋。

沈惟敬:我说京城四少老弟,你可折煞我啦。我哪能跟他们比?鬼谷子是楚国丞相,归隐于卫国的鬼谷之中,专心授徒,张仪、苏秦、孙膑、庞涓、毛遂和徐福等人都是他的徒弟。

长公主:嗯,我在宫廷先生那边听过毛遂自荐的故事。就是你刚才提到的毛遂吧?

沈惟敬:是的,毛遂正是鬼谷子先贤的徒弟。而徐福祖师爷同样也是,祖师爷徐福见多识广,精通医术、相术、炼金术,尤爱钻研天文地理和航海。深得始皇帝信赖,并受命领五百童男、五百童女及工匠、护卫等驾大船出海,往蓬莱仙岛为陛下求长生不老之药。最终,一路向东,抵达了东洋瀛洲,发现了平原广泽。

长公主:平原广泽?

沈惟敬:广泽正是我们此番需要议和的对手所在地,日本九洲。

长公主:那么日本人的祖宗,岂不是徐福和他带去的童男童女、工匠护卫?

沈惟敬:谁说不是呢?祖师爷徐福因一时找到长生不老药,就带着大家在东瀛定居,并向岛上的土著居民传授捕鱼、农耕、冶铁和制盐等各方面的技术,大大促进了大和民族的发展,同时那童男童女、工匠护卫也在九洲结婚生育,繁衍生息。

长公主:怪不得日本建了那么多徐福庙。

沈惟敬:日本那边用司农耕神和医药神来称呼咱的祖师爷,每年还有各种祭祀活动。

三人边聊边进了正殿,长公主抬头见那关公的塑像,面如重枣、蚕眉凤目、髯垂过腹,关平周仓持大剑侍立左右、俨然如生。

忍不住又问:半仙师傅,你说朝鲜国的关帝像跟咱大明国的有区别吗?

沈惟敬双手合十、礼拜关帝后答道:天下关帝都一样。

长公主:为什么?

沈惟敬:关帝代表着忠义、智慧、守财。要说区别,咱今天到的这座关羽庙,之前为火灾被毁,数年前重建后,朝鲜的君臣定好了关帝生辰这天祭祀。据说祭祀当天,前一分钟还在刮风下雨、电闪雷鸣,祭祀时辰一到,云开雾散、阳光普照,到场和未到场的众人无不信服关帝的宅心仁厚、为民所谋。

殿前聊意正浓,只见两位馆驿护卫匆匆进来搜寻,看到沈惟敬三人在此,像是见了亲人,赶紧上前行礼,告知小西将军有请。

沈惟敬知道今天的自由行程只能到此,便无奈的朝长公主摊了一下手,随着护卫出了正殿。

一行人刚到关羽庙门口,忽然跑过来一个七八岁光景的朝鲜族小女孩,虽然蓬头垢面,却也格外的水灵和清秀。这女孩儿第一眼就看到了长公主,她边跑边用朝语喊着:姐姐,救救我,姐姐,救救我。。。

几乎是一眨眼功夫,她已经跑到长公主身边,贴着长公主的腰间,两只小手一起紧紧的拉住了长公主的衣角。

长公主听不懂小女孩的朝鲜话,侧身看看旁边的护卫。

护卫:报告殿下,这女孩一路叫您姐姐,救救她。

长公主暗道,这女孩儿还真是机灵鬼,一眼就瞧出了她的真身。

护卫还在那嘀咕:这女孩,怎么会把殿下看成公主了?

