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佛系王者[快穿] > 赘婿文里的原配(五)(看不上他)

赘婿文里的原配(五)(看不上他)


对于女儿的婚事, 柳青山是尤为慎重的,即便顾然不说,他也会去查个清楚。

而连杏儿都能打听得到的, 柳青山所查到只会更多,且事无巨细。

没两天工夫,秦宋两家的关系, 还有宋莲与秦柏言的关系,便查得一清二楚。正如杏儿所说的, 宋家姑娘对秦柏言颇为痴情,这些年来风吹不倒雷打不动的每天去秦家照顾秦母,比待其亲生爹娘还要孝顺。这也是不是什么秘密, 桂花巷的邻里街坊都知道。

还有她用刺绣换来的钱不是给秦柏言买笔墨纸砚了, 就是各种贴补秦家的吃穿, 给秦母买药,为此宋家也帮了秦家不少。

不然秦家的生活只怕更艰难。

宋莲常去的县里绣庄还有书斋,柳父都派人去问过了,月月都有,从未停过。

这些事在秦柏言口中却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还妄图想以认义兄妹的做法打消柳青山的疑虑。

柳青山心中颇为后悔, 自己居然为女儿挑了这么个人, 差点害了女儿。枉自己经历风雨二三十年, 还不如女儿心思剔透, 有识人之明。

之前光顾着看秦柏言的才貌声名了, 即便是有宋莲这事,也只当是少年英才, 难免有姑娘倾心,却忽略了从他对待爱慕者的处事态度, 可以观出其为人品性。

宋家姑娘对他的各种好,他全盘收下,却从不予以回应,对着柳青山也只道是兄妹之情,足以见得他本性的自私冷漠。

他今日可以这般对待宋家姑娘,柳青山有如何能相信日后他待柳云岫会有几分真情呢。

柳青山甚至还让人寻来宋家夫妇询问一二,宋家小门小户的,难免有些胆怯,怕得罪柳家招惹来麻烦。他们可不敢妄想女儿和柳府千金争夫婿。

柳青山态度温和友善,表示只想更多了解秦柏言的为人品性,没有别的。

宋莲他爹倒是夸了秦柏言打小就有读书天赋,进了私塾后更是拔尖,深受夫子的喜爱,看着就是个有前途当大官的。宋莲她娘倒是对秦母和秦柏言有些怨言,她闺女尽心尽力伺候了秦家母子这么些年,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秦家倒是说着想认义女,但她闺女那个死心眼的怎么肯答应,待在屋子里都哭了好几天。

听柳青山问起时,宋莲她娘讪讪笑道,“我家丫头没这个福气,当秀才公的妹妹。她就是个傻丫头,还请柳老爷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

秦柏言擅长演戏,骗过了柳青山,但宋家夫妇的神色话语真伪,还是很好看得出来的。他让人送走了宋家夫妇,又赠了些礼物。

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东西无异于白送的好处,宋父倒是有些担忧,“我们说的这些,会不会有什么事。”

柳家不是准备招秦柏言入赘么?柳老爷却同他们打听这些,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宋母撇了撇嘴道,“就算有事也不怕,我们说的是实话,又没有骗人。”

………

没多久,柳青山就让媒人去秦家退了这门婚事。

对此顾然一点也不意外,当柳父认清秦柏言的本性后,这门婚事自然而然就告破了。

而在这件事上,柳父对女儿颇为愧疚,态度上更是予取予求,连顾然提出想去医堂学习的要求,柳青山在思索了一下后也答应了。

以顾然的学习能力,不说过目不忘,但这些时日认真学习下来,基础医理和药理也熟悉了个大概,也是时候实际累积经验了。

顾然当然不会贸贸然一上来就给人看病,就算她敢这样做,柳父也不会让的,免得砸了柳家的招牌。她现在也就旁观药堂老大夫行医,学习望闻问切,针灸穴位等等。

短短几天下来,顾然便成了药堂里的常客,其他人也习惯了东家小姐在这里学习医术,连柳老爷都点头了,他们自然不敢有异议,而且顾然学什么都一点即通,进步神速,也令人惊叹不已,想着不愧为柳老神医的孙女。

柳青山本来只当女儿是一时兴起,未必能坚持下去,没想到她学得又快又好。见状柳青山不禁有些后悔扼腕,女儿有此天赋却被耽误了这么多年,对待女儿学医这件事也真正重视了起来。

