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一代忽悠宗师沈惟敬 > 第十七章:替身惊艳

第十七章:替身惊艳


第三天。

宋应昌府邸内。

王胖子把一枝花接到府里时,长公主正绘声绘色的跟沈惟敬讲述自己在怡红院的所见所闻。

只听得王胖远远的一声叫:沈老爷,一枝花带到。

沈惟敬抬眼一瞧,只见眼前这位浅黛低鬟、玉钗斜簪,穿粉色纱衫、配淡黄绿边的百花碎裙,外罩绣花披风,莲步轻移时,那纤腰间系着的玉禁步会发出一连串清脆又有节奏的碰撞声,尤为悦耳。

再细看她脸相,杨柳宫眉、皓齿明眸、朱唇粉面、白润相间,虽是素颜朝天,却也樱桃口笑脸生花,别有风韵似良家。

长公主已然改回了少女装扮,一枝花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上前一步道了万福:奴婢一枝花见过主人。

又朝沈惟敬施了大礼:见过沈老爷。

长公主对着一枝花看了又看,尽管跟怡红院的浓妆艳抹有巨大的反差,还是对眼前这位不施粉黛的勾栏发自内心的称赞:姐姐,今天虽然素颜朝天,一样的惹人喜欢啊!与怡红院的模样比,也分毫不差。看看,把沈老爷眼睛都看直了。

沈惟敬微笑道:呵呵,我是按照小西行长的标准在审视她,确实独有韵味。只是感觉还缺了些什么。。。

长公主何等机灵人,听沈惟敬这么一说,当即就明白了沈惟敬所指,便贴到一枝花耳边,轻声细语的嘀咕了几声,一枝花频频点头。

长公主交代完毕,一枝花转身问了问王胖客房位置,又劳驾王胖将行李搬到客房,自己闪身进去,顺手掩了房门。

见一枝花进了客房,三人又嘀嘀咕咕开始聊起假冒公主赴朝鲜的各项细节问题。

不到半个时辰,虚掩的客房门被拉来,一枝花再现身时,已经不再清汤挂面了,穿的更艳妆扮更浓;只见她一袭大红丝裙,领口开的很低,微露着雪白丰盈的胸部,恍如一对成熟的蜜桃,让人馋的尽想着能舔上几口;再看那精心修饰过的妆容,面似牡丹眉如柳,唇似烈焰口含丹,一颦一笑一媚一眸都妖妖艳艳的直勾人魂魄。

沈惟敬大呼:呜呼!小西完蛋也!

一枝花款款而来,妩媚一笑:奴婢真不知道沈老爷要看这样的装扮。

沈惟敬:呵呵,是小西要看这个样子!这个样子正好!对小西将军的胃口,分毫不差。大家请到客厅说话。

众人至客厅落座后,沈惟敬开口问长公主:钢梁老弟,你去怡红院消遣时有没有跟一枝花说明白?

一枝花:沈老爷,不怪这位天仙妹妹,是奴婢应承了,不需要知道的。

长公主开怀大笑:哈哈,姐姐,天仙这个称呼叫的好,天仙妹妹!胜过人家所谓的半仙哥哥好多倍。

沈惟敬:不管是天仙妹妹还是钢梁四少。咱得先给一枝花取个名号。

长公主:我叫朱钢梁,那姐姐叫什么好?

王胖:叫朱铁蛋吧,跟你朱钢梁正好是姐妹。

长公主:钢梁、铁蛋,铁蛋,钢梁。。。我看可以。

沈惟敬:那不行。一枝花的姓名要查有实据。公主,你们姐妹排辈是什么字?

长公主:荣字辈的。我叫朱荣昌。

王胖:那她叫朱荣儿吧。

长公主:好,就叫朱荣儿吧。

一枝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奴婢朱荣儿谢公主赐名。恕奴婢不知妹妹是公主千岁千千岁!

长公主:起来吧,以后咱们要姐妹相称的。

沈惟敬:不对吧,你们应该是姐弟相称。按照规矩,要由弟弟送亲的。

长公主:好,好的,咱姐弟情深啊。我是京城四少朱钢梁,我是公子哥,并非女儿身;你是皇家二公主,你是千千岁,并非民间娃。

沈惟敬目光转向一枝花:朱荣儿,我们为你赎身,可是有事相求。

朱荣儿:沈老爷吩咐就是。

沈惟敬:我有意让你假扮公主赐婚给东瀛指挥官。

朱荣儿望了一眼长公主,见长公主向她微微点了点头,她便平静又坚决的回话:一切听凭公主安排。

沈惟敬:刚才让你换回红装艳妆,实是那东瀛官兵首领小西他癖好特殊。

朱荣儿:是不是偏爱成熟、风骚、主动的。而他本人又是受虐型的?

