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软萌o人设又崩了 > 第12章 特工妙妙

第12章 特工妙妙


夜里c市又下起了大雨,祁妙撑着黑色的雨伞站在雨中等车。

灰色的车子停在路边,司机笑眯眯地放下车窗,和蔼地对祁妙说:“同学,你打的车?”

乍一看,这人还挺面善。

但这是一个人贩子小头目,也是边塞星最大的人口贩卖作案团伙的一员,多次利用打车软件行凶,专挑漂亮单身的男性omega下手,把omega卖到边塞星球做奴隶。

“尾号2336?”

“恩。”祁妙戴着口罩坐上车,“按导航走就可以。”

“下雨车里闷,你还戴着口罩埃”司机瞥了祁妙的眼睛一眼,露出了怪异的微笑,“我看你长得好像哪个明星,眼睛挺漂亮的。”

他的眼睛圆而大,像猫咪一样,放空的时候就显得无辜。这也是他二十五岁扮二十岁从来没有露馅的原因,也算是老天爷赏的迷惑性武器。

“嗯,都这么说。”祁妙轻声说,“雨挺大,师傅夜里还接活,挺辛苦吧。”

“是啊,工作哪有不辛苦。”司机发现祁妙姿色不错,心里盘算着能卖个好价钱,笑得眼纹都出来了,“你还上学吧?”

“嗯,还上学。”

“那这么晚出去干什么,一个人不害怕吗?也没个朋友陪着你埃”

祁妙听出了这位司机的言外之意,轻轻笑着说:“朋友今天都聚餐,我姥姥生病了,我回家照顾她。”

“哦,那你可真是个好孩子埃”

司机打开雨刷,放在手刹附近的擦汗毛巾喷了高浓度乙-醚,他眼神极其不自然地向后看了祁妙一眼。

祁妙一动不动地低着头玩手机,看上去毫无防备,纤细的脖颈上,腺体散发着甜蜜的橙花香气。

车子在十字路口开向郊区,雨水冲刷着车窗,让人看不清楚窗外的路。

祁妙戴了特工特制的隐形眼镜,见地图上的小红点逐渐往城市边缘移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师傅,您是不是走错了路埃”

司机从后视镜窥探到了祁妙秀丽的侧脸,眼神已经露了凶相,他笑起来,眼角的皱纹狰狞可怖。

“这儿修路,我绕个远,不多收你钱。”

“这里是花湖路,和我定位的目的地是截然相反的方向。”祁妙咬着嘴唇,装作十分害怕地拍车窗,“你想做什么?1

“还挺聪明,但你运气不好。”司机哈哈大笑起来,笑声诡异瘆人,“你是我今晚的猎物,你跑不掉了1

司机正想抓起毛巾行凶,却发现毛巾已经不翼而飞了。

他刚想回头,祁妙迅速用左臂死死地勒住了他脖子,快要180斤的男人被他完全压制住了,这招锁喉术可以让人在20秒内迅速失去意识,祁妙心里开始倒计时,在司机即将昏过去的时候,他松了手。

司机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他大脑一片空白,回过神想拿枪,却发现枪不见了。

一根和头发丝差不多细的铁丝在他的脖子上缠绕了一圈,他稍微一动,脖子就渗出了血丝。

“消-音-器都不装。”祁妙拿着司机的枪玩,强迫壮硕的中年beta仰起头,“把车开去你团伙所在的地下工厂。”

这男人动弹不得,抖动着嘴唇说道:“那里都是我们的人,你去是送死!他们全副武装,苍蝇都跑不掉。”

祁妙警告面前一米八多的壮汉:“你不想开车也可以,但我开的话,你身上就不会这么……完整。”

司机的冷汗从鬓角流下,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纤细漂亮的omega压制住,握着方向盘的手已经全是汗。

祁妙的手指缓缓摸过他的衬衣,一件一件地搜过去,终于找到了一个硬币大的报警器,扔出了窗户。

凌晨四点,祁妙回到了下榻的酒店。

今天的任务没难度,完成的还算顺利。

他用了一块蜜桃味的浴球,洗完澡已经四点半了。

早上他有戏,五点半就要化妆,算了下时间,他索性不睡了,坐在窗台边抽了根烟提神。

【林雅】:组长,人都救出来了,你放心吧,我们也准备回去了。

【祁妙】:辛苦了

他把通讯器放下,换回自己常玩的手机,看到了昨晚魏星渊给他的最后一条回复。

【魏星渊】:真不疼了?

祁妙已经错过了最佳回复时间,他有点懊恼,心想魏星渊也不知道生没生气。

早上他顶着黑眼圈去了片场,他皮肤白就显得像只小熊猫。

化妆师吃了一惊,说:“祁老师,你昨天熬大夜了?”

祁妙点点头:“失眠了。”

“我让白哥给你买杯咖啡?”

