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软萌o人设又崩了 > 第5章 热搜的夜

第5章 热搜的夜


祁妙用冰块敷着自己微微发热的脸,心道魏星渊这小孩儿信息素竟然有点好闻。

至少他闻过了这么多alpha信息素,这是他目前为止最喜欢的味道。

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尾椎上升,祁妙母胎单身二十五年,自打分化就用了高浓度抑制剂,出任务也没遇到这种情况。

让他有这种奇怪感觉的,魏星渊是第一个人。

冷逸接了杯热水进来找他,说道:“你刚刚是不是不舒服?”

祁妙弯着眼睛看冷逸,说道:“你给我接热水,你果然是暗恋我埃”

冷逸冷笑一声:“你这人这么讨厌,谁能暗恋你啊?”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认可祁妙有那么点奇异魅力,长这么可爱,性子却像个alpha。

回想起魏星渊看祁妙的眼神,他突然觉得,魏星渊还真有可能暗恋祁妙呢。

祁妙最喜欢逗这种软软的钢铁直o,他接过热水放在桌上,搂住了冷逸的腰似笑非笑地说:“冷老师,你想跟我做朋友啊?”

冷逸脸都红了:“谁要跟你你你做朋友啊1

祁妙继续逗他:“刚才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开男高中生的黄腔呢,现在这么纯情。嗯,我闻闻,冷老师信息素是西瓜味?”

魏星渊提着热奶茶站在祁妙化妆间的门口,没进门就远远地看到两个omega抱在一起。

他和冷逸四目相对,笑着说:“……打扰了哦。”

冷逸不经逗,脸红得像一只熟透的虾,倒是给方才有些脸红的祁妙打了掩护,他跳起来站好,祁妙站起身接过魏星渊的芋圆奶茶,似乎已经忘了刚刚自己被魏星渊的信息素影响。

他说:“我逗他玩呢,别误会。”

他把另一杯奶茶在冷逸眼前晃了一下,说道:“冷兔,你还减肥吗?”

“我叫冷逸1

冷逸抱着奶茶跑了。

魏星渊目光带着歉意:“之后的拍摄,我会努力控制我自己的信息素的,一开拍就让你不舒服了,对不祝”

他经纪人key哥也跟了过来,十分抱歉地说:“祁老师,不好意思埃”

“恩?你们好严肃埃”祁妙的表情稀松平常,“ao拍戏这种事常有,你不用觉得抱歉。”

祁妙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反而让魏星渊更加焦躁。他开始担心,祁妙是不是对所有alpha都这样不设防?

魏星渊眸子沉了沉,笑着说好。

key哥对祁妙的性格有些意外,他出了祁妙的化妆间,对魏星渊说:“没想到啊,他脾气倒真好,我以为他私底下会非常娇气,毕竟他比赛那会儿经常哭。”

“嗯,那应该是公司安排的人设吧。”

key哥啧了一声,说道:“确实,他本人和元气满满四个字真是不沾边埃舞台上蹦蹦跳跳比心营业的时候多有活力?我头一回见反差这么大的小孩。”

魏星渊想起祁妙拿着魔法棒转圈圈,情不自禁地弯起嘴角。

晚上收工,魏星渊回到酒店冲了个凉水澡,坐在酒店的窗边抽了根烟。

他看了眼手机亮起的来电显示,忙接了起来,说道:“徐老师。”

“阿渊,今天已经收工了?”

手机那头的声音又年轻又甜,正是魏星渊的omega爸爸徐星晓博士。

徐博士是物理方面的专家,才四十岁,已经研发了堪比神迹的多项武器,为帝国军事领域做出了卓越贡献。

他这个等级的专家都属于国家资源,走到哪里身边都有保镖保护,他本人也低调,从不抛头露面。

“嗯,收工了。你呢,去哪儿玩了?”

