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相亲对象是神明之女 > 第二百零八章 神功大成,天下无敌

第二百零八章 神功大成,天下无敌


  天云道宗,观霞峰。

  万里晴空下,艳阳高照,微风徐徐,李洛书只身立于山峰边缘,眼中暗淡无关又似乎在思索什么,却得不到任何答案。

  “在想什么?”关切悦耳声从后面传来。

  扭头望去,是一位挽着流云髻的貌美女子,她嘴角略显笑意,给人一种亲切感。

  “没有,娘亲怎么来了?”李洛书转身轻声道。

  “没事娘就不能来看看你?”红霓故作生气道:

  “你爹外出不带娘去,你也不待见为娘了?

  以后娘就被你们父子抛弃了?”

  “没有,只是好奇。”李洛书连忙摇头。

  其实他明白为何只有父亲一人外出,娘亲只是放不下自己。

  担心而已。

  不然父亲何须带着师兄师姐外出。

  “娘过来是有事的。”红霓拿出一颗珠子递过去道:

  “还记得你从黑夜带回来的石块吗,重新解析后,出现的是这个珠子。”

  李洛书接过珠子,发现里面有一团黑,盯着它让人有一种被无尽黑暗包裹的感觉。

  “珠子出现时,透露出一道消息,应该是它的名字。”红霓略微有些新奇道:

  “这个珠子应该叫‘凝重的黑’。”

  “凝重的黑?”李洛书重复了一遍娘亲的话,略微意外。

  红霓见状,不由得问道:

  “你知道是什么?这里面的黑确实有些不一般,能形成黑暗空间宛如囚笼,但作用不是很大。

  控制的好倒是可以用来保命,或者囚禁敌人。

  只是修为不够便无法控制,修为足够又完全不需要,显得鸡肋。”

  拿着‘凝重的黑’观察了片刻,李洛书才微不可查的点头:

  “我一位朋友说过这类的东西。”

  “朋友?”红霓绝美的脸露出意外,显得有些紧张。

  “工作的时候认识的,知识渊博,非常厉害。”李洛书点头解释。

  见亲儿子夸赞对方,红霓睁大眼睛,在意道:

  “男的还是女的?有没有先天不会说话的疾病?”

  李洛书低头有些羞愧。

  这突然的羞愧让红霓心脏砰砰直跳,道:

  “女的,还不会说话?”

  “男的,会说话,很厉害的一个人,有机会娘亲可以认识一下。”李洛书连忙回答。

  如此红霓才松了口气,会说话就好。

  “娘亲再给你物色物色,相亲不难的,你不用太放在心上,别人家的孩子恶迹斑斑,都能找到,我们家肯定更容易。”

  红霓安慰了会便离开山峰,物色相亲对象去。

  李洛书低眉,看着双手,陷入了深思。

  或许自己足够优秀后,娘亲就不用这般操心,相亲也会非常轻松。

  归根究底,他不够优秀。

  最后,他联系了天下一剑宗东旭,让他来收快递。

  刚刚恢复的东旭,只能含泪接下。

  今后每一次都是生与死的交汇。

  未来他将与万敌赛跑,生死时速。

  不是书写传奇,就是白骨他乡。

  ...

  ...

  傍晚。

  周序睁开眼眸。

  此时的他眼眸中带着兴奋,经过不停的尝试,他终于打通任督二脉,实力突飞猛进,现在他想找个野兽痛快的打一场。

  “怎么样了?”刑午蹲在周序跟前询问道。

  “师父呢?”周序左右看了看。

  几位老板还在入定,周边只有刑午跟满江红。

  “师父还没收你。”刑午站起来轻声笑道:

  “周师弟真的是魔道圣子?如果是真的可不适合拜师。

  你父亲应该会生气。”

  起来的周序颇为不解:“为什么?”

  “咳咳,你父亲乃魔道巨擘,我们师父是道修曾经领袖,他们两人不太合,在很久远的过去他们是对手。

  互相看不顺眼。”满江红好心提醒。

  “跟我爸不合?”周序愣了下,第一时间回想起老妈的电话。

  所以,他们口中的大人物,其实是李景山?