“不用了,一会儿就清醒了。”

平日里精力充沛的时候,祁妙倒是经常喝咖啡消遣,真熬夜了,他反而怕心脏受不了,不敢喝。

祁妙今早来的最早,冷逸来了之后他已经化完妆了,冷逸没发现他的疲惫,还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说大新闻。

“哇靠,人贩子终于被正义的帝国军人逮住了,真是大快人心啊!你没看新闻吗?那些被关着的omega好可怜啊,有的都精神失常了1

祁妙闭着眼睛休息,心道这伙人的头目落在特工组手里,过不了几天也得精神失常。

冷逸小媳妇似的轻轻推推祁妙,委屈地说:“祁妙,你怎么不理我埃”

“听到了,正义的帝国军人逮住了人贩子,摧毁了人贩子大集团。”祁妙睁开眼睛看向冷逸,“冷老师,你昨天发我的链接有病毒,你知道吗。”

“嘻嘻你看啦!怎么样那alpha是不是很猛?他超大的。”

“戒色就是增财。”

“哎呀,人家就是好色嘛。你要追随omega的天性,那是我们的本能呀1

“追随本能。”祁妙轻轻重复了一遍,“冷老师,那个……那个大有什么特别吗。”

冷逸嘻嘻一笑:“等你发情期不用抑制剂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大有多好。”

祁妙从衣帽间换好衣服出来,魏星渊也来了。

他离着好远就笑着跟祁妙打招呼,走近了还神秘兮兮地说:“妙老师,给你看个好东西。”

祁妙疑惑地仰起头:“什么好东西。”

魏星渊张开手,吹起了手掌里的一捧梨花,花瓣飘到了祁妙脸上和头发上,衬得一身白衣的祁妙格外清纯。

魏星渊露出小虎牙说道:“一会儿要演这一幕,我先练习一下。”

花香停留在空气,魏星渊对昨晚祁妙没回他消息的事情只字不提,只是勾起嘴角坏坏地笑了笑。

他有种介于男人和男孩之间的奇异魅力,身上的白檀味清新好闻。

娱乐圈颜值天花板的美色果然有着治愈的力量,方才还劝冷逸戒色的祁妙有点懵,心跳都加快了几分。

祁妙眨了眨眼,说道:“……好幼稚埃”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可爱,魏星渊笑眯眯地看他:“你觉得我幼稚,还是剧情幼稚啊?”

祁妙没回答他这个问题,他本来想逃走,又忍不住解释:“……昨晚我太累了,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忘了回你消息。”

魏星渊“噢”了一声,半开玩笑地说:“嗯,态度不错,还知道解释,有良心啊~”

祁妙一时间不好意思,又陷入了无言。

魏星渊闻到了祁妙身上一点点残留的烟味,混合着桃子的香气格外可疑。

“你会抽烟?”魏星渊看出了祁妙的疲惫,“昨晚没睡好吗?”

“偶尔抽一根。”

想起魏星渊不仅关注了他,还买了他那么多优酸乳,是他真爱粉,祁妙突然有些愧疚。

让自己真爱粉窥见元气爱豆抽烟喝酒不修边幅的真相,也挺残忍的。

祁妙抬头看向魏星渊:“魏老师,我跟你想象的那类人可能不太一样。”

魏星渊笑着说:“我偶尔也抽,这也没什么。”

祁妙不知怎么解释自己不止是人设的问题,他沉默无言地看着魏星渊,扑扑卷翘的睫毛。

魏星渊取下祁妙发梢沾着的梨花花瓣,说道:“我倒是觉得你本人比人设更可爱。还没吃饭吧?你经纪人拿着早饭过来了,你快去吃饭吧。”

祁妙又是一怔,他背过身的瞬间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脸,还真有点热。

以前他被很多人夸可爱,也不会害羞的。

上午的戏拍完,祁妙午饭都没吃就回酒店睡觉去了。他一觉睡到晚上九点,睁开眼拿着手机看了看新消息。

【白鹭】:妙老师,不吃饭吗?

【白鹭】:你不会还在睡觉吧!什么情况,昨晚金主来了?

【白鹭】:敲门你也不开,富婆在你屋里???

【祁妙】:是啊,主人的任务罢了==

没过多久,白鹭提着麻辣香锅来送饭,他进了祁妙的房间就先转了一圈。房间十分整洁,他什么都没发现。

“找我偷偷藏的富婆呢?”