“你爸爸非要去朗姆星球的水母博物馆看电光紫水母,多大人了还看水母呢,以为自己派大星吗?”徐星晓话锋一转,“我听你爸爸说,你要演狗血剧?”

“恩,《豪门小妈》。”

“这名字……我那会儿没听明白,还以为你爸爸给你找了个小妈呢。”

“那爸爸哪敢埃”魏星渊笑了,“剧本是挺狗血的,把峰叔叔和key哥都气坏了,他们主要是怕你受不了,我说你喜欢看狗血剧,他们还不信。”

“狗血怎么啦?狗血多有意思呀,去年祁妙演的那个《豪门联姻》我还追完了呢。你喜欢什么就演什么,没关系的。”

徐星晓的性子一直温温柔柔,说话声音也温柔。

魏星渊性格随他,学习成绩也随了他。

徐星晓电话那头传来了魏星渊父亲魏驰的声音,魏驰说:“他这回就是跟祁妙搭戏,这臭小子估计想追人家吧。”

徐星晓把手机捂住,小声问道:“啊?真的吗?”

“他手机壁纸都是祁妙,我还不知道他?这小子坏得很,跟狐狸似的。”魏驰发出一声嗤笑,“他演这个剧,铁定是去追人家的,如果不是别有所图,我叫他爸爸。”

“阿渊,和你搭戏的是祁妙吗?”徐星晓起了好奇心,“你爸爸问你是去追他的吗?”

“你们俩,问得好直接埃”魏星渊无奈地笑,但大方承认,“嗯,是想追他。”

徐星晓又把手机拿远,激动道:“哇,魏驰你猜对了1

魏星渊今年二十岁,他的发小们大部分都有了男朋友或者女朋友,alpha和omega因为有信息素的羁绊,早早订下来的也有不少。

自小,喜欢魏星渊的人从来没有断过,但他身边一直没人。

魏驰拿过老婆的手机对儿子说:“魏星渊啊,你钱够吗?不够再给你打点。追omega要舍得花钱,追到了带回家给我们看看,我们肯定不会亏待他。”

和学神妻子不同,魏星渊的alpha爸爸魏驰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学渣。

虽然学习不好,做生意却很厉害,做的还是垄断实业,给儿子攒下了丰厚的家底。

魏星渊披上外套开门,打算去楼下酒店的小超市买点酒喝。

他等着电梯,轻笑着说:“不用给我钱,你们俩好好玩就行。”

电梯门开了,穿着灰色大衣的祁妙抬起头,手里还捧着游戏机。

他看向魏星渊,眼里也有几分惊讶。

魏星渊一愣,抬起手对祁妙打了个招呼。

这时候徐星晓从丈夫手里抢回来手机,不放心地叮嘱:“星渊,你节奏慢一点,别吓着人家。还有,照顾好自己。”

祁妙听着魏星渊电话那头的声音像个omega,心道可能是魏星渊的男朋友。他戴上了耳机,往后退了一步,不该听的绝对不听,得保持距离。

魏星渊余光瞥见了祁妙的小动作,弯着眼睛轻声说:“好的,知道了。”

“那早点睡,晚安。”

“晚安。”

他挂了电话,电梯也下降到了一楼。

魏星渊和祁妙一块儿走了出去,祁妙摘了耳机挂在脖子上,虽然挺好奇的,但什么都没问。

“刚才是我爸爸,他问我拍什么狗血剧呢。”魏星渊主动说,“妙老师,你戴耳机是怕打扰我谈恋爱?”

祁妙有些吃惊,也跟魏星渊开玩笑:“我以为你小男朋友查岗呢。”

“想象力还挺丰富。”魏星渊似笑非笑地反问他,“妙老师懂这么多,是查过岗,还是被查过?”

祁妙还在脑海里搜索魏星渊父母的资料,但对这家人完全没印象,随便扯:“狗血剧里我查岗和被查岗都演过了。”

“你也下来买东西?”

