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猫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狸猫中文网 > 佛系王者[快穿] > 假千金和兄长在一起了(五—六)(不孝不悌)

假千金和兄长在一起了(五—六)(不孝不悌)


宁侧妃不知为何太子殿下突然在意起了她姑姑威平侯夫人, 但殿下交待的事,她也不敢有所疏忽怠慢。

听了母亲昨日去侯府探望的详细情况,宁侧妃秀眉微蹙, “好好的人,怎么就病得这么重了,那陆菡表妹呢。”

她还未出阁时, 姑姑宁氏还曾带着那个接回来的表妹来伯府见过她。

都是自家亲戚,宁侧妃也没什么鄙夷轻视, 只觉得小姑娘挺命苦可怜的,好在姑姑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是真心疼爱,所以顺口一问。

听她这么一提, 安平伯夫人恍然想起来,

“我好像在侯府没有见到陆菡, 那个陆菀倒是挺受老夫人重视的,时时带在身边。”她撇了撇嘴道,“这威平侯府也不知怎么回事,亲生的接回来不见亲近,一个不是亲生倒是放在面前当眼珠子似的疼。”

“如今你姑姑卧病在床,只怕更没人将那孩子当回事了。”

安平伯夫人叹息了一声, 但这终究是威平侯府的家事, 上面还有老夫人, 他们这些亲戚外人也不好过问什么。

恰在这时太子萧元毓忽然从门外走进来,

见到太子驾临, 宁侧妃和安平伯夫人连忙起身恭敬行礼,“拜见太子殿下。”

“不必多礼, 起身吧”太子似乎是刚刚听见了她们的话,脸上带着温润的笑意, 出言道,“既然威平侯夫人病得如此重,不如孤遣两个宫里的御医去探望吧。”

“这如何担待得起。”

听到太子所说,安平伯夫人有些受宠若惊,宫里的御医也不是一般勋贵人家能受用得起的。

太子摆了摆手,语气温和笑笑道,“威平伯夫人是侧妃的亲姑姑,那也是孤的长辈,况且先威平侯为救驾而身亡,父皇待其妻儿家小多有优厚,只是派两个太医去看诊不算什么。”

安平伯夫人闻言也不敢再推辞,等到出东宫时身边已带上了太子亲赐的御医和护卫。

徐氏只当这是太子看重她女儿以及看重他们伯府,心里别提多得意骄傲了。她恨不得敲锣打鼓宣扬此事,免得外人还传那些谣言,说什么宁侧妃在东宫备受冷落的胡言乱语。

安平伯夫人一路趾高气扬地来到威平侯府,便是面对诰命品级比她高,辈分比她长的老夫人,霎时间连底气也足了许多。

见安平伯夫人满面春风笑意地称道,今日进宫拜见宁侧妃,正好说起威平侯夫人病重的事,太子殿下听了也甚是关心,所以特地派了太医还有药材补品随她过来。

老夫人那苍老的脸庞顿时僵住了,扯了扯嘴角道,“区区小事,怎么好劳驾太子呢。”

安平伯夫人笑呵呵地说道,“谁让太子殿下宅心仁厚,又善待我们侧妃娘娘呢。”

老夫人那话不过是垂死挣扎,实际上心已经凉了,她那些手段能骗过徐氏一个内宅妇人,但骗不过医术精湛,经验老道的宫中御医。

更重要的是,这事居然惊动了太子殿下,那可是仅次于陛下的贵人。

若是骗了他,那也逃不了一个欺君之罪。

老夫人敢拦安平伯夫人,却不敢拦着太子派来的太医和护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了宁氏的院子。

两位太医进来后一番望闻问切后,便很快得出了结论,“侯夫人并没有生什么病,而是被人下了秘药。”

若是寻常时候,像这种涉及到内宅阴私的问题,太医是不会说得这样直白的,但他们是奉了太子的命过来的,也就无所谓得罪人了。这也是老夫人让人一次性下足了份量,好让宁氏昏上几天,直到送去别院,却万万没想到中间还会有徐氏和太子横插一杠。

安平伯夫人听了这话,当场震惊不已,敢情她昨日见到的宁氏并非是卧病在床,而是被人下药。要不是太子殿下派来太医探望,只怕安平伯府真是要被骗过去了。

下一刻她便对随后过来的老夫人怒目而视,“威平侯府这也太不像话了,居然有人敢对侯夫人下药。”

