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穿成福宝她恶毒堂姐 >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可以自信点,把相当于给去掉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可以自信点,把相当于给去掉


  第二天一早,柯美虞刚挠着头一脸睡意朦胧地走出门,就被精神气爽的柯元夏堵住了。
  “妹子,陪哥去送早饭?”
  柯美虞恹恹地瞥了他一眼,“不去,我还饿着肚子呢。”
  “等你吃饱,陪哥去送早饭?”
  “哥,既然你跟雨彤姐准备处对象深入了解下,你不觉得我去不去都没有太大关系?大家又不是瞎子,能不清楚你跟雨彤姐那点事?”她无语地下楼觅食。
  “可是大哥那会,你不是次次陪着?”柯元夏巴巴地问道,“妹子你不能偏心呀,二哥能不能娶上媳妇,就看你的了。”
  柯美虞仰头看天,自己对他一个假老实的评价是给得太早了。
  人家恋爱的技能一点亮,火力满满呀!
  “哥,这里是大学城,可不是偏僻思想狭隘的乡下,讲究恋爱自由,只要你们行为举止正常,不要去偏僻的地方,谁能说什么?”
  “毕竟毛同志都说了,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是耍流氓,你们是奔着结婚去,还是谈着玩呢?”
  “当然奔着结婚了,”柯元夏义正言辞地说。
  “这不就完了,”柯美虞耸耸肩。
  柯元夏恍然。
  大学里其实有不少人人艳羡的情侣,他们都说好了毕业去一个地方工作,然后领证等分房,计划得格外幸福美好。
  其他人对他们只有祝福,并没有多少流言蜚语。
  人只要行得端坐得正就可以。
  他立马跟一阵风似的,丢下谢谢妹子几个字,拎着包裹好的饭盒,奔出门外。
  柯老太太一脸欣慰,“你二哥在这事上倒是不含糊,原本我跟你娘还以为就他是个木头疙瘩呢。”
  柯老爷子悠哉地听着录音机,喝着茶,说道:“老二可不傻,从小就装憨上瘾,就你们被他唬住了。”
  柯美虞赞同地点头,“爷爷是明白人,”说完她就开始跟老太太愤愤地说二哥昨晚装傻的事情。
  “要不是我觉察出不对劲,问了二哥一句,还真以为他啥也不懂呢。太坏了,有木有!”
  柯老太太听得津津有味,“是挺鸡贼的,不过总比傻大个强。”
  吃过饭后,柯美虞便去跑操。
  学生们都是先跑操再吃饭的,谁让她身体素质强悍,肚子里真能盛大象呢,那些饭不过是在她肚子里垫垫,翻腾不出水花来。
  寻到班长,她笑着跟他商议道:“班长,我能隔一天跑一次早操不?”
  没有了以前院长和赵师太的压制,班长的权限也大起来。
  “柯同学,不是我不给你请假,而是你得给我个合理理由,不然同学们不信服,各个请假,那怎么办?”班长有些为难。
  “班长,我不是进校电台了嘛?下周开始我想要早晨进行播报,占用些跑早操的时间,将播报时长拉长,添加些外语和实用的内容。”
  “正好大家跑早操,能够边听着边跑……”
  班长想了想:“那行,我给辅导员说一下,感觉问题不大。”
  “谢谢你了,”柯美虞笑着道。
  “应该的,柯同学外语好,能带着大家一起学习进步,是值得敬佩和支持的。”巧了,班长正好是校学生会文体部的新成员。他喜欢唱歌和跳舞,资质还不错,很容易便被吸纳进去。
  柯美虞在新生联欢会上,帮助大家遮掩过失,从而免除被扣除或者少加学分的风险,是大家的恩人。
  是以她的名字和事迹已经被张贴在文体部的公告栏上,还是唯一的红纸,就是让大家以后碰到她,要多行方便。
  柯美虞现在对于学生会、校电台和社团的事都很上心。
  她上课的时候就一半神识跑到空间学习、修炼和忙碌,比之前只有晚上进入效率还高呢。空闲时间则忙碌社团的事情,晚上她就能舒舒服服抱着秦元九人形枕睡大觉了!
