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皓玉真仙 > 第四百八十四章 一粒金丹吞入腹(下)

第四百八十四章 一粒金丹吞入腹(下)


  真君大典,四方来贺。

  就连身陷囹圄,被妖族打的节节败退的无相阵宗,都派出了元婴道喜。

  来者是陈平多年前相识的老友,风天语。

  此子身怀天品灵根,几乎和他同时期结婴成功。

  不过,纵使多了一尊元婴大能,也改变不了当下糜烂的局势。

  风天语的贺礼是一件火属性灵宝。

  正当陈平喜不自禁的准备笑纳时,他却提出了相应的要求。

  邀请陈平加入无相阵宗,共抗六阶妖皇。

  这种与送死无异的条件,他自然是不可能答应的。

  大典结束的第二日,赚得盆满钵满的陈平,毅然离开了梵沧海域。

  之后的数百年,他一直在皓玉海的各大修炼界游历。

  战五阶妖皇,败五阶海族,磕磕绊绊,终于修炼到了元婴大圆满。

  此期间,陈平结识了一位志同道合的道友,阿罗。

  其来历十分神秘。

  前前后后见了数面,每一回境界、实力都能与他保持一致。

  他们品茶论道,共闯秘境,携手诛杀异族,彼此建立了一些信任。

  直至某天,阿罗化神!

  陈平一时又酸又慕,虚心请教。

  阿罗告诉他化神需涤垢洗瑕,通彻本心。

  于是,陈平压制修为,化作凡人,在凡俗界一待就是两世。

  五百载后。

  陈平一朝顿悟,成就化神之身。

  化神大典,万修俯首,聆听讲道。

  又过了数十载,阿罗找到了他,邀他一同破界而去。

  ……

  “阿罗,重天之外是什么?”

  四元重天之上,陈平目光炯炯的问道。

  “你破开看一看不就清楚了。”

  阿罗微微一笑,道。

  “阿罗,重天外魔的实力是如何划分的?”

  没有继续纠结,陈平问了一句更莫名其妙的话。

  “我又不是万事通。”

  阿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回复道。

  “外魔和修士之间,应该必分生死。”

  陈平直视好友,一字一顿的道。

  阿罗转身,面无表情的道:“生与死,道与不道,看来,你还未明悟。”

  “我区区一位尚未金丹的小修士,有何资格感悟生死大道?”

  陈平不由反讥,眯起了眼睛。

  “原来你已彻底清醒,人族真是奇怪,上回那元婴大圆满的小家伙,都未摆脱我的外邪之术。”

  阿罗眉头一皱,语含一丝惊疑的道。

  接着,他的面容开始急剧变幻。

  双目血芒闪动,眉宇间更是被一团浓郁的黑气笼罩,脸上满是诡异笑容,举止投足邪气冲宵,仿佛一尊邪魔降世一般。

  “果然是外魔入体!”

  陈平身形一凛,瞬间生出了头皮发麻的感觉。

  因为这阿罗就是御兽宗长老“慕渊”!

  普通的内魔绝不可能有如此强大的威力。

  仅凭他心中所想,心中所幻,就营造了近乎千载的岁月。

  这段求道千年的经历无比真实。

  每一个遇到的人和物,都栩栩如生!

  甚至每一次晋级得到的力量,都合乎他的认知。

  如果刚刚随阿罗“破界而去”,等待他的必然是坐化或者被外魔侵占的下场。

  而他之所以在深渊前驻足,是灵光一现的想到了一件东西。

  金珠!

  千年时间,他居然完全遗忘了体内金珠的存在。

  更加没有再去刻意的收集高阶矿石。

  但平素,他一直把金珠视作和性命等同的重要,如何可能轻易忘记?

  是以,即便全天下的修士都在为他这位“人族老祖”庆贺,也无法排空他的怀疑。

  并且,坚定了一切都是假象的衍生。

  要知道,内魔和外魔可以同时降临。

  外魔虽不能直接映照内心,但却能通过内魔,间接控制修士。

  诡异之处,远超内魔数倍不止!

  至于金珠为什么没有被外魔幻化出来,大概是此物本身的玄异。

  念头到这里,陈平一下苦笑起来。

  因为对道的执着,他无视了其他心魔。

  但也因为过于执着,反而深陷当中。

  外魔引动本能,千百倍的放大了他的求道之心,才令他一陷千年。

  最让陈平无可奈何的是,他的金丹劫难竟引来了重天外魔!