徐氏不假思索认定了此事定然有老夫人掺和其中,她就是再糊涂蠢笨,也知道这侯府现今是老夫人当家做主,若有人给宁氏下药,岂能瞒过她的耳目。

老夫人听见太医的诊断,下药的事果真被曝光出来,心底一颤差点有些没站住,还是被在旁边的陆菀搀扶了。

断不能让安平伯府将这事闹大,否则侯府的名声就要毁了。

老夫人握紧手中的佛珠,努力稳住心神后,她又放软了语气道,“我待宁氏一向视若亲女,她又是云驰的亲生母亲,怎么可能会害她。此事我定会好好彻查一番,不让宁氏受委屈,也会给安平伯府一个交待。”

她又叹了口气道,“还请亲家夫人消消气,不如待云驰回来后,再商量决定。侯府的当家夫人被人下药,传出去到底不是什么好听的事,若是因为小人作祟,伤及了两府之间的关系,还让云驰这个为人子的被戳脊梁骨,只怕宁氏醒了也会不愿意见到的。”

老夫人这话说的一套套,也绕住了安平伯夫人。

听她这般诚恳还为孙儿陆云驰考虑的意思,难不成宁氏被人下药真的与老夫人无关?

而且徐氏虽关心小姑子宁氏,但也不敢担上与威平侯府闹翻的罪名。与年轻有为颇得陛下青睐的外甥威宁侯陆云驰相比,他们伯府的子孙没哪个成器的,说不定以后还要侯府帮扶。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徐氏便干脆遣人回府给自家丈夫安平伯报信,让他决定这事该怎么做。

老夫人也知道没能那么容易摆平此事,只能盼着陆云驰早些回来,震慑压服安平伯府。只要安平伯府不追究,自然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安平伯府祖上以军功起家,曾经也是公侯,不过到了这一代也就承袭到伯位了。而且与骁勇善战的父辈相比,这代安平伯文不成武不就,性子更是懦弱平庸。好在当今皇帝顾念老臣旧情,多有优待,让他的嫡长女入东宫为侧妃。若是不出意外,也能保住两三代不至于没落了。

听到夫人派人来报信,本来清闲玩乐的安平伯心下一惊,又是仔细问了详情。

嫡亲的妹妹,又是堂堂威宁侯夫人,居然在府里遭人下药,又是在太子殿下派来的御医诊治中发现的,这事处处透着蹊跷。

安平伯沉默了片刻,心下一横,没有去侯府,而是带着那传话的奴仆,转头去东宫拜见太子了。

在见到太子后,安平伯又让传话的奴仆将事情一五一十汇报于太子。

萧元毓若有所思,顾先生说威宁侯府内宅有问题,没想到是真的。

他修长的手指敲击在案几上,如同敲打在安平伯心头上。

“那安平伯的意思是?”

安平伯低着头,姿态放得更低了,咬牙道,“此事还请太子殿下做主。”

太子唇角微勾,眼里却没什么笑意,“既然老夫人认为是有歹人作祟意图谋害威宁侯夫人,那就让大理寺的人彻查此案吧,免得让凶手逍遥法外了。”

安平伯听到这话,便明白自己猜对了。太子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要对威平侯府下手了。

侯府这边,

老夫人虽然镇定自若,但也暗暗担心宁氏若是醒了说出什么浑话来。不过又想着一介妇人,在家从夫,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现在侯府的掌权人是陆云驰,宁氏怎么闹也翻不过天去的。

安平伯夫人在外面候着,等待太医给宁氏治病。这时她注意到陆菀云鬓间那暖玉打造的发钗,比她身为太子侧妃的女儿穿戴的还要好,不免冒出些酸气。

“一个乡野人家的女儿,生生享受了公侯小姐的福气,也不知担不担待得起。”

陆菀被挤兑的面红耳赤,对方又是直往她的出身这个痛处上戳。

老夫人听着脸色也有些难看,毕竟她现在还是很看重陆菀这个福星的。

“老夫人别怪,我只是可怜我那亲外甥女,被人白白占了十几年的荣华富贵,也没人心疼。说起来我还忘记问了,怎么不见我那可怜的外甥女,若是小姑醒了见不到亲生女儿,反而看见外人站在跟前,心里不知道有多犯堵呢。”

安平伯夫人一无所知地说道,也是侯府行事严密,小姐被打断腿送去庄子,夫人被软禁,这些事一点风声都没传出去。

老夫人却是面不改色,“菡丫头前阵子犯了些错,让我送去庄子了。”

安平伯夫人闻言皱了皱眉,老夫人这还是亲祖母呢,竟这么心狠,一点也不顾孙女的名声。本来陆菡是半路被接回来,比不得京中的其他贵女千金,这再有送去庄子的经历,名声更加败坏了,以后还怎么找人家。

但老夫人是长辈,想要责罚孙女也就一句话的事,旁人插手不了。

安平伯夫人忍不住阴阳怪气道,“我看您是越来越糊涂了,亲孙女送到庄子上,假孙女留在身边当宝一样,也不知道这野丫头给您灌了什么迷汤。”

“谁敢说她是野丫头!?”