  柯美虞做任何事情,除了纯粹娱乐自己的外,目的性都很强。
  比如这次她参加的这些社团,不论志愿者还是外语协会或者校电台,都是秉持着能服务大众,获得和平值的目的。
  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触碰了这个支线任务,以至于现在她只要做点有影响的事情,和平值就会以个位数增加。
  虽然增加的少,但是数量多的话,也是个十分可观的数字。
  就像是卖小东西,价格便宜利润低,但是销量多,那也足够造就一方富翁了!
  大约又像是大学那会上网网购,拆快递的时候,总会跟随着两三块钱好评返现的纸条,她也跟舍友一样,并不嫌少,兢兢业业薅回来。
  又比如蹲守群里只为几分几毛几块的红包……
  看着数值慢慢增长,那也是一件让人心里舒畅、欲罢不能的事情!
  特别治愈轻微强迫症。
  柯美虞每天中午去电台播报室观摩,其余的时间就听广播,很快熟悉大家的套路,也清楚自己该如何做出删改。
  早上跑完操后,她就跟同学去公告栏宣传外语角以及外语演讲的事情。
  她小有名气,长得好,而海报又格外鲜艳生动,吸引了一大波来往的学生驻足。
  “同学,外语角只在周六下午开放一两个小时,能对我们有多少改变?”
  “是啊,平时我们课程安排很紧,一天到晚闲不住,只有周末有点时间……”
  “我听说外语角就是大家聚在一起,用外语交谈?我们都说不好,互相用错误的外语交谈,不光没效果,还会错上加错吧?”
  人一多,便有些同学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也就新同学刚来,去外语角凑个热闹,过上一两个月,基本上没几个人的!”
  “同学你就别太费心思了,这是很普遍的现象……”
  柯美虞笑着道:“我外语好呀,每周六下午我都会去艺术大坑旁边的石廊,教授大家外语,而且还会带去一篇外语美文供大家朗读背诵,只要大家坚持,外语成绩绝对蹭蹭上涨。”
  “再者,我会尽量申请在早间校台播报中,添加外语的节目,让大家耳濡目染里逐步全面提高自己的外语水平!”
  众人被她说得一阵火热,好像自己此时此刻外语的确被提升了般。
  “柯同学,给我们来一段外语呗?让大家伙见识下你的外语水平。”
  也不知道是谁凑热闹地喊了声,其余的人也纷纷附和。
  柯美虞笑着点头,直接唱了一首外语歌,那纯正的强调、流畅又优美的发言,惹得众人艳羡不已,对她更是钦佩。
  果然人比人会气死人的。
  “柯同学要是真去外语角,那我就报名试试,先说好,你要是只是嘴上说得好,却没达到刚才说得效果,我们肯定不会坚持太久的……”
  “对对,我们相信柯同学,肯定会去试试的……”
  “柯同学,我们等着你早上播报外语呀……”
  很快大家都在报名单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和所属院校班级,并且十分肯定地表示这周六准时抵达外语角。
  可以说外语角招揽任务他们初步超额完成,组员们相视一眼微微松口气,“还好咱们有必胜法宝柯同学,不然也就能招来零零散散的新生。”
  老组员对这件事印象十分深刻,清楚学生们很务实,得不到太大进步,压根不会买账的,也就能唬唬新生。
  “剩下还有一个大难题,”众人想到外语演讲,忍不住又看向柯美虞:“柯同学,对于外语演讲,你有什么好法子呗?”
