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诅咒之王真好养 > 第26章 第 26 章

第26章 第 26 章


人类的身体比想象中要好用, 尤其是一个陷入濒临死亡的恐惧中的身体。

其实如果根据人类的意志来判断存活标准,那么厄里斯占据的其实只能算得上是“尸体”。

他也不想的。

最理想化的状况是等恢复到足够的力量之后重新「诞生」一具实体,但出于某种原因, 在力量尚且不足的时候他就被「唤醒」了。

谁想在摆脱那种朦朦的感觉之后从一具“尸体”上醒来呢?而且这具“尸体”也太小了点, 初步判断不会超过十二岁。

年龄小姑且不提, 厄里斯在他脑海中读到的记忆更是少得可怜——

陪练,出任务, 陪练,睡觉……以此循环

唯一的娱乐活动可能就是对着那个叫禅院甚尔孩子口嗨,还是很怂地隔着好几米远口嗨,这次好不容易近了一点点,结果就被按着锤。

然后被锤没了。

而下了重手的, 这个叫做禅院甚尔的孩子似乎是咒术师里的异类——其实根本不能将他称作咒术师,他是一个生来就完全没有咒力的人类。

这让厄里斯稍微有些在意。

要知道, 在以前是绝对不会存在没有咒力的人类的, 只要人类存在, 诅咒就不会完全消失, 这是他能够浪上天也不怕翻大车的基础。

所以, 如果全人类都变成了伏黑甚尔的样子……

毫无疑问, 厄里斯在这个世界就完全呆不下去了。

禅院甚尔没有接他的话,显然他也意识到了有哪里不对,用他为数不多的经验来看, 如果不是特殊的术式, 人类绝对不可能在重伤后痊愈得这么怪异。

也不会有傻逼在被锤了之后立刻变成另外一副样子这类的案例。

他虚起眼, 试图做出判断。

在无数可能中, 最大的可能性是“寄生”——以前也有这样的例子, 寄生型的咒灵也不少见。

说实话, 甚尔是判断不出来的,他的体制非常特殊,没有咒力,只是极限加强的身体让他能够看清咒灵这类的存在。其他与咒力相关的东西则无法观察。

但根据周围咒术师的表情,他们能从咒力属性等等方面做出判断……应该是没出什么问题。

但性格方面不太对劲……

刚这样想着,禅院琉生又摆出了那副嘲弄的表情,他这次走近了,让甚尔能看清他的脸。

禅院甚尔对别人的表情向来敏感,几乎是立刻,他发现了差别。

禅院琉生有禅院家典型的细薄眼皮,眼睑耷拉着一半盖住大半部分眼瞳,在皮笑肉不笑的时候眼尾微微挑起。

之前的那股蠢劲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非常微妙的矜傲。

他走到甚尔面前,对这个刚才施展暴力的恶徒丝毫没有戒备,或者说,对方浑身散发出的另外的感觉将其他所有的东西都盖过了。

他的手腕被禅院琉生直接伸手扣住:“走吧。”

甚尔的视线不留痕迹地在他的眼下的阴影边掠过,竟然没有叫他滚,而是挑眉问:“什么?”

“不是说了吗,所有的小少爷都去了家主那里。”禅院琉生无不恶意地说,“甚尔少爷怎么能不去呢。”

“诶!”周围还没走的人下意识伸出手想要阻拦,脸上还露出了有些不忍直视的表情——对禅院琉生二度被打的不忍直视。

厄里斯倒是没有这样的顾虑,挨打是不可能挨打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挨打的。

拉禅院甚尔一起过去的原因也很简单,他想要知道自己能突然醒过来的主要原因,这需要探查关键情报,有禅院甚尔这么一个靶子的话,基本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

并且,他对在御三家生活的完全没有咒力的人类很好奇。

的确有大事发生了。

“你确定?是哪里的消息?”

“事到如今你还需要什么确切的情报才能确认吗?在那瞬间别说你没感觉到。”

“……该死,为什么是五条?”

“那个孩童……至少可以确认是六眼了没错吧?”

“可我们这一代禅院根本……”

厄里斯和禅院甚尔到了议事的庭院,这里围坐着一堆人,和往日里的肃穆风格不同,现在禅院能说上话的大人物全都乱糟糟地来往踱步,不时伴随着激烈的交谈声。

他们的混乱到甚至没有注意到往日里的“废物”也到了这里,厄里斯和甚尔就像混迹在溪流中的两颗细小的鹅卵石。

“甚尔君听出了些什么?”

“你问我?”禅院甚尔双手拢在袖子里,没什么表情地斜睨着眼,“是你要来的吧。”

厄里斯点头:“我想听听中立一点的‘禅院’的意见,而不是那群老家伙的废话。”

没料到厄里斯现在连装也不装,甚尔不留痕迹地打量了他一眼:“那你找错了人,整个禅院里唯一不算‘禅院’的人就在你面前。”