  这是记载中凤毛麟角的特例。

  连顾真人那般强大的一宗之主,在结婴前也要谋划百年,打造一枚极恨剑心。

  外魔之恐怖,可见一斑。

  而陈平压根没有应对外魔的手段。

  逃?

  放眼整片界域,全是外魔营造的幻境。

  哪怕耗尽法力,一口气遁飞百万里,外魔也能瞬间即至。

  陈平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

  “阿罗,我俩可还有商量的余地?”

  拱拱手,陈平真挚的问道。

  他对重天外魔的认知太少了。

  若将外魔看做是一支异族的话,此族的思维目的、实力划分,他一概不知。

  “每一个生灵的求饶方式都一样呢!”

  黑袍“慕渊”轻飘飘的飞了起来,阴森的道:“外魔和修士之间,只分生死,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蠢话。”

  “不过,你确实言之有理,本魔要吞噬掉你的神魂,占据你的肉身,屠戮生灵直至死亡,可惜,你是看不到的了!”

  在他持续不断的狂笑中,四周的天和地飞速旋转开来。

  一道道黑漆漆的闪雷凭空划现,仿佛一面镜子正在产生无数道的纤细裂痕。

  “喀嚓”

  “喀嚓”

  并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增多。

  那头邪魔悠悠的吐出一个音符,下一刻,陈平站立之处,虚空一阵扭曲后,竟塌陷般的现出一个黑乎乎的孔洞。

  陈平只觉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成了黑乎乎的一片,接着竟直接被吸了进去。

  待他恢复意识,已是体现在神魂小人之上。

  这里是自己的识海空间。

  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如今识海中到处飘荡着密密麻麻的灰色光点,约拇指大小,均散发着阴寒之极的气息,并发出低低的嗡鸣。

  近在咫尺的一道黑影,正是外魔所化的慕渊!

  “你领悟不透生死之道,本魔就好心好意的帮你一把!”

  邪魔狰狞的一笑,接着张开右掌,轻轻一堆。

  那附近的诡异光点仿佛全部活了过来,盘旋飞舞,忽聚忽散,幻化成各种凶兽恶鬼,以及男女老幼等各色人影。

  可无论是何种模样的虚影,一成形后,均往陈平的神魂小人狠狠扑来。

  “休想!”

  陈平发现身体的掌控权不在手中后,面色一狠,魂力凝聚成一柄长剑,朝那些邪物横扫过去。

  “嘭”

  “嘭”

  一劈一砍之下,都有数头邪物烟消云散。

  但他砍除的再多,也比不上邪物生成的速度。

  此些诡异的东西仿佛无穷无尽,一点点消耗着他的魂力。

  而且,他甚至发现了一个绝望的状况。

  邪魔的每一道攻击,都在抽取他识海里的魂力!

  他杀的越多,自己反而愈加的弱小。

  唯一的希望,必须诛了那头外魔!

  陈平当即明悟,手里的剑蓦然一换,变作了一面巨大的扇子。

  一扇拍飞了围在身边的所有邪物后,陈平决然的朝“慕渊”杀去。

  “桀桀,你终于反应过来了,可惜,刚才只是开胃小菜罢了!”

  邪魔面上狞色一闪,一张口一股浓浓黑气一喷而出,围绕其身躯盘旋飞舞。

  鬼哭狼嚎之声顿时大起,神魂小人四肢一紧,就被黑气避无可避的一下死死束缚住了。

  接着此力猛然一收,往几个方向狠厉一扯,竟然就要将陈平的神魂直接四分五裂而开。

  “永不见了,死在本魔手里的第十二位渡劫修士!”

  邪魔无形无质,缠住了陈平的身子,目露无尽的狰狞。

  “歪魔邪道,就算是死本座也要剐了你一层皮!”

  就在生死一线此刻,陈平双目圆睁,蓦然一声晴天霹雳般的大喝!

  识海里的魂力“轰”的一下,仿佛受到召唤般不约而同的狂暴起来。

  无数五色光霞现形的同时,迅速化作一道遮蔽大半空间的五色光幕飞卷直下,将神魂小人团团包裹。

  太一衍神法的防御之术擎天法罩!