  “咱们是外语学院的,每年有春秋两季招生,所以学生们的外语水平不一样,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外语水平最好的就是将要毕业参加工作的这一批同学。”
  “可是这些同学不见得会参加我们这一组的演讲,毕竟会长是一组的,往常去一组的学生很多,而外语演讲赛前十名也基本上都是从一组出的。”
  组员们有些微地沮丧,所有外院的人都知晓这种情况,但凡进入外语协会的,只要有关系就挤入一组。而举办的各项活动,优秀的学生也都被一组给招揽走了。
  其他两组的学员,就是充人数的。
  有个女同学还忍不住凑到柯美虞耳边小声说:“按照以往,进入外院优秀的会员,也都被招揽入一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柯同学没有进去。”
  柯美虞笑笑,“我觉得在哪一组都是一样的,只要我们努力认真,一定能劳有所获。”
  “咱们尽量招人好了,能找到外语能力强的学生最好,如果招不到,我们自己上呗!”
  说道这里,大家伙眼睛一亮。
  对呀,今年不同以往,柯同学外语水平太厉害了,恐怕整个外院所有学生都没有能压过她的。
  见到大家伙的眼神,柯美虞连连摆手:“我会参加比赛,但是呢你们每个人也都不能松懈,从现在到比赛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只要努把力,肯定能拿到不错的名次。”
  “而且,如果我们能在外语角,发现其他学院的学生外语能力不错,也能让他们报名参加,不管能不能拿奖,至少敢上台开口说话,这就已经成功一半了。”
  “我觉得咱们到时候再多争取下奖项,除了前多少名能获得奖励外,再增设些其他奖项,比如优秀奖、人气奖、黑马奖等等,吸引大家踊跃参与。”
  “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大家对外语学习的重视,以及进步!”
  有了制胜法宝——柯美虞,大家伙心情放松许多。
  她说什么,他们就应什么,反正外语多学点总没有错,这原来就是他们的本专业。
  不过随着柯美虞的话,众人内心也是激动万分的,这样的活动和亲身参与,让他们感触是不一样的。
  “柯同学,你有什么想法就付诸于行动吧,我们支持你,也会时刻为你提供一切帮助的!”组长坚定地开口。
  其余人纷纷应声。
  下午大课间的时候,柯美虞就跟霍成芳和夏海凤一起拿着学生名单,去高年级寻人。
  每次她们寻到人,刚表明自己的身份,对方就很歉意地表示加入了一组。
  可以说每个年级前十名,没有一个遗漏的!
  霍成芳和夏海凤都有些气馁了,年级前十名的战斗力超群,不是其他学生能够比拟的。
  而每个年级前二十名的学生,则被三组给招走了。
  可以说大家伙都明白,这一组和三组是明晃晃针对他们二组!
  “那我们就让二十到三十名的同学加入到我们组好了,”柯美虞看得很开,笑着说。
  “可是虞宝儿,二十到三十名跟前面二十名差距很大,咱不能报太大的希望,而且,我觉得他们不一定会加入进来。”霍成芳微微叹口气。
  “为什么?”
  “怎么说呢,这一名次段里的同学有自知之明,知道跟前二十名的同学比赛,就是凑人数的。他们不想,不想自取其辱。”夏海凤接话道,“咱们组有组员去游说了,当时大家伙抱着重在参与的念头,不管能不能拿名次,咱得认真对待吧?”
  “但是我们还是被拒绝了,那些学生给出的理由就是这个。”
  柯美虞挑挑眉,“那我们再试一次好了,能争取到就争取,争取不到再另外想法子。”
  俩人点头应下,互相打打气。
  这一次柯美虞没有再一个个地寻找,而是让班里的同学挨个年级班级地通知,但凡想要提高成绩挑战自我不服命运的学生,都可以在晚自习的时候到外语协会办公室开个短会,再决定要不要报名参加外语比赛。
  能到这所学校上学的学生,各个都是自己那旮瘩的俊杰,内心都有一种不由自主的优越感。
  可是跟理工大学这么多学生一比,他们瞬间失去了光华,普通得连路边石子都不如。
  大学就是一个炼炉,将人的自信、自尊、自傲统统敲碎,然后再一丁点一丁点拼接的过程,是从学生步入社会的一种蜕变和过度!