“唯二。”厄里斯说。

禅院甚尔一顿。

这话说得有一种奇怪的隐秘感,莫名地将可以算作把柄的东西直接定型成了两人之间的秘密。

像是某种秘而不宣的纽带。

——要不要把祂交给禅院的人。

这是甚尔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个选择。

在情况有些敏感的当下,“禅院琉生”的非典型异常一定概率会受到关注,但更大概率是提出这一点的人自讨苦吃。

为什么会觉得禅院琉生异常?因为刚才他直接从濒死状态复原,性格大变。

为什么会濒死?因为禅院甚尔动手了。

为什么要动手?因为对方提出要带他去庭院集合。

问题到这里就不会再继续问下去了,除了带有刻意的侮辱性外,禅院琉生没有在禅院的规矩中做错任何事。

——立刻离开还是暂且和这个身份不明的人呆在一起。

这是甚尔面临的第二个选择。

……

厄里斯差不多搞清楚了现状。

一切异常发生的源头其实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一个新生儿的诞生。不简单的则是新生儿本身,一个天生继承了五条家的六眼的婴儿,诞生即足以改变咒术界格局的磅礴咒力……

可以说是以一己之力将日益衰微的咒术界向上抬了几个台阶。

于是,厄里斯苏醒了。

但是吧,这个苏醒就很尴尬,咒术界的突变并没有带来能让厄里斯直接重拟身体的力量,导致他只能用别人的身体。

看着自己手掌心的纹路,厄里斯收合手掌,和使用自己身体不同的控制感极其陌生,这具身体无法做到百分百的精细控制,存在大量的操作空白。

不知道等五条家的那个孩子现在是什么情况,等他长大一些后自己的情况会不会好一点。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完全超出了他和修普洛斯预料的方向。

要么彻底复苏,要么确定无法复苏,转而跑路去其他世界,这是他们预想中唯二的两个可能。

结果因为一个新生人类,硬生生打出了第三条可能线。

人类还真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带来意外啊。

听得差不多后,厄里斯对禅院后续的打算没有了半点兴趣,在转身打算离开前,他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琉生!”那个看起来和这具身体差不多大的人朝他挥手,见他在原地没有动,左右张望了一下其他禅院后向他跑来,“家主大人说已经没有我们的事情了,去训练场吗?”

在看见厄里斯身边站着的禅院甚尔后,对方脸上露出了厌恶的神情,伸出手拉过厄里斯:“这个废物为什么也在这里。”

他似乎是和“自己”交好的禅院一员,名字暂时想不起来,不过也没必要记住。

对方散发出来的感觉很微妙,畏惧和高人一等的鄙视混在一起,诞生出了厄里斯鲜少接触过的负面情绪。

害怕一个自己看不起的“废物”……果然是时代不一样了吗,人类都变得这么花里胡哨的。

厄里斯放任这个人类拉着自己往另一个方向走,走之前他还看了眼在原地没什么表情的甚尔,那双绿色的眼里正在思考着。厄里斯朝他无声地说了句什么,然后毫无留恋地转头离开了。

“虽然家主还没说什么,但看现在的情况,他们应该会加大对我们的训练吧……哎,这有什么用,那是六眼,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继承到生得术式啊。”

厄里斯回忆了一下禅院的术式,似乎是……

“十种影法术?”

“是啊……不过琉生你为什么突然和那个废物呆在一块,你不是一直很讨厌他的吗。”

“禅院甚尔。”厄里斯慢慢念出这个名字,并如预料中一般,对方在听到这个名字后厌恶地皱起眉,“整个禅院,你觉得能打败他的人有几个?”

“那种没有咒力的人根本——”

“同龄人来说,零。”厄里斯回想了一下刚才见过的那些人,“即使算上长辈也差不了太多,但‘我们’将这样的人类称作废物。”

“那是因为他……”

其实厄里斯并不是很理解这些咒术师对相传术式的追求,平安京的时候也是这样,御三家的人对术式的传承极其看重,不过当时有那群和他们同样追求的阴阳师,当大家都一样的时候,特殊都变成了一种普通。

以前他和安倍晴明聊过这个话题,晴明认为这是人类追求稳定的一种发展手段,在原先的基础上逐步变强。厄里斯则觉得这种扼杀了大半可能性来求稳的行为……不太符合人类的发展规律。

最后以两个非人类对人类的连连叹气告终。

好复杂,你们人类在一些奇怪的层面真的好复杂。

这个禅院后面还说了写什么,厄里斯没怎么听。在前往训练场的一个拐角他停了下来:“替我请个假,我今天不去训练了。”

“怎么了?”

“有些在意的事情要去处理。”

厄里斯回到在禅院琉生的房间里,静坐了一下午,等到夜色降临,喧哗的宅邸成为沉闷的棺材。现代的天空比千年前要浑浊不少,即便是这样无风无云的夜晚也看不见星星。

没有了阴阳师争夺资源的现代,御三家却没有发展起来,空气中的咒力稀薄得可以忽略不计,说不定这就是禅院甚尔诞生的契机之一吧。

仔细想想,这其实很奇怪。

咒术逐渐被普通人稀释,明明还没到自己复苏的条件,却因为一个打破规格的“五条”,让自己不得不以人类的形态降临,稳定遗传到现在的御三家里,却有完全没有咒力的人类出生……

「就像是一个为了围剿你而特意制造出的时代呢,厄里斯。」

脑海中的修普洛斯给出了和厄里斯完全一致的结论。

「不过你确定他回来吗?他完全是一副不想和你扯上什么关系的样子。」

【他回来的。】

正如厄里斯所想的那样,当院子的的蝉不再鸣叫,明明没有风,屋内的烛光却一闪一闪的时候,他看见了屋外逐渐走进的黑影。

“我要去看看那个‘五条’。”

厄里斯撑着下巴注视着站在屋檐下的男孩,“和我一起离开禅院吧,甚尔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