沈惟敬:小姐姐真是先知先觉啊。

朱荣儿:回沈老爷,我哪是先知先觉。长公主那晚在怡红院点角时交代妈妈的,就是这个要求。再说您刚才一提到东瀛客,我就知其一二了。这些年在怡红院接待的东瀛客商为数不少,大多好酒、好色、好逗、好被虐,他们就好调情的过程,真刀真枪的时间往往很短。要说对付东瀛客,我心里有数,十拿九稳。公主和沈老爷尽管放心。

沈惟敬:此番赐婚小西,尽管咱是冒牌公主,但这婚是真要成的。小西家族在东瀛富得流油,只要能拿定他,以后的日子,会是想象不到的好。

朱荣儿听罢,经不住漱漱的流泪:奴在怡红院卖艺卖笑卖身十年了,许是老天怜我,让我有机会一步登天,我自会尽其所能,拿捏住那位东瀛的冤家,令他为长公主和沈老爷所用。

长公主已然动容:姐姐,你能这么想,妹妹我没有白认识你一场呀。

沈惟敬:若真能令小西为我大明所用,我沈某人定向朝廷请功,封荫你家人和族群。

朱荣儿:多谢沈老爷考虑周全,荣儿已无后顾之忧。

沈惟敬:那咱们就尽快启程。此去朝鲜,长公主同行,你需要多多了解宫内事宜,万万不能穿帮。

朱荣儿:请沈老爷宽心。荣儿自当尽力。

王胖:一枝花同去朝鲜,这一路上咱可热闹了,光听听怡红院的故事,就够我流几天口水的。

沈惟敬指了指长公主:胖子,别忘了还有小孩儿在。

长公主不服:谁小孩儿了?我可是京城四少朱钢梁,怡红院里随便逛,听听又何妨?

众人皆笑。

沈惟敬见大事谈妥,心情大好,便让王胖安排酒宴,庆贺朱荣儿恢复自由之身。

其实,他是想借机看看朱荣儿的酒量和劝酒技巧。他深知东瀛小儿都好酒,且好借酒调情,只要是在喝酒当儿能劝君更尽一杯酒,那么酒后乱性时,拿捏住小西老儿,便有了十成十的把握。

要说王胖子天生会办事儿,再加上现如今兜里不缺碎金子、袖袋塞足了银票,出门张罗事情格外的利落。沈惟敬这儿一交代下来,他撒腿就去柳泉居要了一桌上好的外卖,外加了十两赏银,掌柜的不由分说就交代厨房火力全开。

不多大一会,几位挑夫成队担着朱红色油漆食盒到了府邸大门口,放下担子,两人一组的抬了进门。要说这也是当下的规矩,抬食入门,彰显大户人家的尊严。

四人入席后,沈惟敬交代朱荣儿不必拘束、只管畅饮。这朱荣儿何等的冰雪聪明,知是沈老爷要考她,便有意无意的把敬酒目标对准了王胖,一斟二劝三娇四恬,真是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把个王胖逗的心花怒放、来者不拒;等到朱荣儿再轻吟“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时,王胖已经进入了微醺状态,朱荣儿不失时机的离席,翩然起舞,只见轻舒云手、红袖添香、彩扇飘飘、若仙若灵,不仅王胖看的如痴如醉,就连长公主也被她曼妙的舞姿所吸引,几乎忘却了呼吸。

这荣儿美目流盼、身软如云、双臂柔箬、步步莲花般的舞姿,如花间飞舞的蝴蝶、如山间潺潺的流水、如幽幽小巷的晨曦、如青青荷尖的睡莲,让沈惟敬、长公主、王胖子均心跳不已,如饮佳酿,醉得无法自抑。。。

这宴席之上,众人皆醉,没有谁能独醒。

时间匆匆,转眼过了两日。沈惟敬准备停当,辞别了宋应昌,带着长公主朱荣昌、一枝花朱荣儿,王胖那边领着随从和护卫,第一次算是浩浩荡荡启程赴朝鲜。

长公主此行选择了女扮男装,只见她发束白丝带、身穿白绸缎、腰系白绫长穗绦,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眼光温和而清澈不见底、鼻梁挺秀、皮肤白皙;笑起来颇有风流少年的佻达,又有贵族公子的俊俏。

再看一枝花朱荣儿,因角色扮演需要,她地地道道做了回公主扮相,浅蓝色银纹蝶花上衣,袖子明显比一般女装要宽大些,迎风飒飒的,的紧收的腰身配一袭鹅黄绣白玉兰的长裙,梳着油头桃心髻、戴珍珠璎珞、斜插一枝翡翠簪、映得发丝格外的乌黑亮泽,那张先天妩媚、后天性感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似笑非笑撩人笑容,让这位万历公主平添了一丝令人想入非非的神秘感。

沈惟敬在这一路之上,爽心的劲儿自不必多说。身边是真公主假少年,后边是假公主真红颜,说话解闷一个比一个逗、玩笑段子一个比一个荤,全然不顾长公主还是朵不谙世事的小雏菊。再说这长公主生性活泼、叛逆性强、接受能力快,又极其向往民间接地气的生活,没几天下来,脸皮就锤炼的厚实了好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