“嗯,买瓶酒喝。”祁妙说,“想喝酒了,楼上卖的种类不多。”

“巧了,我也是。”魏星渊从冰柜里随手挑了两瓶红酒,“这个酒不错,我请你喝。”

祁妙摇头,接过魏星渊手里的酒:“你请我喝奶茶了,这回我请你吧。”

这红酒很贵,祁妙利索地刷卡,账单都没看。

魏星渊走在祁妙身边,突然有些好奇。

“妙老师,我看你也是56年出生的?那我们同岁埃”

那是造假的年龄,祁妙其实是51年出生的。

他抬起头,随口应了一声:“是吧。”

魏星渊又问:“我看你官方生日写得1月1号,我是3月份出生的。这样的话……妙老师是哥哥?”

祁妙心想自己比魏星渊大五岁呢,就应该被叫哥哥。

他非常满意地点点头:“没错,我是哥哥。”

魏星渊却不肯叫他哥哥了,他说:“那谢谢你的酒,回头我也请你喝酒。”

祁妙很爽快地说:“行埃”

他跟基地里的同事们经常一块儿喝酒,丝毫没觉得alpha和omega单独出去喝酒有什么不妥,心道魏星渊可能想跟他交朋友。

祁妙独自一人回到房间,往高脚杯里倒了半杯酒,手机屏幕就亮了。

【冷逸】:???你跟魏星渊进展这么快

祁妙不明觉厉地回了个问号。

【冷逸】:刚刚看到你们俩一起去买酒了。

祁妙觉得冷逸想多了。

【祁妙】:你果然暗恋我,你在意我的一举一动。

【冷逸】:我发现你对aaoo之间这些完全不懂。

【祁妙】:信息素?我长鼻子了埃

【冷逸】:你个菜狗

祁妙已经有了几分酒精上头的惬意,没仔细研究冷吃兔说了什么,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

【冷逸】:我的珍藏给你【视频链接】我一日一遍,快乐无限。

祁妙点开看,这视频剪辑了不少当红男明星alpha的十八禁镜头合集,扭腰顶胯舔舌头,还有不少床戏。

但群像里没有魏星渊,可见这小孩以前的尺度是多么保守。

祁妙愣了愣,没有魏星渊,他心里竟觉得有些遗憾。

【冷逸】:看完有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祁妙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对群像里的男明星都没什么感觉。

【祁妙】:没有。

【冷逸】:你别告诉我你连个小玩具都没有啊

【祁妙】:我有绳子手铐之类的小玩具

【冷逸】:你快别吹了,你就是个性冷淡吧,还爱思爱慕,鬼信啊

抑制剂用久了,祁妙也没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需要。

就像单身久了,一个人也就成了习惯,因为组里他年纪最大,他甚至习惯了照顾别人。

这时微博出现了一条新的热搜,冷逸小号。

祁妙看到后笑了笑,心想不是吧,冷吃兔新的小号又翻车了。

他点进去这串数字号瞅了瞅,刚准备嘲笑一下冷逸,发现这条热搜竟然是关于自己的。

冷逸白天在片场拍了一张魏星渊从背后抱着祁妙的照片,发在自己的微博小号存档,还说:妈的,这小贱人身材真tm好,腰细屁股翘的,舞台上没见他这么有性张力,跟w小鲜肉配一脸,kswlkswl

这张照片的角度确实好,魏星渊从背后搂着祁妙,精壮的手臂线条蕴含着蓬勃的力量,小麦色的皮肤性感而诱人。

而祁妙系着围裙做羹汤,白白嫩嫩的小手有些紧张地抓着自己的围裙,窝在魏星渊的怀里,身材正正好。

祁妙看着这张照片,白天拍戏时被魏星渊拥抱过的地方似乎还有着热度,他甚至还能回忆起那丝丝入骨的酥麻感。

方才还对十八禁视频没有欲望的祁妙,摸了下自己的脸,竟有些发烫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