  陈平还不停歇,法诀默念,就欲连续施展三次珊瑚法相,给邪魔迎头一击。

  如今,他的神魂虽暴涨了一大截,可最多也只能释放四道神魂秘术。

  但他已然看开了生死,不管神魂之术对邪魔有无作用。

  他只知道,如果被邪魔吞噬,世间的一切都和他再无半分关系!

  “这是……”

  然而,在擎天法罩刚刚生出那一刹那,“慕渊”仿佛见到了大恐怖的一幕,周身的黑气团团乱撞,并惊恐万分的尖叫起来。

  “嗯?”

  陈平眉梢一动,掐着珊瑚法相的最后一字法诀,暂缓了释放。

  指着擎天法罩,“慕渊”口中不敢置信的蹦出几个生涩绕口的字符,然后居然调头就跑,往识海边缘冲去!

  “嗡!”

  原本庇护陈平神魂的擎天法罩竟自主脱离,重新化为一片片五色之浪,犹如没有尽头的滚滚洪流,把邪魔彻底罩在了其中。

  “啊!”

  邪魔在那五色光芒的照耀下,像是无头苍蝇般的四处乱窜。

  可只要是洪流所在之处,就形成了一堵坚硬的墙壁,将它狠狠堵死。

  黑烟扑散,邪魔的五官一阵扭曲,似是蜡烛融化,接着,它身上长出了无数黑色的长毛,獠牙毕露,高足有十丈。

  此物没有眼鼻耳唇,面容上唯有一圈飞蝠翅膀状的灰色符文。

  外魔的真面孔?

  陈平目光一凝,却见那铺天盖地的五色洪流波涛一卷,再起变化。

  汇聚之间,一轮几近透明的光晕无声无息的浮现而出,并往下方滴溜溜的一转一压。

  “不!”

  邪魔一见那看似普通的光晕,却仿佛大祸临头。

  但是在五色光霞的笼罩下,却只能面团般的化为一道淡淡黑影摇动不已,根本无法再幻化逃窜而走。

  大惊失色之下,邪魔的身躯拼命扭动。

  但任凭它如何挣扎,透明光晕真的一落而下后,邪魔就“滋溜”一声,整个身躯爆裂开来,一丝丝的黑气弥漫扩散。

  而几乎在它爆开的瞬间,光晕生出了一股巨大的吸力。

  几个呼吸的工夫,十丈高邪魔所化的黑气和外界的灰点邪物,就被无底洞般的光晕吸纳的一干二净,不复存在。

  “嘭”

  一声轻响,光晕凭空消失。

  而目睹此幕的陈平,看的是张口结舌,心中骇然之极。

  令高阶修士谈之色变的外魔就这样陨落了?

  可擎天法罩只是纯粹的神魂防御秘术,为什么能够主动攻击邪魔,并令其恐慌万分呢?

  陈平百思不解,但有一点是能够肯定的。

  擎天法罩不过是入门级别,却令强大的邪魔伏诛,两者间绝对存在绝强的克制关系。

  不过,眼下不是深思的好时机。

  早已脱离外魔幻象的他,清楚自己仍然在渡金丹之劫。

  神魂小人意念一动,即刻轻松自如的掌控了肉身。

  这一瞬间,陈平惊喜交加,升起了劫后余生的庆幸之感。

  正当他准备回归肉身时,神魂小人的表体突然传出一股颤巍的波动。

  不知何处而来的艳丽光霞从四面八方滚滚袭来,将其淹没。

  陈平嘴巴一张,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

  仅仅眨眼之后,他的神魂力量一次性暴涨了五千丈!

  难道擎天法罩不但泯灭了外魔,还将吞噬的能量反馈给了自身?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我还在渡劫,切不能分神。”

  一咬舌尖,陈平清醒了过来,魂体合一回归了外界。

  盯着面前悬浮的一粒纯白丹药,他神情猛地一沉。

  怪不得之前吞服护心丹时,他的味觉没有丁点变化,此丹一入腹就消失无影。

  而且自认准备充分的他,心魔频频叠生。

  原来从神识关结束的刹那,他就遭遇了外魔的攻击。

  连涤尘护心丹的吞服过程,都只是一个假象。

  再一看时间沙漏,陈平微微一叹。

  心魔历千年,实际上只过了不足一月罢了。

  “轰隆隆”

  头顶上空,突然乍起了一声惊天霹雳。

  六重雷劫,紧随而至!