随着这一道冷声的,是面带煞气的陆云驰大步跨进门槛来。陆菀一见到他,方才被徐氏羞辱的气恼全都化成了浓浓的委屈,瞬间红了眼眶。

陆云驰见状身上冷意更甚,他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的菀菀。

安平伯夫人被他如冰刃一般冷厉的目光所惊到,气势瞬间弱了下去,“云驰,我是在为你母亲和妹妹说话呢。”

他神情冰冷居高临下道,“什么时候我侯府的事情也要别人来管了?”

陆云驰二话不说就要将安平伯夫人赶出去,丝毫不顾念对方是他舅母长辈的身份。

然而偏生就是那么巧,安平伯带着大理寺的人来了,还有太子所批的正式搜查公文。

安平伯怒喝道,“陆云驰,你好大的架子,莫要以为我们安平伯府是好欺负的,你们敢做出这等恶事,就别怪我告上官府,讨个明明白白的公道。”

闻言老夫人震惊得不小心扯断了手中的佛珠,撒了一地。她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安平伯居然报官带人来搜查侯府了,安平伯不一向是个软弱无能的么,怎么敢如此硬气,甚至不惜和侯府撕破脸。

陆菀直接吓懵了,面色发白神情害怕,这几日的事情发展完全出乎她的意料,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陆云驰阴沉着脸,“你们有什么证据搜查我威宁侯府?”

因对方官阶爵位在他之上,大理寺少卿先是行了一礼,又微笑道,“既然安平伯府敢报案,我们大理寺自然是要受理的,而且既然有证据证明威宁侯夫人宁氏遭人下药谋害,我们便要搜查审问相关人证物证,还望陆小侯爷不要阻扰我等办案。”

以陆云驰的智商,很快想到能这么快调动大理寺搜查,绝不是一个安平伯府能做到的,背后肯定还有人。

再一想到太子今日派来御医,这才暴露了下药之事,是太子要对付他。

面对当前形势,陆云驰只得按捺下心中的怒意和杀气。

大理寺的人一通搜查之下,果不其然在老夫人的箱柜夹层里发现了几种秘药,经还待在侯府的太医检验,其中一样与宁氏所中之毒相同。

这个结论一出来,众人看老夫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看着慈眉善目的,名声也不错,居然给儿媳妇下药谋害性命。

“我怎么会要害自己的儿媳妇呢,是宁氏她自己发了癔症,我为了侯府的名声,不将此事传出去,才会这样做。”

到了这个地步,老夫人仍然一口咬定自己的行为并非蓄意谋害,还将责任推到了宁氏头上。只要他们自家人坚称宁氏疯了,外人还能说什么。

而这个时候,陆云驰也仅是犹豫了下,便选择了站到老夫人这边,“我母亲近来一段时日,是有些糊涂,常常胡言乱语。”

安平伯先大怒道,“你这个不孝的混账东西,你母亲被人谋害你坐视不理,居然还出言污蔑,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疯就疯了呢。”

安平伯这般怒不可遏,虽有几分是为了帮助太子对付威宁侯府,但更多是因为陆云驰的话而感到深深的心寒,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这会是他妹妹十月怀胎生下的骨肉。

老夫人闭了闭眼,露出几分哀痛之色,“前些时日,菡丫头犯错,我让她去庄子上反思己过,结果不成想庄子上发生了意外,起了大火无一幸存,宁氏听闻此事便有些魔怔了。”

事已至此,是不可能瞒住的,但这些内情当时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怎么说还是得由他们的来。

安平伯夫妇两人听到这事当场惊呆了,堂堂侯府千金人没了,侯府既不发丧也不办葬礼,甚至都不叫他们这些亲人知道,这是怎样荒唐的事。

饶是大理寺的人也有些瞠目咋舌,侯府小姐死了,侯夫人疯了,这样轰动的消息,威宁侯府居然瞒得死死的。

若非安平伯府报官,捅出问题来了,是不是就此无人知晓了。

尽管老夫人解释的勉强在情在理,但安平伯摆明了不愿接受,也不愿意私了。大理寺的捕快便将服侍宁氏和老夫人的一众仆婢带回去审问,另外安平伯还坚持将仍然未醒的宁氏带回娘家照顾。