秦柏言没想到上一刻柳老爷还对他颇为满意,结果没两天便让媒人来说退亲的事了,如同一盆冷水浇得秦柏言母子透心凉。

他主动去柳家拜访,却根本入不了其门,完全不受待见。

好不容易求见到了柳老爷,对方却直言不讳说道,他徒有其表,看似有君子之风却无君子情义,柳家受用不起,这门婚事就此作罢,休要再提。

秦柏言听到这话,当即心沉入了谷底。

他不知道是哪里漏出了破绽,令柳老爷质疑他的人品和入赘柳家的目的。但柳家这样好的机会,他又怎么甘心错过。

柳家的人脉和财力,都是秦柏言现在急需的。为了供他读书科考还有母亲治病吃药,家里早已是捉襟见肘了,若是没有足够的关系和钱财,即便是他天份再高,再刻苦努力又能如何。

他必须紧紧地抓住柳家这棵大树。

但柳青山变现的态度已然丝毫不留情面,像他那样打拼下偌大家业手段精明的人,一旦下了定论,就不会再给第二次机会,想要打动他恐怕是难上加难。那么唯一的突破口也就只有柳家小姐柳云岫了。

柳老爷素来爱女,若是柳小姐倾心于他,只怕柳老爷也会松口的。

于是就在顾然待在药堂学医时,秦柏言就主动送上门来了。

“小姐,秦公子来了,说想见小姐你一面。”杏儿的语气里透着些许嫌弃,原本因为未来姑爷有才有貌还挺高兴的,没想到却是一个利用别人痴心感情为自家当牛做马的渣男,她忍不住道,“小姐,不如让伙计把他赶走吧。”

顾然猜得到以男主秦柏言的心机城府,不可能轻易放弃柳家的助力。

她秀眉一挑,笑了笑,“算了,见一见吧。”

不然这男主恐怕还能整出别的幺蛾子来,毕竟他为了达到目的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这还是顾然第一次真正见到秦柏言,这位男主论长相是还不错,端的是温润如玉的君子形象,穿着一身干净的青衫,模样俊朗,难怪能骗到不少姑娘。

顾然从容微笑地走了过去,“秦公子找我有何事?”

秦柏言白皙俊秀的脸上先是表现出了些许歉意,声音清朗道,“柳小姐莫要误会,在下并非故意打扰柳小姐,只是为家母来此买药,又听说柳小姐在这里,便忍不住……想见柳小姐一面。”

说着还似是深情地看了顾然一眼,目光里像是少年人的爱慕与忐忑。

顾然心底嗤笑,得了吧,她现在天天都来药堂,秦柏言若是去柳家,怕是连门都进不去。

秦柏言又继续深情款款道,“不瞒柳小姐,自从柏言在寺庙初见柳小姐后,便心悦姑娘已久。”他顿了顿,面露伤感之色,“原以为能得偿所愿,与柳小姐共度一生,未想令尊突然改变了主意,退了这门婚事。在下不知是做错了什么?”

看够了男主的这番表演之后,顾然很是直白地道,“宋姑娘对你一片痴情,秦公子还是莫要辜负了的好。”

最好是待在一块,免得祸害了别家的好姑娘。

秦柏言眼角一跳,所以还是因为宋莲么,他面上仍做焦急慌张之色,像是急于向爱慕的姑娘解释,“我对宋姑娘只有兄妹之义,并非柳小姐你误会的那样。”

顾然似笑非笑道,“我柳家招婿,想为我挑选如意郎君,这品貌才学缺一不可,你已经不符合了而已,答案就是这么简单,秦公子以后还是不要纠缠不清为好。”

秦柏言愣了半晌,脸色也更白了。

他没想到论不留情面,顾然表现得不比柳父差,相当于直接说秦柏言品貌才学有瑕疵,柳家看不上他罢了。

得知柳家退婚,最高兴的莫过于宋莲了,虽然她也气恼柏言哥哥这般出色,那柳家小姐竟然看不上,以后肯定有她后悔的,但柏言哥哥没有被别人夺了去,她还是打心里高兴的。

她立刻恢复了精神,又去秦家伺候照顾秦伯母了,似乎因为柳家退婚的事,秦母病得更重了。

秦母这是气得憋屈的,眼看着能抱上柳家这条大腿了,为此她甚至不惜同意让儿子去当上门女婿,没想到一转眼全部落空了。柳家算什么,不过是个学医的商户人家罢了,竟然看不上她儿子。

瞧着秦母不高兴,宋莲也故意一个劲地说着柳小姐和柳家的坏话。

忽然听到外面的声响,宋莲欢欢喜喜地跑出去,见到的正是回来的秦柏言。

秦柏言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满脸笑容的少女,忍不住握紧了拳头,目光阴沉而可怕,

宋莲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眼神,不知为何竟然有些发憷,然后听到他冷冰冰的声音,“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百-度-搜-,最快追,更新最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