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我的职业是天劫 > 第113章 跟我想象得不一样

第113章 跟我想象得不一样


  原本应该死去?幽冥界新王?

  在场几人皆不语,安静等待着若野的解释。

  只有君无常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玩味。

  若野目光一转,盯着姜浅说道:“姜浅,幽冥新王失忆了,你去把他带回来,别让魔族抢先了。”

  见姜浅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一旁的墨即翡有些惊讶。

  君无常在他耳边耳语几句,他有些同情地看着姜浅。

  “幽冥族很特殊,他们及其擅长气息改变,连神族也不太好锁定。”若野知道姜浅现在心系融铃复活一事,他不也跟她多废话什么。

  “趁着现在我还能够锁定他的气息,姜浅你即刻动身前往下界,我将他的信息传给小白了。”

  小白的传送门开启,姜浅匆匆与三位神族告别之后转身前往下界通道。

  随着传送门的关闭,君无常叹了口气。

  “这姜浅劫君,平日里对加班这些事毫无干劲,现在倒是积极得不行。”

  墨即翡问道:“天主殿下,幽冥族不是...”

  “幽冥族的转生之术在万界复活术中独领风骚,就算是被天地法则关押的灵魂也能带回来。想必幽冥王陨落的时候,给新王转生留了这一手。”若野回答道。

  君无常又道:“这溟修可真不当人,上次大战坚定跟着魔族阵营的幽冥族落得个全军覆没,这下又把幽冥王的传承给占了,基本上幽冥族是没什么看头了。”

  “雷神阁下,我看未必。”墨即翡开口道,“幽冥族的实力可怕就可怕在他们可以统领死去之魂,在战场上能够发挥极为恐怖的效果。”

  “就算只有新王一人,也是不容忽视的战斗力。”若野注视着木桌上新开出的嫩芽说道。

  就在三位神的谈话间,姜浅已经到达了目的地所在。

  不过让她感到诧异的是,这次她降临的地方并不是幽冥界,而是人界。

  也就是华夏国。

  还没看地图知道这里到底是华夏的哪个地方,只听身后传来怒骂声。

  “站住!你看我砍死你不!”一道女声伴随着法术爆炸在身后响起。

  姜浅无奈,怎么每次开新地图都要不是被“拿下”,就是被攻击。

  不过还好,这次那女修攻击的目标并不是她,而是在她之前仓皇逃窜的一名少年。

  “劫君。”看到那少年,小白出声提醒。“那就是幽冥族新王。”

  还没等姜浅询问什么,只听身后女修又骂道。

  “淫贼!你胆敢偷看我师姐洗澡!你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你!”

  说着,又是几道法术对着少年砸了下去。

  姜浅:“???”

  幽冥新王?淫贼?偷看洗澡?

  这人真的可以将融铃救回来吗?总觉得很不靠谱。

  “救命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看她洗澡的!谁知道你们师姐在那里啊!”少年哀嚎着逃窜,狼狈的模样让姜浅头疼不已。

  原来是个误会吗?还没等姜浅动身拦住发怒的少女,只听少年接着说道。

  “我本来是想偷看你洗澡的,真的没想看她啊!”

  姜浅、小白:“......”

  “小白,怎么办?我突然不是很想救这个人了?”

  女修一时间羞愤交加,接连几个法术连击对着少年丢了过去。

  “你这个淫贼!你还敢说!你给我站住,你看我不打死你!”

  少年狼狈逃窜,姜浅无奈地叹了口气。

  小白道:“劫君,看在融铃的面子上,你就忍忍吧。”

  这般说来,这淫贼她不能不救。

  “不过在救人之前,劫君你还是用个净身术吧,你这浑身上下的血迹看着...这里是人界。”

  姜浅低头查看了一下自己。

  她的左脸上挂着一道触目惊心的血泪,身上染满了融铃的鲜血,现在已经风干了。

  她之前还没注意,原来自己一直顶着这副模样参加了兽神试炼的最终环节。

  陆明曦也真是的,也不知道提醒提醒她。

  随着一道净身术,姜浅的模样变得干净了。

  她这次来都匆忙,还没来得及换马甲,依旧顶着三品小修士姜小白的模样行动。

  “道友且慢!手下留情!”姜浅大呼一声。

  身形一闪来到正要一剑刺向幽冥新王的少女身前。

  “来者何人!”少女将剑锋一转,生怕伤到了这位突然出现的修士。

  “姜小白,三品修士,无冒犯之意,还请道友放过这位...恩...”姜浅一时间还没想好怎么解释,她的身体比脑子行动得更快一步。

  少女打量着姜浅,又看了眼摔倒在地的偷窥狂。

  “你干嘛拦我,你俩什么关系?”少女也不过二品修为,在她这个三品修为的修士面前还是算客客气气。

  不然早就一剑给那小子捅去了。

  这句话倒是把姜浅问道了,她结结巴巴地说出了一个“姐弟”。

  “姐弟?你们?”少女怀疑地打量着,“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啊?”

  “额...这是因为....”

  好在少女也不纠结于这个问题,剑指幽冥新王,质问道:“既然你们是姐弟,他这个色狼竟然胆大包天到来偷窥我师姐洗澡!”、

  “你是他姐姐,你说说这件事怎么办?”

  少年被剑威胁着不敢乱动,他现在不过是一个二品小修士,还是一个打不过眼前这位少女的二品小修士。

  哪里敢出声质问姜浅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他。

  再者,他自己也摸不准眼前这位突然出现的少女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姐姐了。

  他的记忆很模糊,很多事情都已经想不起来了。

  被少女问到的姜浅,突然以手掩面道:“唉!我可怜的痴呆弟弟!”

  少年:“????”

  他正欲出声反驳,那剑刃更贴了他脖颈一寸。

  “阿巴,阿巴阿巴。”

  姜浅:“......”

  行啊,这小子挺上道啊。

  少女也沉默了,这傻子是不是把她当傻子呢?之前偷窥逃跑的时候一气呵成,现在给她阿巴阿巴?

  姜浅挤出两滴眼泪,她扑在少年身上,勒住他的脖子,用手摸着他的头。

  “我可怜的傻弟弟啊!我俩自幼父母双亡,前几日我不小心和他走散了,没想到他竟然做出这等事!”

  说完,姜浅还给了他两巴掌,把他扇得懵懵的。

  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嘴巴已经被姜浅的手给捂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的傻弟弟啊!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龌龊之事!快给姑娘道歉!”

  说着姜浅便按着少年的脑袋对着少女鞠了个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