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一代忽悠宗师沈惟敬 > 第十五章:意料之外

第十五章:意料之外


今年的中秋佳节,于沈惟敬来说,是圆满、完满和美满,娇妻相随、岳母疼爱、丫鬟嬉闹、岳丈大方。

当然也有烦恼的时候,嘉兴府所辖一府七县的头头脑脑们,也不知道从哪儿打探到的消息,一个劲儿的借着过节的由头往吴府送礼担,往往都是不见真身,差个管家带了挑夫,送到偏门、递上门贴、落下礼担、打道回府。

沈惟敬根本就不认得送礼之人,又不好薄了情面退回去,再加上吴府本大户人家,什么都不缺,面对这一担接一担的礼品,忙的吴母整天张罗着转送至亲好友,还要搭上好言好语求人家尽快消化。

俗话说好景不长,这八月十五刚过,沈惟敬就收到了宋尚书的火封加急快报。待沈惟敬拆开一看,短短四个字:从速回京。

沈惟敬得令,匆匆别了妻儿老小,带上王胖等随从,快马加鞭踏上了返京路程。

一行人抵达京城,已是掌灯时分,沈惟敬估计此刻宋老爷定在府邸,所以径直去了宋府,门卫见是沈学士,跟见到自家人似的,直接告知他老爷在书房。

书房门敞开着,房内灯火比平时亮堂些许,不同以往的是远远就听得银铃般清脆的欢笑声。

沈惟敬不觉一震,这笑声竟是如此的熟悉又陌生,莫非?

脑海里瞬间闪现出的是长公主的一颦一笑。

沈惟敬忽然间就怦然心跳,赶紧摇了摇头,内心暗道:冤家,冤家,这是幻觉。

可是书房内的笑声依然清脆悦耳、既熟悉又陌生。

沈惟敬为了避嫌,索性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学士沈惟敬拜见宋老爷。。。

随着这一声招呼,书房内闪身出现的那个人,竟然一袭淡粉色的装容。

只见那淡粉的华衣下,乳白色纱肩衬托出线条优美的锁骨,还半掩半开着,有意无意的露出了葱绿抹胸,一痕雪脯若隐若现,特别的晃眼。裙褶如雪月光华般轻泻于脚腕,随着步频一掀一掀的,让步态愈发的俏皮柔美。

再看她头插蝴蝶钗、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不施粉黛,双颊边依然有着若隐若现的少女红扉,愈发衬托出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粉色系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棱雪花。

这一身民间少女装扮的,分明就是长公主。

只听她语中带笑:沈大学士大驾光临,小女子未曾远迎,恕罪恕罪!

紧接着道了一个万福。

沈惟敬认得,眼前这位率真活泼的民间美少女,正是神宗长公主,不容分说,噗通一声跪下:下官沈惟敬,叩见公主千岁千千岁!

这时候,只见宋应昌从书房踱步出来:惟敬,不用行大礼,赶紧起来吧。

沈惟敬起身,恭敬的向宋应昌行礼:恩师!想煞学生啦。

宋应昌:来,来,咱们书房说话。

三人移步书房,宋应昌让管家给沈惟敬上茶,双双落座,长公主站在宋应昌左手边,紧偎着宋应昌,玩皮的从宋应昌那淡黄色流苏般的胡须中拨弄出一拂,绕在手指上转圈圈。

沈惟敬:恩师,学生接到书信,一刻没停,快马赶到的。不知道是不是朝鲜那边有变?

宋应昌:朝鲜那边确有变,不过问题不大。

沈惟敬:恩师,能否告知大概。

宋应昌:柳成龙率朝鲜义军,想着八月十五前夕在江原道打个伏击战,为李国主佳节献礼。谁知反被东瀛武士设了埋伏,损失了3000多义军,好在李如松得报后,及时出兵救援,要不还真被包了饺子。

沈惟敬:看来又给了柳将军一次打击。

宋应昌:这朝鲜兵,确实是不经打啊。这以后啊,让他们跟在咱屁股后面敲敲边鼓可以,可不能当主菜上。

沈惟敬:恩师,现在的朝鲜战场格局微妙,东瀛胜一次,谈判的砝码就会加重1次。以后要打,还是需要精心盘算,亏本的买卖咱不干。

宋应昌:老夫已经传令李如松,让他统领朝鲜义军。以后无论大小战事,均需统筹安排。

沈惟敬:那敢问恩师,你那么急召我回京,是为了???

