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重生之不负韶华闻樱谢骞 > 898:不按套路出牌的邹蔚君

898:不按套路出牌的邹蔚君


  罗探长出国务工去了。

  具体怎么调查Sara卓是罗探长的专业,谢骞就负责帮罗探长办好出国手续。

  今天,也是邹蔚君正式去“锦湖”上班的第一天。

  邹蔚君刚回京那天,前脚刚踏进婆婆谢老太太家,后脚就接到了谢景湖的电话,谢景湖假惺惺问邹蔚君回京的住处,说要让人收拾收拾房子。

  “不用你操心,我和妈一起住。”

  这委实打了谢景湖一个措手不及。

  “你和妈提了?”

  “提了,妈很欢迎我。”

  谢景湖一噎。

  为什么老太太没有告诉他这事儿,到底谁才是老太太的亲儿子?

  谢景湖还想说什么,邹蔚君已经把电话挂了。

  谢老太太全程围观了邹蔚君和谢景湖的互动,对此毫不评价,还笑眯眯让保姆帮邹蔚君放行李。

  “屋子已经收拾好了,你住到什么时候都行,你有没有忌口的,一会儿给小田说说。”

  小田是谢老太太的保姆,手脚麻利,做饭特别合老太太胃口,已经在老太太身边呆了好几年,谢家人的口味早就被小田摸清楚了:“邹姐以前不爱吃姜蒜,口味清淡,不晓得去蓉城住了两年变没变呀?”

  邹蔚君笑笑:“没变,小田你手艺好做什么我都爱吃!”

  小田抿嘴一笑,提着行李箱进了屋。

  房间里有床有衣柜还有梳妆台,床上铺着新床单,全是谢老太太吩咐小田提前准备好的。

  给谢老太太做了几年保姆,小田一点都不想挪窝,除了谢家给的工资高,小田更喜欢谢家的气氛。谢家人都挺有教养的,每次来看老太太对小田亦是客客气气,没有颐指气使。保姆只是一份工作,不是旧社会的下人,可惜很多雇主在面对保姆时都会下意识高人一等。

  谢家的气氛是小田所喜欢的。

  要是谢景湖不出轨,谢家的气氛会更好,现在多少有点美中不足……谢景湖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整锅汤。

  这两年,邹蔚君和谢骞去了蓉城,小田经常听见老太太长吁短叹。

  小田知道老太太不想让邹蔚君和谢景湖离婚,可这样只有邹蔚君受委屈。

  为什么邹蔚君回了京城不住自家房子要来和老太太挤?

  肯定是不想和谢景湖纠缠。

  小田不能公开表明自己的立场,帮邹蔚君收拾好行李后,小田给了邹蔚君一把钥匙:“邹姐,这是家里的钥匙。老太太出门是不带钥匙的,现在只有我和您有家里的钥匙,您的这一把注意保管哈,若是不小心掉了您告诉我一声。”

  家里的钥匙只有两把,一把小田拿着,一把给了邹蔚君,再没有多余的了。

  保姆小田这话似有深意,邹蔚君心中了然,笑容真诚:“小田,谢谢你呀!”

  “不谢不谢,应该的。”

  哎,邹姐可真有气质呀。

  小田被邹蔚君的笑容晃花了眼,实在想不明白已经有了邹蔚君这样的老婆,有些人居然还会出轨!

  两人一起走出去,小田去厨房里忙活去了,谢老太太示意邹蔚君坐到自己身边:“想没想好要去哪个部门?”

  老太太的意思,最好是去财务部门。

  一旦管住了谢景湖的钱袋子,谢景湖就再也蹦跶不起来了。

  兜里没钱的男人是拔了牙的老虎,外面的女人又不是傻子,看从谢景湖兜里掏不出钱来自己都会撤退!

  邹蔚君没有正面回答去不去财务部门,倒是提了提自己了解的情况:“听说最近‘锦湖’内部在整理财报,已经整理过一遍的账目,我去了也没什么意义吧?”

  谢老太太老脸一红。

  谢景湖的动作太小家子气了,这么做摆明就是防着邹蔚君。

  “那你想……”

  “我想轮岗。”

  邹蔚君显然早有打算,“我不懂‘锦湖’投资的那些项目,也不懂公司的运作,但我愿意从头学起。您就当我是一个‘实习生’好了,大公司的实习生轮岗很常见。”

  谢老太太也没勉强:“你有主意就好。”

  老太太本来还想问问邹蔚君在蓉城的工作,又怕戳中邹蔚君的痛处。

  唉。

  都怪景湖走错了路,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有个不省心的儿子,做老母亲的就要拼命找补,老太太真是恨不得把邹蔚君供起来,婆媳俩相处非常融洽,再加上有保姆小田插科打诨,邹蔚君回京的日子很是惬意。

  休息了两天,邹蔚君没打招呼就去了‘锦湖’总部。

  这圈子里喜欢查老公岗的人是彭太太,邹蔚君并不爱干这种事,不过回自家公司,邹蔚君也没啥怯场的。

  哒哒哒的高跟鞋声,自带两米八的气场,,邹蔚君要想上楼并没有人敢拦,可她并没有上去,反等在大堂。

  “告诉你们谢总,就说我来上班了。”

  谢景湖接到消息,带着几个人下楼来,邹蔚君才站起来:

  “我就从今天开始上班吧。”

  “行,我给财务部门打声招呼……”

  谢景湖显然是有了准备,并不慌张了。

  邹蔚君偏要不按套路出牌,“我不去财务部门。”

  谢景湖皱眉:“你当这是菜市场买白菜呢,任由你挑挑拣拣!”

  邹蔚君不搭理他,只问齐助理:“你们谢总最近缺秘书吗?”

  啊?

  突然被老板娘点名,齐助理有点紧张。

  “不缺……缺……您觉得缺不缺?”

  齐助理结结巴巴说完才发现谢总脸色铁青,他虽然当了二五仔,却不打算立刻公布自己的汉奸身份,退到谢景湖身后不肯再说话了。

  谢景湖不痛快,邹蔚君就痛快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以前为什么要畏惧。

  这个男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他也是人,还是个满身缺点的人。

  邹蔚君反客为主,拎着包先往电梯走去,同时不忘吩咐齐助理:“小齐,麻烦你帮我做个工牌,我不想明天来上班还被人拦着。”

  “……好的。”

  齐助理看着邹蔚君背影,小声问谢景湖:“您说夫人到底想做什么呀?财务部门那边都安排好了,夫人又不去财务部门。”

  谢景湖被齐助理问住了。

  邹蔚君什么意思,不去财务部门,要当他秘书?

  想要在日常生活中把他盯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