  “去。”

  陈平一指丹田,褐丹悬飞而出。

  他的表情立刻变得呆滞起来。

  “心魔幻境的影响太可怕了。”

  陈平脸皮一抽,把褐丹重新收了回来。

  因为刚刚的那一瞬间,他打算释放元婴抵御雷劫!

  看来渡劫之后的首要之事,便是清明本心,破除千载幻象带来的影响。

  陈平心中正在思量,周围的天地元气激荡下,更高处的雷鸣声再次传来。

  整座小岛都在剧烈的摇晃。

  神识穿透厚重的山体,他看到了那天空之上,覆盖了数十里方圆的巨大雷电旋涡。

  陈平挺身而起,大片的青色灵光乍然闪过。

  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现在了火山之巅。

  虚空中的那团劫云里,轰鸣声震天动地,一道道银弧弹跳不断。

  那稍微打落的边缘雷球,都犹如一件暴躁的极品道器,在海面炸开了十几丈高的波浪。

  乌云的中心,那耀眼的雷光更是变成了紫白之色。

  传出一阵心惊肉跳的气息。

  ……

  百余里外,一艘大型灵舟悬于海面。

  甲板上,隐约可见数道人影,直勾勾的盯着天际。

  “二叔,火山那边是起了什么天象吗?”

  一名练气九层的年轻修士满脸煞白,惊慌的道。

  待他把目光艰难的转向二叔,却发现他老人家早已胡须发颤,眼里闪烁震撼之色。

  年轻修士心中一咯噔,难免多想了起来。

  他二叔可是筑基大圆满的高手,在家族里的实力仅次于老祖。

  可连他都面显畏惧,莫非岛上有一头雷属性的三阶妖兽兴风作浪?

  “这雷云的威势……”

  老者呼吸一滞,不由自主的呢喃道:“是有前辈在渡金丹劫!”

  “六重雷劫?”

  后方的几位练气小辈一个个惊的目定口呆,都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一众练气晚辈知道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

  “轰!”

  四道粗大暴戾的雷光径直落下,纵横交错。

  附近的雷灵气也一同沸腾起来,穿越百里空间,震的灵舟咯吱作响。

  “快,再退五十里!”

  老者大喝一声,下达了命令。

  与此同时,一道身披银辉的人影迎风而上,一拳轰向了天雷!

  “体修前辈?”

  老者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果然,四道散发恐怖威压的天雷,在那人影的简单一拳中,和脆弱的薄纸一样,一轰就散。

  ……

  一重、二重、三重、直至六次天雷过后,劫云渐渐的消散干净。

  灵舟上的一群修士已看的心态麻木。

  后面几层的天雷,蕴含的威力明明在成倍增长,可依旧被那位渡劫的前辈一拳轰掉。

  什么时候雷劫都变得这般容易了?

  “元燕海域,从此又新出一位金丹大能。”

  老者咽了咽喉咙,话语里短短的十几字都在抖动。

  ……

  “最后一道天雷,足以轰碎任何的极品防御道器。”

  这边,陈平单脚点下,缓缓降落于山巅。

  雷电的余波在身上一闪,彻底消失。

  前五重雷劫,完全是在给他挠痒。

  唯有第六重,令他产生了一丝麻痛。

  倒不是他自视甚高,如果连金丹肉身都扛不住六重雷劫,其他的元丹修士,大可以放弃渡劫,等着坐化算了。

  当然,雷劫对他的伤害微乎其微,也就代表着失去了洗经伐髓的效果。

  有得便有失,莫过于此。

  雷云散去的同一刻,整个灰濛濛的天空嗡鸣声大起。

  四周的虚空一下寸寸破裂,一副马上崩溃的样子。

  陈平面上一喜,二话不说的一拍丹田,将褐丹召出体外。

  下一刻,褐丹上骤然卷起一股和天地近似融为一体的浩荡气息。

  黑压压的乌云顿时就为之一散。

  一根根蕴含某种神秘规则之力的晶丝凭空凝聚,将褐丹包裹的严严实实。

  轰隆隆的巨响不绝于耳,仿佛正在孕育什么东西。

  一盏茶的功夫后,那已形成巨大光茧的晶球“啪”的一爆。

  一枚三寸的浑圆丹丸破光而出,金芒四射,把海水硬生生的染成了纯金之色,绚丽无比。

  “夙愿已了,但金丹,只是一个开始!”

  陈平面无波澜的一招,将金丸拢于手心吞入腹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