  柯美虞的话让众人觉得自己就是个懦夫,内心的战火忍不住灼烧。
  不就是个小短会吗,谁怕谁,他们打定主意不去给人家当垫脚石,只要坚定这个念头,不管谁来了他们也是如此。是以他们虽然内心抗拒,但都齐整地来参加了这次会议。
  不仅二十到三十名的学生,其他名次段的学生也都来了。柯美虞班里的所有学生也熟知发生的事情,秉持着支持她的态度,也都一个不少地参加。
  声势浩大得整个学院都轰动了,吸引了更多的人。
  他们也不得不从小会议室挪到了外院的大礼堂中。
  一组、三组以及各年级前二十名的学生都带着看热闹的神情围观。
  二组成员们内心忐忑,这场面太过火爆,他们怕待会结束后同学们纷纷离场后的尴尬。
  王学英会长走到刘标兵组长跟前,淡淡不赞同地说:“外语演讲不是谁都能参加的,更何况没有希望拿到名次,参加演讲不过是哗众取宠。你们闹得有些太过了。”
  “新人不懂事,你一个组长怎么也跟着瞎折腾?”
  她向来是个大嗓门,这次也没克制压制声音,至少正在调整音响设备、摆放桌椅的二组成员、她身后的一群人,以及坐在前排的学生都听到了。
  二组成员和前排学生们面色都不好看,羞恼又无可奈何,因为她说得就是事实。
  他们忍不住怀疑自己待在这里做什么,到底坚持什么呢?
  人与人的差距哪里这么容易缩小的?
  柯美虞直接拿过话筒,清了清嗓子,“各位同学请找好座位坐好,好吃安静,谢谢配合,我们的会议马上开始。”
  会长瞥了她一眼,“柯同学,有时候在学校里不仅仅是成绩好就代表一切。”
  “我希望你做任何事情的时候,要多想想,别折腾人玩。给予人希望,再敲碎的感觉并不好。这么多人被你招来,我看之后你怎么收场吧!”
  “要是事情影响深,柯同学就不仅仅是退社、扣学分如此简单的惩罚,甚至还会面临勒令退学!”
  一句话将其余人都震在原地。
  他们像是被浇了一盆冰水,火热的心瞬间凉透。
  是呀,外面局势如此紧张,随便扣一个帽子,他们的前程就被毁了。
  是与不是全都是会长那些人一句话,尤其是二组成员,他们完全能够想象到,一旦被人歪曲事实,其余的学生为了撇清事情,会将一切都给推到自己身上的。
  不是他们危言耸听,而是那段岁月深深印刻在他们骨子里,令人草木皆兵呐!
  指鹿为马的事情他们也是见过的。
  柯美虞淡淡地笑着说:“会长你说得严重了吧?我们只是很简单的一个小短会,让大家知道外语的重要性,顺便说一下提升的方法,给他们打打气。即便有影响,那也是朝着积极向上发展的。”
  “难不成会长你认为,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我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会长紧抿着唇,冷笑声:“我倒是瞧瞧你能整出什么名堂来。”
  说道这里,王学英瞥了眼大礼堂的学生们,这些人数多,可是精英都在自己身后,被一组和三组招收走了。别看只相差一二十名,但是越是排名靠前的,差距越难以缩短,甚至就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不如我们来个约定?”这时候谁都不敢说出赌这个字,她便含糊道。
  “什么约定?”柯美虞从不怕这个,挑眉问道。
  “如果外语比赛里,前十名中你们二组能够斩获五名,而且冠军是你们的,那我这个位置让给你坐,如何?但是你们没有达到,那你就退出外语协会,并且往后一切外语协会的活动,一律不能参加。”
  “我们协会可不要嘴上说的漂亮,却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给大家画大饼的人。”
  听说柯美虞外语很好,会长也不清楚她好到什么地步。为了保险起见会长设立了两个条件,在其看来,新生外语再好,能跟在学校里磨练两年,甚至两年半的优秀生比吗?