老夫人对此坚决不同意,

若是宁氏被接去安平伯府,醒来后一问不就说明她方才所言都是扯谎了。而且如果宁氏留在侯府,老夫人有信心拿捏说服住她,就算女儿死了,宁氏总得为儿子考虑考虑吧。一旦闹得满城风雨,毁的是陆云驰和侯府的名声前途。

安平伯冷哼道,“你们侯府是龙潭虎穴,连至亲骨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都能狠心发落到庄子上去。我若是再让人留在这,恐怕就不是疯了,而是连命都没有了。”

大理寺少卿表示此案尚未了结,安平伯府是状告方,又是受害者宁氏的娘家,是有资格将人带回去的。

………

回到伯府后,安平伯命人将宁氏安置在她未出嫁时的院子,而太子派的那两位太医还有护卫也还在着呢。

想到今日在威宁侯府经历的事,安平伯夫人心里还有些发虚,尤其是想起将宁氏接走时,老夫人还有陆云驰那阴冷狠戾的眼神,叫人忍不住背脊发凉。

这下是真的与威宁侯决裂了,若是日后招致报复怎么办。

安平伯无奈道,“你真是个糊涂的,到现在也未看清楚形势,你以为太子会无缘无故问起威平侯夫人的事么?还派了太医过来。只怕太子早就知道侯府内宅的事了,这次是想借我们的手对付威宁侯府。”

徐氏闻言心下害怕,她原本也只当是内宅之事,想不到竟成了太子那样大人物拨弄风云的棋子。“那我们该如何是好?”

安平伯叹道,“从女儿被指婚到东宫那一天起,我们家就注定站队东宫太子了,我们只能跟着太子的意思行事。”

安平伯虽然才能平平,但在这种关系家族存亡的事情上不敢掉链子的,一旦咬牙做了决定,就得做下去。

第二日在上朝时,安平伯便上了一道奏折,指名道姓说威宁侯夫人被婆母下药谋害,其子陆云驰坐视不理,还害死亲妹,实乃无情无义不孝不悌之辈。

其实在昨日,安平伯带着大理寺的人搜查威宁侯府后,这事就已经传遍了全京城。

现在这道奏折一上去,更加轰动朝野了。

顾然待在弘阳王府一边看书养伤,一边听着威宁侯府如今成为全京城热议八卦的目标。皇帝虽然暂时压下了折子,但却是让大理寺彻查此事的。

另外落井下石的也不少,往日威宁侯府圣宠优渥,陆云驰又是京城同辈人中的佼佼者,年少有为青云直上,地位权势前途应有尽有。故而总是高傲冷漠着一张脸,连他的亲舅舅安平伯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是其他人。

如今见他家里出了这样的丑事,自己又被扣上了不孝的罪名,大把的人在幸灾乐祸。

也有为此感到震惊的,如弘阳王世子萧文晋,他不禁摇摇头道,“真是看不出来陆云驰是这样的人啊。”

萧文晋叹了一声,“大理寺的人审讯侯府仆婢时,还查出陆云驰将他亲妹妹打了个半死,发配到了庄子上,后来庄子起火,人死了,陆云驰竟也是草草了事。那个小姑娘也挺可怜的,一出生就被抱错了,也没享到几天福。陆云驰对自己的至亲手足也真是够狠心的。”

他又不解道,“可我见他以往对陆菀倒是挺好的。”

顾然笑了笑,放下手中杂书,直言不讳道,“你以为陆云驰待陆菀就真的是兄妹之情。”

萧文晋瞬间目瞪口呆,想到了什么,不敢置信道,“不会吧。”

换成别人这样说,他是不信的,但顾先生非同一般人士,而且一出手便挑破了威宁侯府的内宅阴私,她的话便是萧文晋也不敢怀疑。

他倒是见过陆云驰极为爱护在意陆菀这个妹妹,即便是发生了身世真相大白,也依旧将人留在威宁侯府,继续当千金小姐养着。

那次侯府太夫人寿宴,且不说气质样貌,就是穿戴衣着,陆菀也比真正的侯府千金陆菡要精细许多。

原只当是相处多年感情深厚,听顾先生这么一说,倒令人觉得可笑了。尤其是陆云驰的母亲和妹妹落到这般处境,他对那个非亲非故的妹妹却疼爱依旧。

萧文晋皱着眉道,“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怎么说也是当了十几年的兄妹,若是那样岂不是违逆人伦。”

“他还将人留在府里,岂不是存了龌龊的心思。”