  那...

  更要拜师了,老爸老妈都说强,那一定是真的强。

  “嗯,好像他们年轻时候就是敌人,有很多过节。修炼领域不同,理念又相差较大。

  你父亲身为魔道巨擘做事更没有顾忌,我们师父为人较为正派。

  久而久之必定互不相容。”刑午开口解释道。

  “听说你父亲是娶了你娘后,才收敛了很多。”满江红又是一声轻咳。

  老爸老牛吃嫩草周序早已知晓,具体无从得知,一时间他略微好奇的问道:

  “我爸跟我妈是怎么在一起的?”

  “这个...”刑午有些犹豫,斟酌片刻才道:

  “你娘是你父亲抢来的,那时候闹的很大,具体情况我们知道的不清楚。

  据说那时候惊动了师父跟师娘,最后因为某些原因,师父师娘无法插手,本以为修真界会大乱,可却突然前所未有的安宁。”

  周序一脸错愕,合着老爸还干过土匪的事。

  “是抢亲?”周序脑补了一套狗血的剧情。

  “不是抢亲,你娘可是清清白白的,那时候她身份地位很高,真正的天之娇女,根本不可能嫁人。这件事其实很复杂,具体怎么回事,你得问问你父母。咳咳,咳咳~”满江红捂着嘴巴轻咳。

  周序:“.......”

  一时间他好奇又意外,所以老爸老妈怎么回事?算了,下次去找他们的时候问问就好。

  周序无所谓的想着,问爸妈这种事理所当然。

  这种传奇,他们应该也乐得说。

  “对了。”周序盯着刑午与满江红道:

  “你们知道我是谁,会不会找时间降妖除魔?”

  “哈?”刑午与满江红一脸惊诧。

  最后他们无奈的笑了起来。

  “别说我们不欺负小孩,哪怕欺负也不敢对你动手,毕竟也不可能真除得掉你。

  当然,修真界什么人都会有,小心驶得万年船。

  并不是人人都有理智。”刑午轻声解释后又提醒道。

  如此周序才松了口气,面对正派,背负大反派之名的自己,确实不太妙。

  “师父呢?我还有事要说。”周序回过神来说道。

  “去城里了,说是看看这里环境如何。”刑午望向城里解释道,旋即收回目光略微好奇:

  “什么事要找师父?”

  “我想问问神功后续是什么,我已经大成了。”周序握住拳头说道。

  “啊?”刑午惊了下,嗤笑道:

  “你可能对大成有什么误解,师父教的东西虽然看似简单,实际上难以掌握。

  至于后续,其实就是将整体看做自己,功法在力量中运转。

  最后汇聚成型,化作唯一攻击,类似一些人自爆引发的力量。

  虽然有所不及,可贵在没有副作用。

  举手投足便是倾天之力,可一点不好掌握。

  不提这些,哪怕是师父刚刚教的,也需要耗费无数心神。”

  “我从小就开始积攒功力,或许已经完成了最开始的积累,现在一朝顿悟,打通任督二脉,神功大成。”周序将对方有些不信,又补充道:

  “我对学武是认真的,我真的练成了。”

  周序认真模样,让刑午不忍心戳穿,只能点头道:

  “既然如此,就让我来验证一下,后续也能指点你。

  不要看我这样,几位师弟师妹,很多时候都是我代师传法,我多少有些实力。”

  “我没跟人打过架。”周序犹豫道。

  听这口气是要怕打死我?刑午好笑道:

  “不要这么小看我,怕打伤我就一点点的加力,不用有心理负担。”

  “好。”周序点头,也有些迫不及待想试试自己的拳脚之力。

  特效还是没有,可也非常期待。

  满江红指了指前面的树林道:

  “你们去那边打吧,其他人还在感悟,别吵到他们。”

  她并不担心,不管周序表现出来的力量如何,都不会丢失颜面。

  这就她师兄,从不会让师弟师妹因为冲动以及无知而颜面扫地。

  但也能让人清醒过来。

  少顷。

  周序与刑午来到树林边上。

  “动手吧。”刑午做了个请的姿势,等待周序动手。

  周序做出拳姿势,深深吸了口气,轻声道:

  “师兄,我出手了。”

  “来。”刑午认真了起来。

  虽然周序只是七品斗者,可他还是要认真对待。

  嗖!