  再者从他们一组和三组手里,抢走前十名中的五个名额,也是天方夜谭了。
  柯美虞唇角一弯,这时候她发现会长跟赵师太确实很像,总是能将自己的私欲包裹在大公无私中。
  “好啊,”她无所谓地耸耸肩点头应下。
  有人巴巴将会长的位置捧上来,她拒绝才是傻子呢。
  见柯美虞应下来,会长一个眼神,便有人开始将约定给写下来,在全场学生见证下,俩人签了字。
  柯美虞没再墨迹,等组长简单说了两句后,便拿起话筒开始号召大家参加这场外语演讲比赛。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进入外语学院为的是什么,一份工作、一个发展还仅仅是盲目听从?”
  “外语对于其他传统专业来说,是带着新潮元素,甚至于国内还没有相关行业的兴起。我们毕业出来要么进入外交部门,要么进入外汇商店、报社翻译等。”
  “可是我相信咱们国家发展速度很快,那时候就像是潮汐一样,我们能不能扛得住新旧交替,就得看自己的能力了。要知道一切都得遵循优胜劣汰的规律,我们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就得进步,要有竞争意识……”
  “就像是这次外语比赛,对,你们跟前二十名有着很大的差距,但是在你们已经主动放弃参与的时候,人家还在鞭策着自己努力,那么你们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拉越远!”
  “我呢,一直信奉一句话,那就是认准方向坚持,只要坚持就能看到曙光。”
  “外语学来是应用的,我们夏华人在外语上的最大短板就是口语。如此一次锻炼提升自己的机会,你们不去抓住,而是在顾忌自己的面子,没比赛呢,先去考量结果。”
  “比赛的意义从来都是过程,结果不过是锦上添花。咱们举办外语演讲的意义,也仅仅是让大家踊跃参与其中呐!”
  “我们是学生,这两年时间就是拿命学习和提升能力的,你们还犹豫什么呢?人生能有几回搏,别让自己有所遗憾!”
  柯美虞的一席话,惊醒众人。
  他们本末倒置了,忘了外语演讲举办的初衷!
  结果如何不重要,他们能够背水一战、奋力拼搏,那才是学校以及省里个高校联合举办的意义所在。
  而且大家都被“人生能有几回搏”给震撼到了,属于青春的热血瞬间喷涌而出。
  突然有人在下面大喊:“柯同学,我报名参加比赛……”
  一个人喊着,其余的人也跟着纷纷喊起来,表示自己要参加。
  柯美虞欣慰地笑着点头:“待会离场的时候,但凡想要参加比赛的同学们,都可以在门口找我们的外院协会成员登记名字。”
  “对了,你们回去后,也可以号召其他学院的同学一起参加,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嘛。而且,我们的奖项很多,除了名次奖外,还会有其他奖项……”
  这时候会长的声音略微尖细地传来:“柯同学,请适可而止。我是外语协会的会长。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其他奖项,你怎么能张口给其他同学承诺?”
  柯美虞看向组长。
  后者连忙说:“会长,我跟你提过这事。你当时也说了,为了外语演讲比赛的顺利展开,能够采取一些特殊手段。”
  “我写出计划递给你了,你也点头同意了。”
  会长不悦地说:“我只是说考虑下,这个活动刚开始,我还没跟上面领导报备呢,一切都还不确定。你们这样先斩后奏,会让领导们很被动的。”
  柯美虞淡淡地说:“如果会长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那我可以帮忙。”
  会长狠狠地瞪着她:“呵,比赛结果如何还不知道呢,你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取代我了?”
  柯美虞无奈地摊手:“会长,我是真心诚意地帮着你解决问题,让大家伙受益,你别多想。”
  她接着在话筒里笑着道:“大家放心,我们肯定会为你们多争取些利益的。请相信我们,努力付出终究不会错的!”
  “再多说一句,每周六早上八点到十点以及单数日的晚上八点钟到九点钟,是我们大坑石廊外语角开放的时间。”
  “在那里我们外语协会成员,会详细而全面地辅导你们提升外语水平,直击外语演讲,我们外语角不见不散!”
