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我在绝地求生当混子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有人划水

第三百二十九章 有人划水


  “Z1G_c4enS使用M762淘汰了AF_EJ”

  “死完死完死完。”陈枫不算及时的补上了枪。

  为什么说不算及时,是因为赖景天被补了以后他才堪堪赶到,没有把赖景天从EJ的枪口下救回来。

  “我的我的,我忘了跟你说慢一点了,我在后面补不到枪。”解决掉EJ,陈枫回过头来充满歉意的对赖景天说道。

  “没有没有,我的,我不该急的,我看你们在后点就想第一时间把他给清了。”赖景天也一脸的懊恼。

  “诶,他们好像是被北边逼着过来的,你们小心头上啊,这个圈他们北边进不去可能盲扎我们这里。”薛逸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提醒道各位。

  “好像动车了!!!我听到在往我脸上开!”薛逸话音刚落,林梓豪那边就发现了动静。

  他原本是顶在队伍前面的,但是因为AF开车绕了一下,队友圈都拉出去了,打AF的时候,他反而成为后点了。

  结果现在头上的队伍想要来撞他们,他就又莫名其妙的成了队伍的前点,对于头上队伍的动静,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

  “okok,听到了听到了。”

  “头车能扫吗??扫头车!!有两个人。”

  “能能能。”

  “掉一个掉一个。”

  因为打AF的时候Z1G早就拉开了枪线,所以对于别的队伍的这一波撞点,自然是能够招架下来的。

  “Z1G_c4enS使用M762击倒了GRF_Asura”

  “倒一个!!副驾驶的倒了!!”

  陈枫率先拿下对方的一个人头。

  “车开屁股后面去了,太远了我扫不到了。”

  看着开远了的汽车,薛逸表示爱莫能助。

  “Z1G_40d9qa使用M762击倒了GRF_Hwan2da”

  “倒一个,头顶坡上倒的!!”

  很快,林梓豪那边也传来捷报。

  “没事没事,车我能修脚,我刚扫了两枪的。”

  “Z1G_c4enS使用SLR击倒了GRF_Minsung”

  “倒了倒了,开车的那个。”

  刚才汽车开过来的时候,近点石头后面的林梓豪第一时间没有将他给扫下来,还是后面补枪的陈枫出手才将他给拿下。

  看见队友倒地,对方的枪线还分的这么散,GRF的人肯定不敢就这么停车反打,只能选择往远处开。

  好不容易开过了陈枫他们火力覆盖的范围,他将车停在一旁,用车做掩体,跳车下了汽车的另一侧,开始趴着打药。

  不过陈枫显然不想就这么放过他啊,开镜以后没有去瞄准车身,反而八倍镜开镜以后将准心一栋到了车底盘的位置。

  虽然有草遮挡了汽车地盘下的光景,但是陈枫并没有因为有草遮挡视线就放弃瞄准。

  在准心差不多挪到地盘的位置的同时,他出手了。

  7.62的子弹滑出SLR细长的枪口,从汽车地盘的空隙射了过去。

  途中划过草地上面的草,要么被子弹给射穿,要么被子弹带起的强劲的风给吹的连根拔起。

  加上之前开车的时候他就挨了陈枫两枪扫射。

  残血的他自然是顶不住这一发子弹的伤害。

  “还有吗?”看着右上角接连的信息,薛逸反问。

  “没了没了,不对,还剩一个,没露头过。”陈枫下意识的肯定,不过当即又反应过来刚才自己打倒的人不是直死。

  “还有一个,反坡后面,我听见开枪了,大概......四标。”沉吟了一下,林梓豪标出了对方的大概位置。

  只不过奈何有反坡的阻碍,他们第一时间都互相看不到对方。

  不过很快,他还是被林梓豪配合上陈枫的远点架枪给解决掉了。

  “哎哟,怎么有人划水啊?局外人是吧?”解决掉了GRF最后一个人,陈枫舔包喝饮料,还不忘嘲讽一下薛逸。

  “......”

  薛逸被怼的说不上话,理都不理他。

  “这微博杯冠军是不一样吼,装高冷是吧?”陈枫继续在一旁输出。

  反正五圈他们这边基本没什么事了,闲着也是闲着。

  “你要这么说,那我可要跟你说说微博杯最后一把夺冠的故事了~”薛逸听到陈枫调侃自己,也不挣扎了,直接摆烂。

  “别微博杯了,南边PeRo快打完了,看看有没有人头能K的,PeRo好像就剩个xdd了。”听到薛逸似乎准备开始他的长篇大论,赖景天赶紧阻止道。

  “ok。”

  “那你们盯,我看圈里。”

  “我跟你我跟你。”

  因为南边的架已经打的接近尾声了,两支战队都已经是强弩之末,就让陈枫一人盯一下就行了。

  刚好南边的xdd苦于和OPGG的近战中,陈枫的盯防算是帮他缓解了一波燃眉之急。

  PeRo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多一个远点枪线帮自己架OPGG总归是好的。

  陈枫当然不知道xdd怎么想的,他是觉得南边有靶子,那为什么不抽?

  很快,配合着xdd近点的击倒,陈枫将他击倒的人头给抢了。

  “Z1G_c4enS使用SLR淘汰了OPGG_Alphaca”

  6 kills

  算上林梓豪的两个淘汰以及薛逸的两个淘汰,这一局Z1G不知不觉间已经拿到了十个淘汰了。

  至于赖景天......前期忙着转点拿信息,一直没机会抽靶拿人头。

  刚才好不容易能杀一个AF的涨涨kd,结果还被对面给抓timing连打带补了。

  哎,指挥的位置不好坐啊~

  一边手举起来反抱着电竞椅的头枕,赖景天无奈的想着。

  陈枫盯南边,剩下两人盯圈里,赖景天及时打断他们的交流自然是有道理的。

  这个圈既然GRF能来撞他们的点,那就说明,北边的队伍或者说圈内的队伍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过。

  当然了,五圈的阶段,场上没有位置的人或者说不想和对方当邻居的人大有人在。

  从GRF的撞点就能多多少少看出来一点,他们的撞点也是被逼无奈,毕竟有位置可以待的话,谁也不想五圈了被迫盲扎。

  “圈中心没动静啊?”拿着六倍镜往圈中心看的薛逸纳闷道。

  按理来说五圈了,没人撞你圈中心,但是至少你抽靶也要给点动静吧?

  “我往上摸了。”林梓豪见圈中心没动静,决定顺着U型山的反坡往别不摸过去看一看。

  “诶你小心能抽到你!!”薛逸回头提醒道。

  “没事,圈中心没动静,估计北边塞了一部分人,刚才GRF就是被逼下来的。”赖景天从薛逸的视角看过去,冷冷清清的圈中心,一点响动都没有。

  奇怪啊?

  不应该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