正当大家伙都纳闷的时候,不远处一位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拽着一位农家妇女一前一后的追过来,一看到小女孩,就一路骂开了:你这个小讨债鬼,老娘花了大价钱的,你还敢跑。看来非要老娘给你些手段不可。。。

长公主一看她的模样,就十分的厌恶,只见穿着跟年龄明显不符的艳红色金丝绒夹裙、裹的格外紧实、因为略胖而滋生出几道横杠、随着她这一路小跑而上下抖动着,黄色的头发高挽着、特别的油腻,肥肥的手上戴满了各式戒子,嘴边长着一颗很明显的痦子,痦子上还东倒西歪的滋着一小撮毛。

长公主见到这个恶心的家伙,不由得就想起了怡红院的老鸨,估摸着该是一路货色。

这一撮毛,嘴上骂骂咧咧没个停,手上也是没闲着,一把就扯住了小姑娘的耳朵,使劲儿往自己这边拽,可怜这个女娃,疼的哇哇大哭,小手却非常坚决的拽着长公主衣角,泪眼婆娑的抬头仰望着她。

长公主一只纤纤玉手护卫着女娃,另一只手拨打一撮毛拧耳朵的肥手,分明不是一撮毛的对手,那只肥手一点儿也没受长公主拨弄的影响,依然我行我素的拧着女娃的小耳朵,越拧越来劲了。

长公主身边的这位馆驿护卫一看这架势,健步上前,拉住一撮毛衣领子用劲往外一拽,一撮毛一个没站住,咯噔一声就往后仰,还好被另外一名护卫轻轻一托,一屁股就坐到地上,没至于摔个四仰八叉。

后面跟上来的龟公看到主人吃亏,抡起拳头就要砸过来,当即被训练有素的护卫一把捏住了手腕,动弹不得,护卫手上稍稍一使劲,那龟公顿时哇呀呀的叫唤。

那位被一撮毛拖拉过来的妇人,见到这场面,噗通一声就朝长公主跪下了,不断的磕头,嘴上嘟哝着:求求你了,让我把孩子带走吧。我确实是收了妈妈的常平通宝了,呜呜。。。

长公主上下打量一番跪在地上的这位妇人,见她脸上肤色灰暗、皱纹里爬满了岁月的沧桑,上身穿一件补过的满是泥斑的短棉袄,下身灰色的长裤打上了好几块补丁。

长公主听不懂妇人说话,转头看了看护卫,护卫快速拉起妇人,用朝鲜语询问情况。

原来又是一出卖身救父的人间惨剧。妇人家的男主人得了肺痨,实在没办法,家里孩子多,妇人就狠狠心把小闺女卖给医妓馆。

这医妓馆,虽然冠了个医字,其实跟大明妓院如出一辙。

长公主看着这位衣着破旧又狠心卖女的妇人,气不打一处来。再看看紧紧依偎在自己身边的女娃,大生怜悯之心。可一时又不知道如何是好,便朝沈惟敬投去了求助的眼光。

沈惟敬不懂朝鲜族语,无法直接跟老鸨或者妇人对话,只能转头对护卫说:把他们都带到馆驿去,我帮女孩赎身,把妇人收老鸨的钱给还了。

护卫:是,大人。

长公主:那这小女孩怎么办?

沈惟敬轻声轻语:这还不简单,咱就做个顺水人情,送给一枝花做个伴,她一个人在这边以后肯定孤单;你看这女娃多机灵啊,只一眼就认出你庐山真面目,而且又正好跟一枝花卖到身怡红院时候差不多大,这以后啊,肯定会让一枝花给疼上天。

长公主顿时愁云全散,开心的差点忘了自己是京城四少朱钢梁!

护卫得令,没好声没好气的朝还在地上撒泼的老鸨用朝语训了一通。老鸨听得有人要退钱给她,当即朝小女娃瞟了几眼,大概是觉得那么好的胚子给放生了实在太可惜了,嘴巴里还在嘟嘟个没完。

王胖子不失时机的从袖口掏出一张银票交给其中一护卫:马上,立即,现场给清退好。别让这不要脸娘们跟回馆驿。别再恶心到皇子殿下了。

长公主噗呲笑出声,看了一眼王胖子,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再看那个小机灵鬼,听懂了护卫的话,知道是身边这位小姐姐救下来她,立刻破涕为笑,仰视着小姐姐,双手牵着小姐姐的手,左晃右晃的,别提多开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