  宣布了散会,大家伙儿内心还火热一片,纷纷跑到门口报名,而且直接点名要进柯美虞筹办的二组。
  光是学生填写报名信息,就写了半沓信纸。
  等所有人离开,二组成员额头上都是一层薄汗,有紧张的,有激动的,有害怕的,还有疯狂的!
  “柯同学,因为你,我们二组都要背水一战了。”一个同学开玩笑道。
  “对,”组长说,“咱们不能再浑浑噩噩的了,要跟柯同学一样,认准目标使劲努力,让咱的大学生活能够刻骨铭心。从现在开始,咱们不光要忙比赛的事情,你们也要为外语角好好准备,自己外语水平和能力提升也是重中之重!”
  众人纷纷点头。
  他们商讨着制定出计划,等结伴出来的时候,秦元九已经推着车子等着了。
  “虞宝儿,你家属来了……”大家伙促狭道。
  他们开玩笑的话比较匮乏,但是只这一句,就让人感觉一丢丢羞涩和温暖。
  家属,柯美虞轻笑着冲他们挥挥手:“明儿个见!”
  走到跟前,秦元九递过一个军用水壶:“我出门的时候,奶奶特意让带的,雪梨枸杞蜂蜜水,还温着呢。”
  柯美虞笑眯着眼,接过来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舒服地喟叹:“我开了一晚上的会,快要渴死了,这真是及时雨呀!有奶的娃像块宝。九哥哥,等咱们去京都的时候,也带着爷奶去吧?”
  “可以,”秦元九顺手接过空水壶,挂在把上,“不过,我对你不好?”
  “好好好,九哥哥对我最好了,是我的专属司机,爱死你了……”柯美虞嘴巴一秃噜,这个爱字就脱口而出。这在后世是很稀疏平常的表达心飞扬的方式。
  但是在这样的年代,爱在心口难开。
  她低咳一声,“那个,九哥哥江湖救急!”
  秦元九唇角无声扬起,却得配合小女人,装作听不见的样子。“说吧,又有什么事需要我顶上?”
  “就是外语演讲呀……”柯美虞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你让我凑人头?”
  “不,”柯美虞摇头,“凑人头太低级了,九哥哥在省级外语比赛的时候再出手。就连我自己,也是等省级能够拿证书的时候参加。”
  “校级的比赛,还是让给其他努力的学生吧。”
  “九哥哥晚上要是没啥事,就跟我一起去外语角,负责提升大家的外语水平。对了,我也得拉着我几个哥哥去,唔,俩嫂子也去凑热闹,全家总动员!”
  “主要是我觉得外语角的人太多了,而且大家外语水平参差不齐,咱们至少得分个快慢班,让大家伙一起循序渐进地提升。”
  秦元九揉揉她的头,“你这相当于又给我报了个社团?”
  “嘿嘿,你可以自信点,把相当于给去掉。而且不仅仅是你一个,我哥哥他们也是呀!”
  跳上男人的车子,等到了灯光昏暗的地方,柯美虞就忍不住耍赖地瘫在男人背上。
  柯美虞头一次觉得忙碌的日子也挺好的,人嘛,得有奔头才有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疲倦,还是太过放松,又被大佬捉入梦里了!
  柯美虞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白色红杠休闲服,头戴着粉色小翅膀的棒球帽,天气不冷不热,微风吹拂脸颊极为舒服。
  她面前是个远离喧嚣的大型游乐场,里面灯光璀璨,却空无一人。
  最重要的是,入门就是一个长桌,上面摆满了各种小吃甜品和饮料,一个八层生日蛋糕,上面是俩可爱玩偶,一切的一切真真是太讨人喜欢了。
  再也不是她刚入梦那几次,紧张压抑的场景。
  这才是正儿八经的梦境嘛!
  ------题外话------
  好了,就这些~明天更新不会太早,原因很简单,木有存稿了~嘤嘤~应该会在明天下午更新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