宋应昌:哎,还不是为了身边这个活宝啊。。。

宋应昌侧身指了指长公主。

长公主忽闪着一对清澈可见的大眼睛:半仙师傅,老宋他是召你回来,陪王伴驾的。

沈惟敬:啊?

宋应昌:惟敬,老夫算是领教了什么叫一物降一物啊。圣上这次竟然准了她出宫,出城,出国啦。。。

沈惟敬:啊?

长公主:你啊什么呀?实话告诉你吧。父皇同意让我跟着你去朝鲜国溜达溜达,让我去学习人家怎么做的泡菜。

沈惟敬一头雾水:泡菜?

宋应昌:李太后自打尝过朝鲜国进贡的泡菜,一直念念不忘。这丫头鬼精鬼精的,最近天天泡在太后那边,竟然说动了她奶奶,让她去朝鲜国学习泡菜技艺,传播睦邻友好。

沈惟敬:那皇上能准吗?之前长公主吵着闹着要出宫体验民间风情,都不准的。

宋应昌:圣上是公认的大孝子。

长公主:半仙师傅,主要还是徒儿机灵。

沈惟敬:是吗?

长公主:我说父皇,您前后育有7个女娃,除了我还健在,最长命的才活过4载,可怜了我那6个妹子,我问他您知道为什么吗?父皇反问我为什么呀?我说就是因为长期养在宫里,不接地气、不解风情。想要我长命百岁,最好的办法就是放任自流,让我多去民间。

宋应昌:太后上有懿旨,小精灵这边又说的头头是道的。圣上实在是拿她没办法了。就跟我说了,权当是白养了她,一狠心,就交给我处理了。

沈惟敬:是啊。圣上这是交给恩师处理。您把我召回京,我也拿她没办法。我可惹不起这小祖宗。

宋应昌:圣上有口谕,沈惟敬接旨。。。

沈惟敬忙着下跪。

宋应昌:传圣上口谕,长公主此番出宫入朝,系为弘扬大明文化、传递睦邻和谐。特封沈惟敬为正5品御前侍卫,命沈惟敬伴驾长公主出使朝鲜国。钦此。

沈惟敬再次跪拜:臣谢旨领恩!!!

长公主见到沈惟敬接了口谕,开心的跟个孩子似的:好哎,好哎!以后半仙师傅就是我的贴身侍卫啦。

沈惟敬赶紧向宋应昌诉苦:恩师,这可要了我卿卿小命也!

长公主:半仙师傅别怕,没有谁能取你性命,关键时刻我会保护你的。打小就有宫廷师傅交我骑马、射箭、舞刀、弄枪,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沈惟敬:我的长公主小祖宗哎,没有谁能要了我的命。我这条小命今天算是交代你手里了。

宋应昌:玩笑归玩笑。还是听老夫说两句。

长公主和沈惟敬都安静下来。

宋应昌:圣上将长公主交由沈学士伴驾,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自出行之日起,一切行动必须听沈学士指挥。不知长公主能否做到?

长公主顽皮笑道:那我要是做不到呢?

宋应昌:长公主要是做不到,那老夫就直接送您到李太后那边,禀明实情,恳请老太公收回懿旨。

长公主:行,行。。。我保证,一切听半仙师父的。

宋应昌:长公主,你既答应了老夫,那老夫先告退。您跟沈学士慢慢聊。

长公主:谢谢宋尚书,我跟半仙师父排排行程。

待宋应昌离开书房,沈惟敬半信半疑的问:长公主,你刚才答应此行全都听我的,此话当真?

长公主:当真!

沈惟敬:果然?

长公主:果然!

沈惟敬深叹了一口气:哎!那感情好。。。

长公主:那咱们就出发吧。

沈惟敬:啊?怎的如此猴急干嘛?

长公主:半仙师父,你还不知道吧?我属猴的。

沈惟敬:那我是属老虎的。

长公主:怎么说呢?

沈惟敬:专管你这泼猴的。

长公主:那也有管不着的时候。

沈惟敬:对,对,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

长公主:不是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吗?