  不过眨眼,周序身影消失。

  刑午颇为吃惊,虽然捕捉到了周序身影,可这速度有些离奇。

  紧接着,他直面周序一拳。

  拳风呼啸,力量惊人。

  他抬手挡下。

  轰!

  强劲力量将刑午逼退了两步。

  不错啊,刑午心里震惊,念头落下周序的拳头再一次到来。

  轰!

  轰!!

  轰!!!

  周序一次次出拳,一次次加大力量,他发现刑午师兄很强,等出了七拳,他停了下来道:

  “师兄,我要认真,让你见识一下我刚刚练就的神功。”

  话音落下,他脚踩大地,往刑午而去。

  “飒沓如流星。”

  周序大步而下,起身一脚踢出。

  此时千年功力化作脉络运转,汇聚脚上。

  唐家七十二路谭腿。

  轰!

  轰!!!

  强大无比的爆发力,如九天瀑布宣泄而下。

  刑午心中震撼无比,强大,非常强大。

  而且他感受到了,确实是师父今天教导的爆发力。

  一天,一天就融会贯通了?

  天才,绝世天才。

  他已经完全看不懂周序了,因为周序自始至终没有动用过一丝一毫的灵气。

  根本不是七品斗者。

  这强大的力量,让人难以琢磨。

  轰!

  周序最后一脚而下,轰鸣声响起,整个树林刮过飓风,大地塌陷三分。

  这还是因为刑午承受了九成的力量。

  周序感觉到尽兴,继续发动攻击。

  “千里不留行。”

  这次他以拳为主,大开大合,气势磅礴。

  六道轮回拳。

  砰!

  砰!

  轰隆!

  无形力量横扫周边,拳拳到肉,你来我往。

  拳落,脚出,侧踢,肘击。

  拳风冲四方,脚力扫六合,两人互不退让,各有往来。

  他们越打越快,力量愈发强大。

  身影在快速移动,大地因他们落地而传出轰鸣,随之爆裂。

  轰隆!

  大树在一点点瓦解,风暴凭空出现。

  满江红为其他人施展了护盾,此时她眉头紧蹙,望着周序身影难以置信。

  一时间,她突然想起,周序就是魔道圣子。

  “魔道圣子,修破天魔体,身具无敌法,彰显无敌姿,问鼎无敌路,拳镇九州,横扫同龄,残忍而恐怖,嗜血而狰狞。”满江红望着周序,叹息一声:

  “传闻不可尽信,可不无道理。

  一天便学会师父的拳法,如此天才,这是第二次见了,咳咳,真是既了得又恐怖。”

  “周序的第二人格出来了?”苏诗的声音突然传来。

  满江红望了苏诗一眼,轻咳两声,好奇道:

  “什么第二人格?”

  “周序啊。”苏诗从地上站起来,认真又害怕道:

  “平常时候周序还算正常,虽然欺负人,可没那么夸张。

  但是第二人格一出来,就恐怖至极,浑身遍布凶狠之意,双目呈现暗红色,思想扭曲面部狰狞。

  喜逼人杀人,好血肉供奉。

  把人打成肉渣,还爱埋。”

  “管杀管埋挺好的。”满江红说道。

  苏诗嘟着嘴,见周序不在,偷偷斥责道:

  “可是他会觉得被他打成渣的人因为身体不完整感觉到孤独,然后就会把周边的人拆了凑一个人形出来。

  如此满足他变态心理,有时候还喜欢摆圈圈,如果用凶兽的头,没摆成圈就会用周围人的头。

  听说魔道的人都吓坏了。”

  “咳咳。”满江红眼中露出惊诧,转头看向周序身影道:

  “没看出来啊,这样确实挺恐怖扭曲的,应该是修炼破天魔体的后遗症。”

  苏诗点头,作为受害人她感同身受。

  轰!