萧文晋虽性子风流多情,却是对陆云驰这种行为感到不耻。如此凉薄狠心,又违逆人伦的败类,私下做过的恶事肯定也不少。萧文晋暗暗看了顾先生一眼,猜测着顾先生与陆云驰之间可能存在的仇怨。

这一出手便是冲着让人身败名裂去的。

他倒是压根没往‘已死’的陆菡身上想,一个农户家养大半路回到侯府的小丫头,和眼前这有着经天纬地之才的少年国士,又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呢。

顾然更是一派淡然,毫不在意,甚至没有过多询问宁氏的情况,免得引人怀疑。再者只要她离开了威宁侯府,又是在娘家,那便是安全无忧的。

她倒是庆幸自己早些下手,不然以那老夫人的狠辣还有陆云驰的凉薄无情来说,宁氏随时都有可能病逝。

另一边,太子被皇帝召见,问起此事,“是你给了大理寺的批文彻查此事?”

内宅阴私之事,皇帝是不会上心的,但见到这事件里有太子掺和在里面,便忍不住疑虑太子这是在对威宁侯府下手,想要排除异己。

太子萧元毓坦然道,“儿臣也是偶然听宁侧妃说起她姑姑病重,又想到先威宁侯为救父皇英年早逝,于国有功,便上了几分心。谁料竟然查出这事,安平伯府想讨个公道,儿臣也觉得合情合理,便让大理寺受理此案了。”

这是太子与顾先生商议好的说辞,一切让安平伯府出面,再有宁侧妃作为联系,让人挑不出什么错来。

许是太子直白的态度,又或是说的在理,皇帝心中的怀疑也散了大半。

太子又微微迟疑道,“还有件事还未禀告父皇,威宁侯夫人昨夜已经清醒了。”

皇帝微微颔首,“那情况如何了?”

太子:“太医为她诊断并未有癔症。而且据大理寺查明还有她所说的,是因为女儿陆菡被陆云驰动手打伤,送去庄子,威宁侯夫人不肯同意才被关了起来。还有先威宁侯之女陆菡,已确认意外死于庄子火灾中,但侯府草草了事。

萧元毓叹了一声,似是带着同情怜悯之意,“毕竟是先威宁侯为数不多的血脉,还是应该好好收敛骸骨厚葬一番。”

太子一句一个先威宁侯,正是上代威宁侯与皇帝关系好,又为救驾而死,皇帝为此很是偏爱陆云驰,视若子侄一般。但陆云驰是侯府血脉,难道那位陆菡姑娘就不是了么?

果不其然,皇帝面色冷了下来,百善孝为先,就冲着陆云驰的所作所为,也是令世人唾弃的。而且不管其中内情为何,连至亲手足死后的骸骨都曾好生收敛下葬。换成他是先威宁侯,都能从棺材板里活活气得跳出来,将陆云驰狠狠打一顿。

皇帝平素虽欣赏陆云驰的才干能力,但若是此人真是不孝不悌之辈,那也配不上他那般高看提拔了。

眼看皇帝对陆云驰也冷了态度,没有出手相护,朝堂上弹劾陆云驰的折子如雪花一般堆积。

此事在京中愈演愈烈,闹得沸沸扬扬,再有太子及其他势力的暗中推动,陆云驰软禁母亲,害死亲妹的言论甚嚣尘上,一时间成了百姓眼中无情无义,不孝不悌之徒。

结果还是老夫人为了保住侯府的名声还有孙子在朝中的前途,挺身而出主动担下了罪责,向大理寺自首宣称对宁氏软禁下药之事皆是她所为,将亲孙女陆菡放逐庄子上也是她的决定。

在寻常人家,长辈婆婆祖母对晚辈进行严厉责罚,倒也算不得什么。

但这事闹得太大,令朝野一片哗然,且安平伯府状告谋害宁氏性命,便是办案也是当人命官司来对待的。又因为处罚太过,间接导致宁氏之女丧生,其情节性质之恶劣,当以严惩。

最后是宫中现今辈分地位最高的淑太妃下旨,召进宫当庭训诫,并杖责四十,褫夺所有诰命品级。

这已经是念及老夫人年迈体弱了,若是惩处太过一不小心弄死了,倒是成了皇家不仁。

因着老夫人是命妇女眷,所以由后宫下令降罪,而陆云驰这边,哪怕由老夫人承担下大部分罪责,他也没有逃过,皇帝直接下旨令他停职待勘。

意思便是什么时候表现好了,或是皇帝心情好了,才允许他复职起用。

另外,应威宁侯夫人宁氏所求,为其女陆菡做七日法事后下葬,厚葬于京郊落蕉山。

百-度-搜-,最快追,更新最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