“哪有富婆埃”

祁妙露出小虎牙:“那你找不到的,富婆已经走了。”

白鹭打量穿着淡蓝色丝绸睡衣坐在被子里的祁妙,突然觉得自己的艺人又白又瘦好可爱,赞叹道:“不错,多睡点觉才漂亮1

“你可以走了,我要开始自娱自乐了。”

“这就走这就走,妙老师你真跟个猫似的,这么喜欢独处。”

祁妙已经习惯了白鹭跳脱的脑回路,白鹭关门走了,他坐到桌边刚刚打开盒饭,手机传来了滴滴声。

是魏星渊的小猫咪头像在跳动。

【魏星渊】:睡醒了没?我爹地刚刚来探班,送了些朗姆星球的奇异水果来。你不是喜欢吃甜的,我给你送一些。

而差不多同一时间,祁妙的直系上司菲菲公主也发来了消息,“富婆金主”还真来找他了。

【公主】:q,十点过来汇报工作。

在魏星渊二十年当儿子的经历里,他爹地徐星晓的假最长不会超过十天,这十天还极有可能是和爸爸去欢度发情期。

徐星晓是领域内的核心人物,很多事情离了他就不能运转,徐星晓提前结束假期回来,魏星渊丝毫不意外。

停在酒店地下停车场的黑色轿车车牌234开头,这是属于银河帝国军事基地的号码。徐星晓是无党派人士,但一直为军方做核物理和量子物理方面的实验,他刚回c市就和丈夫一起来给儿子送旅游买的奇异水果和那只叫月亮的小猫咪,过会儿又要去实验室了。

这种转基因水果甜的发齁,徐星晓和魏星渊都喜欢,魏驰就不太感兴趣。

魏星渊提着猫站在路边,猫箱里的月亮闻到熟悉的白檀味,已经激动的喵喵叫。

“有什么进展吗?”徐星晓好奇地问,“你跟妙妙一块儿出来玩过没?”

“暂时没有。”魏星渊说,“刚认识,还没那么熟。”

“真菜,我二十岁都跟你爹地结婚了,哦,你爹地二十岁都怀你了。”

魏驰下车,搂着徐星晓站在儿子面前。老帅哥一脸臭屁:“看看,拥有美貌omega才是成功alpha的象征,你有吗?”

虽然说性格和头脑更像爹地,但魏星渊长得很像魏驰。

由于生孩子早,双亲都才四十岁,魏星渊和他们的相处模式更像是朋友。

魏星渊遗传了父亲的长相和爹地天才的头脑,从小沐浴着爱在幸福美满的家庭里长大,也算是上帝的宠儿。

“爸,你可以以后跟你孙子炫耀去。”

“哟,还孙子?你先追到人家再说吧。”

“你就是在胡乱出招,才几天呀,慢一点也挺好的。”徐星晓拍了下魏驰的手,“魏驰,你整天就没个正经,阿渊要是像你,那也太狗了。”

“你以为这小子不狗?他坏着呢。”魏驰呵了一声,“alpha都一个样。”

“阿渊,我跟你爸爸先回家了,你水果分给同事吃,周末回家让你爸爸给你做好吃的。”

“恩,好,你们注意身体。”

魏星渊送走了双亲,低头看了眼手机,神奇妙妙回他消息了。

【祁妙】:回公司有点事情,我不在酒店。

魏星渊一时间分不清楚祁妙是在吊胃口,还是真没时间。

他思索了几秒钟,祁妙又发来了一条。

【祁妙】:我回来就去找你拿水果。

【魏星渊】:好的

祁妙匆匆忙忙去了趟公主府,汇报完工作,又领了新的任务。

公主是看着他长大的恩人,要不是五岁那年公主把他领回首都星,他还在边塞捡垃圾睡桥洞,像条可怜兮兮的小狗。

他也是命大,不到一岁就没了爹妈,后来辗转在各种人屋檐下,风里雨里流浪,竟然也活到公主找到他。

谈完公事,公主又拉着祁妙的手坐下:“妙妙,娱乐圈那么多帅哥,谈没?”

祁妙说道:“没有。”

公主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工作是工作,谈恋爱是谈恋爱,你也不小了,该找对象谈啦。”

她身边那只比祁妙脸还大的名为彪老师的鹦鹉,也雄赳赳气昂昂地学主人说话:“谈——没?”

“你身边也有挺多优秀的alpha呀1公主拍拍祁妙的大腿,“再不谈我要给你介绍相亲对象了啊1

祁妙笑了笑,心道特工这个职业这样危险,谈恋爱太不方便了,说不定还会祸害身边亲近的人。

“公主,我先走了,晚上还有点事。”

公主本想留他吃个夜宵,追到门口还在嘱咐:“抑制剂哪有alpha好用呀,鹦鹉都催你找对象了,你可听到了,这是大自然的语言。”

鹦鹉又来了一嗓子:“谈没?”

等祁妙出了门,公主的小儿子叶言才笑着对妈妈说:“也许人家有一块儿吃夜宵的伴儿,才着急回去呢。”

“怎么可能1公主完全不信,“祁妙这孩子都快成老干部了,我都替他着急。”

叶言抬眼,说道:“但今天祁组长身上有一点点alpha信息素,好像是木质香调?”

公主:“啊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