  周序用最后一拳与刑午师兄拳头对撞。

  轰鸣声响起。

  拳力席卷整个树林。

  不过刹那,树林被掀起。

  强大的力量迫使两人一起后退。

  此时周序缓缓落地,他衣角随风而动,屹立不倒。

  眼眸中带着兴奋。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打的最尽兴最爽快的一次。

  刑午师兄好强,不管他用什么招式,几年功力,都能被稳稳接下。

  这是师兄在给我喂招?

  一念至此,他就非常感激道:

  “多谢师兄指导。”

  “你真的是今天才接触师父的开山法?”刑午来到周序跟前认真道。

  刚刚他越打越惊心,周序太强,这种的实力根本不是这个年龄段该有的。

  天云道宗一些前辈都不如周序。

  年仅二十出头,如此天才,足以傲视九州。

  魔道圣子远比传闻恐怖。

  “可能我天生就适合?”周序试着问道。

  刑午:“......”

  他并未多问,既没有问如何学会的,也没有问刚刚力量源自何处。

  只是让周序好好调节一下,慢慢吸收刚刚动手带来的收获。

  周序了然,开始感悟刚刚动手带来的好处。

  全力动手,他感觉自己用开山法愈发熟练。

  以前只是简单出拳,现在变成了复杂画作简单,威力简直翻倍。

  “这或许就是举轻若重。”周序心里想着。

  不过刚刚几乎用完了千年功力,后续得看书学习。

  见还有一些时间,他翻出弑神一刀斩秘籍,想要学习。

  只是很快就发现,自己还没有办法施展五品阵灵的力量,难以学习。

  最后只能阅读金光神咒。

  七点半。

  所有人都清醒过来。

  “明天你们上班一天,顺便熟练下体术之法,我们也会在图书馆,有问题可以随时问我们。

  后天在健身房集合,师父会教后续。”

  刑午简单解释过后,便让他们自行回去。

  等所有人离开,满江红的咳嗽声打破了宁静,她随之开口道:

  “魔道圣子,确实极为不凡。”

  “这与我们无关,我在意的是另一件事。”刑午眉头紧皱,见满江红皱眉,他才轻声道:

  “你说我们要不要劝一劝师父?让他收徒?”

  满江红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嗯?”

  “天才啊,如此天才,举世少见,无数年来我第一次见,不收太可惜了。”刑午认真说道。

  “可是他是魔道圣子。”满江红道。

  “所以才要尽早收,此间除了苏尘前辈也就师父敢收。他第一次接触体术,手脚功夫其实很粗糙,所以没人发现他这方面的天赋。

  《破天魔体》不足以完全体现他的天赋。”刑午说道。

  刚刚动手许久,他分析了很多。

  周序有未知力量,极为强大,可空有力量手脚没有真文章,绝对没有正常学习过。

  两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不知在想什么。

  ...

  ...

  晚上七点半,周序回到家。

  此时月姐坐在餐桌上拿着小刀切元素之心。

  见状周序一脸错愕:

  “月姐,你在干嘛?”

  “啊?”周凝月扭头看向刚刚走进来的周序道:

  “突然想起来,元素之心是不是可以内服,感觉跟水果一样。”

  无语了片刻,周序盯着小刀道:

  “水果刀切不动元素之心吧?”

  “洗洗手,可以吃饭了。”秋浅端出晚饭说道。

  今晚并没有炒菜,而是做了面条。

  应了声,周序就去洗手。

  出来时,看到月姐真把元素之心切下边边一角。

  “这个好像跟水果一样好切。”周凝月一脸惊诧。

  周序:“......”