沈惟敬:你这句是书上的说法,我那句是民间老百姓口头语。意思都一样。

长公主:半仙师父,不管老虎还是狮子,只要这一路上好玩,刺激,新鲜,我就都听你的。

沈惟敬:小祖宗,我此去朝鲜,主要是调停战端,找到议和的钥匙。你可别坏了我的大事。

长公主:只要是好玩的、有趣的事,徒儿我一定会帮你。

沈惟敬:长公主,您就别一口一个徒儿啊,徒儿的。折寿啊。

长公主:您那么厉害,天上地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我就是崇拜你。叫你师傅有什么不可以的?小时候宫里教我练武的,我都叫师傅。

沈惟敬:都说了,你应该听我的,以后叫我半仙就是。

长公主:那好吧,半仙师傅,哦,不,半仙,半仙大叔,哈哈。

沈惟敬看着率真单纯的长公主,忽然想到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也许长公主能帮上忙,便试探性的问:公主,你刚才说了,只要好玩,你都可以帮忙的,是吧?

长公主:是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沈惟敬:那这么说,我还真需要你帮个大忙。

长公主:半仙叔叔,你说。

沈惟敬:上次跟小日本谈判,我为了麻痹他,就晃悠他说可以让圣上封他为汉城王。现在如果去跟圣上提,时机未到。你看能不能。。。

长公主:要我怎么做?

沈惟敬:能不能到侍主太监那边,偷偷的去盖个章?

长公主:是去盖上玉玺吧?

沈惟敬直竖大拇指:真是一点就通。

长公主:这个简单,博公公看着我长大的,小时候常从他那儿拿玉玺玩儿。。。

沈惟敬:那就拜托你了。这样,为了一路安全,你这次去朝鲜,必须要异装?

长公主:异装?

沈惟敬:对,就是女扮男装。

长公主:好玩耶!

沈惟敬:那你抓紧时间回趟宫,说是回去赶制几套少年装,顺便去盖好章给我。

长公主:行,我这就回去一趟。多带几份盖了章的纸过来,以备不时之需。

沈惟敬:还是公主想的周到。记住。别露馅了。这可是要砍头的活儿。

长公主:要砍就砍我的,绝不会出卖你,为朋友两肋插刀,这是江湖道义。

沈惟敬:那长公主您快去快回啊

长公主立马就出了书房,回头又看看沈惟敬,抿嘴微笑:半仙叔叔,等着我呀。

正是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此时此刻,书房门口花园里的各式各样绽放的花,也黯然失色了。

沈惟敬觉着这微笑哪儿见过,忽然间又想起了那晚嫦娥俯身倒向自己的时候,忽闪出长公主的身影,分明就是这个笑容。

沈惟敬暗想,长公主这才多大呀?竟笑的如此祸国殃民,长大了还得了?

细算一下,她属猴的,今年应该17了。

哎,与其让她去祸害别人,还不如自己就顺势收了这妖孽吧。

念想到此,沈惟敬赶紧又摇了摇头:阿弥陀佛。。。

要说,沈惟敬还是高估了自己。

他其实远没有真正的了解长公主的性格,只是看到了调皮、活泼、叛逆、任性的一面。

沈惟敬哪里知道,作为神宗皇帝唯一存活的女娃,那是绝对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来揣摩的,这要是在宫里,如果没有长公主发话,那些太监、宫女、奴婢、甚至嫔妃们们,绝对不敢多说一个字,谁都知道惹怒了这位公主会是什么下场!

总而言之,凡是伺候过长公主的人,都彻彻底底的怕了这位爷,她不仅任性刁蛮,还是皇宫头号大魔头、有虐待狂和受虐狂倾向症,在整个后宫,在父皇面前还算有所收敛,在其他人眼里,简直到了神共愤、天理难容地步。

怪不得太后一发话,神宗当即就做了个顺水人情。估计是圣上也被折腾的够呛,想要耳根子清净几天。再者说了,御花园喝茶,神宗觉着沈惟敬机敏灵活、随机应变能力极强,也想借此磨炼磨炼、考验考验他。

但凡能把长公主伺候消停了,那以后就没有事是他沈惟敬伺候不了的。

只是令神宗始料未及的是,这沈惟敬竟想到要收了这妖孽。

此事一旦成真,他沈惟敬还真成了皇宫里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他胆敢以身饲虎、飞蛾扑火,这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绝对惊天地泣鬼神、可歌可泣!尽管还只是一念之间的事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