  合着真的是水果。

  “我先试试哈。”周凝月迫不及待的把小块元素之心放入口中。

  周序紧紧盯着,此时月姐身穿小熊套装,安全有保障。

  只要是吃的,越是奇奇怪怪月姐越想试试。

  然而,在咬了几口后,周凝月面无表情的吞下元素之心。

  紧接着,把放在盘子的元素之心推给周序:

  “你吃吧。”

  说完就拿起筷子开始吃晚饭。

  “酸的还是辣的?”看着被当做刺身吃的元素之心,周序忙问道。

  “软绵绵的,没有任何味道,还有些臭。”周凝月漱着口嫌弃道。

  周序沉默片刻,把元素之心推给刚刚坐下的秋浅:

  “元素之心是元素之神的产物,跟秋姐契合,秋姐你吃吧。”

  端详片刻,秋浅把元素之心推还给周序:

  “我天生自带神力,最近随着神力掌握,好像具备了权柄。

  元素之心不与它们契合,极可能是我既修仙也具备权柄的缘故。”

  周序:“......”

  我修真还有权柄种子,怎么就没感觉不兼容?

  仔细想想,周序明悟过来,太阳神权柄他只是借用,哪怕黑暗权柄化作种子,也只是在帮助他修炼。

  并非走成神道路。

  两者孰强孰弱,周序身为外行当然不懂,反正先修真,就只能修真。

  “以前秋浅都不爱提自己有神力的事,总感觉别人在歧视她,遇见你就一点心理压力没有。”周凝月当着秋浅的面跟周序说悄悄话。

  秋浅面无表情看了月姐一眼,旋即吃着面条。

  看到了秋姐的眼神,周序暗道不好,秋姐又记下这个仇了。

  此时他只能假装没听见,把目光放在元素之心上。

  端详片刻,随手拿起咬了一口。

  周凝月与秋浅盯着,想着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其他反应。

  等周序一点点咽下后,秋浅微动朱唇:

  “怎样?”

  此时周序眉头紧皱,他盯着手中剩下一些的元素之心,缓缓开口:

  “不知道怎么的,我居然真的会学月姐生吃元素之心,不好,刺鼻又略显干涩,但转念一想边上坐着秋姐,倒也甜了几分。”

  原先拿着筷子正打算吃一口的周凝月,忽的愣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看向周序,惊呼道:

  “开,开窍了?”

  “恶心心。”秋浅缩了回去,低头吃面。

  周序瞥了一眼,发现秋姐耳垂红了。

  他也不好意思低头,闷闷的吃着元素之心。

  刚刚那句话不知怎么的,就有了说出的勇气,可说出来后又感觉羞耻。

  徒留周凝月眨着眼睛,旋即按捺不住当小棉袄的心,拿出手机给周序他妈发了消息。

  说周序虽然中二,但是终于知道撩女孩子了。

  然后周序手机响了。

  是老妈打来的。

  好奇下他接通了电话:

  “妈,什么事?”

  “没事都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妈老了已经不重要了?你们新房还握在我跟你爸手里。”对面柳南思反问道。

  “不是这个意思。”周序解释了下,继续道:

  “没事找我,那是不是你跟我爸吵架了?”

  “你几时见我跟你爸吵架?”柳南思被气笑了。

  周序翻白眼,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还用几时?

  那时都是老妈赢,老爸没地方躲,都跑我房间喝酒了。

  见周序沉默,柳南思说回正事:

  “跟妈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上秋浅了?”

  周序:“.......”

  喜欢啊,可我怎么说?谁好意思说这种事...

  “喜欢了就要一心一意,秋浅是个好女孩,修真界美女无数,你可别见一个撩一个,妈怕你接触多了,被迷惑了双眼。”柳南思提醒道。

  周序白眼继续翻着,之前怎么不提醒我?

  “之前没跟你说,是你不会撩女孩子,不懂谈恋爱,就无大碍,现在不同了自然要提醒你一下。”柳南思说道。

  妈,你会读心术是不是?周序心里吐槽,然后道:

  “妈,我在吃饭,忙呢,先挂了哈。

  啥?我听不见,这边信号不好。”

  话音落下,他就挂了电话。

  真的受不了老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